◈ 暴君一家讀我心後,都瘋了第10章 王皇后在線免費閱讀

第1章

樊婕妤的聲音有些顫抖,這些年她們娘倆相依為命,她知道,她不得蕭寒逸喜歡,所以平時幾乎低調到讓人忘記這宮裡還有位樊婕妤。

賢妃?

她可是蕭寒逸心尖上的人,三公主這下可是闖了大禍了,她要怎麼給賢妃請罪?求皇上?

片刻時間,樊婕妤腦子裡過了一遍接下來可能的懲罰,賢妃不會善罷甘休的。

「母妃,你怎麼了?」,三公主一聲問。

樊婕妤才反應過來,抓起三公主的手,緊張問,「賢妃沒有為難你?就讓你回來了?」

這事好像透着詭異,賢妃小心眼,容不得別人冒犯,就這樣讓三公主回來了?

三公主點點頭,笑着道,「父皇杖殺了趙嬤嬤」

「什麼?」,樊婕妤的震驚程度和當時的趙嬤嬤程度差不多,都覺得這事,就跟鬧着玩似的,「是真的?」

三公主點點頭,她親眼所見。

「賢妃呢?」

三公主道,「她回去反思去了」

樊婕妤鄭重看着三公主,腦容量已經不夠用了。

蕭寒逸讓賢妃,反思?以前只要賢妃和別人起了衝突,他都是懲罰別人的,很少會說賢妃的不好。

今日,是怎麼了?難道這郭才人的魅力竟然這樣大?

三公主軟糯糯的樣子,看起來很天真。

這時,有小太監來報,未央宮的太監來傳旨。

樊婕妤忙收了思緒帶着三公主出來跪接旨。

「郭欣兒淑慎性成,勤勉柔順,雍和純潔,淑德含章。即冊封為貴妃,欽此」。

貴妃?

貴妃?

郭才人,被冊封貴妃?

樊婕妤的腦容量徹底不夠用了,她接了旨,含笑送走傳旨的太監,拉起三公主往內殿走,等她喝了三杯茶,才回過神來,問道,「剛才,是不是有未央宮的太監來傳旨?」

剛才的事,跟做夢一樣,卻那麼真實,現在她要確認一下。

三公主拿起一塊點心放進嘴裏,「父皇封郭才人為貴妃了」。

恩!

良久,樊婕妤猛地拉起三公主,眼裡冒光,「你說,剛才賢妃難為郭貴妃,被你救了?你跟母妃仔細說說」。

這可是親近郭貴妃的良機啊!

她的身份低,只是一個小小的嬪位,也無家世可倚仗,可是她的女兒卻是貨真價實的皇室血脈,是南梁最尊貴的血脈。

一個念頭在她心裏升起。

三公主想了想,「我在御花園那邊射箭呢,後來聽到一陣吵鬧,順着聲音看過去,原來是賢妃娘娘讓身邊的趙嬤嬤打人,那人我並不認識,只是看衣服像父皇的嬪妃,哪有奴才打主子的?我一時生氣就想教訓教訓趙嬤嬤」

「就等她抬手的時候,一箭射過去,我的箭法準的很,正中靶心」

說完,還得意笑了笑,好像她看起來更像一個沒有心機的小孩。

其實三公主沒有說實話,她是聽到有人喊暴君爹爹救命,才過去的。

她能聽到郭欣兒肚子里的孩子的心聲這件事,她實在不敢跟別人說,她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事。

樊婕妤聽完若有所思,但願這位新封的貴妃,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椒房殿里,暖融融的。

王皇后怕冷,所以她的宮裡用的碳最多,她在殿里培育了許多花草,閑來無事就伺弄着,宮裡人都說,王皇后端莊氣質非凡,她宮裡的花草也似乎有靈氣似的。

「白蘭,昨日皇上遇刺的事,他們查的怎麼樣了?」,王皇后放下手裡的筆問道。

她雖然喜歡蕭寒逸,可這麼多年了,她有了一兒一女,蕭寒逸身邊也有那麼多女人,現在她的心思多放在大皇子蕭琮暉身上,立嫡立長,她的兒子都是當之無愧的太子,就算立賢,蕭琮暉也不差。

可是不知為何,蕭寒逸就是不立太子,任由朝臣們吵嚷。

王皇后明白,朝臣希望早立國本,他們也好有個努力的方向,不然一朝站錯隊,辛勞一生的成果可能瞬間被老天收走。

過慣了富貴的生活,誰也不願意回到無人問津的時候。

昨日蕭寒逸遭到刺殺,有那麼一刻,王皇后甚至希望刺客能一招斃命,那她的兒子登上皇位的可能就非常大了,見到蕭寒逸無恙,她的內心還有那麼一絲失望。

白蘭上前回道,「聽說什麼都沒審出來」。

雖然慎刑司里喊了一夜,卻沒有進展,到現在仍是一團霧水。

王皇后嘆氣,「關注些吧」

既然主犯已經死了,大概也就這樣了,不招也就是受些苦,招了就是誅九族的大罪,這個道理人人都懂。

「那個郭才人,聽說昨日宿在未央宮了?」,王皇后輕飄飄問。

白蘭點頭,遞了杯茶給王皇后,「娘娘不必生氣,一個小小的才人,能掀起什麼風浪」。

王皇后眸中露出狠色,「宮裡一個恆貴妃就夠讓本宮頭疼了,她的二皇子頗得皇上喜歡啊,千萬不能再來一個了」。

白蘭怎不知她主子的擔憂,大皇子雖然樣樣都好,可也不知為何,皇上就是處處不滿意,明明和其它皇子做同樣的事,大皇子就會被訓斥,而其它皇子就能得到皇上的誇獎。

她聽宮裡的宮女太監們嚼舌頭,都說皇上不喜歡大皇子。

只是,她們整個椒房殿,都不承認罷了。

「仔細着沒錯」,王皇后道。

不過宮裡一直也都在她的掌控下,這麼多年就出了一個賢妃,還是個沒腦子的花瓶,王皇后對自己很滿意。

主僕倆正隨意搭着話,蕭寒逸身邊的太監趙忠來報,「晉封郭欣兒為貴妃」。

什麼?

王皇后被鎮住,封貴妃?

一時她有些不相信,這宮裡從來沒有這樣的事,嬪妃晉封都得按照祖制,一級一級來,她從才人直接到貴妃?

到底是掌控鳳印多年的皇后,很快便鎮定下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趙忠一臉諂媚,「回皇后娘娘,就是剛才的事,郭貴妃,哦,郭氏衝撞了賢妃娘娘,被賢妃娘娘賞了一個耳刮子,皇上興許是保她腹中胎兒太過緊張,就直接封了貴妃」。

他從小在宮裡,深知要想活得好,後宮的主子絕不能得罪,雖然他是皇上身邊的人,但是若能得到皇后的青睞,那可真是更穩妥了。

所以每次有旨意,他都搶着來椒房殿,想着沒準哪次就得了皇后的青眼。

王皇后壓住內心的火氣,「本宮知道了,你回去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