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皇上,臣妾懷的真是皇上的孩子,皇上,臣妾冤枉啊」。

一個聲音傳來,蕭嘉雲努力睜開眼,卻什麼都看不見。

黑,是不是在做夢?

一陣慌。

……

「郭氏啊,你的膽子也太大了,你可知禍亂宮闈是什麼罪?」

「皇后娘娘,你也忒小心了,既然查了彤冊,沒有郭氏的侍寢記錄,你直接下令杖殺就是,偏偏要請了皇上來,現在連皇上都說沒這回事,可清楚了吧」

「皇上,皇上,臣妾冤枉啊,皇上!」

「來人,把郭氏扔進暴室杖殺」。

「皇上,您這提起褲子不認賬的本事,果真威武」。

等等?

這段對話,怎麼這樣熟悉啊?

這是?

「提起褲子不認賬的本事,果真威武」,這不是最近網絡上的流行語嗎?

這是在網上傳瘋了的小說《蕭殿下》裏面的一句台詞。

難道說,她書穿了?

可是穿到哪個角色上了?

蕭嘉雲再次努力睜開眼,還是一片黑,她氣的手腳並用,使勁揮舞起來,卻碰到一個軟軟彈彈的東西,被彈了回去。

「啊」。

一聲痛苦的叫聲傳來。

蕭嘉雲突然感覺自己的身子被什麼東西擠壓着,動彈不得。

神呀,難道,是胎穿?

老天爺啊,人家穿越都是嫡女貴妃的,再不濟也是個才華橫溢的庶出姑娘,她的身份倒是不錯,是皇上的孩子,龍子龍孫。

可惜,暴君寵幸了郭氏,自己卻忘了這回事,要命的是記載彤冊的小太監那日喝多了,也忘了記了。

然後,郭氏就被當成與別人私通,這個不知是公主還是皇子的她,就成了野種,還未出生就隨着郭氏去了。

書中的這段,作者就寫了不到100字,還有幾句是各位娘娘的心裏描寫。

她書穿一次,還未出場,就掛了?

算起來,她現在應該是五個月,郭氏有孕後十分害怕,不敢跟別人表露,因為自從蕭寒逸這個暴君登基八年,後宮就再也沒有孩子出生,有孕的嬪妃不是摔倒就是掉進湖裡,再不就是坐到一把破椅子上,反正各種意外,莫名其妙地孩子都流產了。

她們就跟商量好了似的。

其實,這都是這位賢惠端莊的皇后娘娘的手筆。

【哎,算了,第一次穿越沒經驗,成炮灰就炮灰吧,不過這個暴君也沒好下場,我記得元宵節當晚有刺客混進宮裡刺殺他,倒是沒死,只是,額額,以後可能不需要女人了】

【五年後就會被活活悶死,江山易主,女主登場】

蕭寒逸心中一涼,什麼聲音?

元宵節刺殺?

那不就是?

明晚!!!

他壓住火氣,眼眸深邃一個個掃過在場的人,沒人說話啊?

「剛剛什麼人在說話?」,他的聲音比冰還冷。

鳳藻宮裡,一片寂靜。

【暴君又發火,自己干過的事,提起褲子不認賬的玩意,還敢說自個是個爺們兒,你還好意思當皇上,果然男人爽過就仍開了】

【難道你真不記得了?我娘親的胸口可是有一朵梅花,月色下你還誇她好看來着】

這個聲音像一道閃電一樣,直接把蕭寒逸劈醒了。

他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中秋節,他偷偷離席,在御花園裡看見一個人,她頭上不知道戴的什麼,閃閃發光,月色下,甚是好看,便上前詢問,原來是郭夫人。

他突然來了興緻,就在御花園寵幸了她,後來皇后身邊的人來尋,他匆匆結束,回了席,事後國事繁忙,漸漸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想必,就這眼前這位了,算着時間,她的身孕沒問題。

可是,這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

蕭寒逸擰起鼻子,眼裡冒火,這個聲音叫郭氏娘親,難不成是郭氏肚子里的孩子?

他從未遇到過這樣離奇的事。

恆貴妃挺了挺眉毛,鳳眸微眯,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郭氏,「把她帶下去,杖殺」。

【完了,完了,不知道會不會疼啊,我怕疼啊】

「等等」,蕭寒逸站起身來,用手撫了撫鼻尖,「朕,朕好像記起來了,是有這麼回事」。

郭氏不能有事。

【哎呦,我的親爹呦,您老人家可算是想起來了,我娘親天天睡大通鋪,身邊總有人跟着,她就是想偷情,她也得有機會啊】。

蕭嘉雲揪起的心稍微放下點,只要皇上認就有救。

「皇上?這種事,怎麼能說,好像呢」,恆貴妃嘟着嘴。

這個蕭寒逸一遇到後宮的事就犯迷糊,皇家血脈也能說好像?恆貴妃心裏吐槽。

蕭寒逸偷瞄恆貴妃一眼,「朕記起來了,千真萬確,郭氏懷的是朕的孩子」。

先認下來,無論如何,這個郭氏現在不能死。

郭氏擦擦臉上的汗珠,才長出一口氣,放下心來。

「皇上」,王皇后展露笑顏,聲音柔和,「臣妾恭喜皇上,這宮裡又要添一個小皇子了」。

現在她好後悔,剛才直接聽恆貴妃的就好了,也沒有這麼多事,蕭寒逸認下這個孩子,以後還得想法子除掉,平白給自己添麻煩。

見皇后都這麼說,其它妃子也附和着恭喜蕭寒逸。

【恩?怎麼跟劇情不一樣了,我不用死了?】

正當蕭嘉雲得意時,聽見王皇后的聲音,「皇上,郭氏的上門龍婿5708胎就讓劉太醫照看吧?」

劉太醫?

皇宮打胎聖手劉易鈞?

蕭嘉雲瘋了,還是活不成唄?

【她喵的,還是活不成啊,這個打胎小能手,只要經他的手,就沒有流不下的孩子,怪我還沒出生,要不,我一定手撕了王雪亦的臉】

蕭寒逸的臉色黑了一層,眸中射出冷箭,微微側臉看向王皇后,發現王皇后正滿眼柔情望着她。

他的皇后是公認的賢后,當朝宰相的孫女,怎麼會心狠手辣,對皇嗣動手呢?

不過還是小心為妙,他登基後,所有有孕的嬪妃都小產,以前只覺得是意外,可眼下看,未必。

郭氏的胎,務必要平安。

「不必,讓徐太醫照看」,蕭寒逸駁了王皇后。

王皇后臉上有些委屈,「皇上,是不信任臣妾嗎?」

【哎呦,我呸,我爹爹要是再信任你,他就是個棒槌,你殺了他多少孩子,別人不知道,你自個心裏沒點數啊】

【我就是現在沒辦法,你等着,你給我等着】

氣的蕭嘉雲咬牙切齒,不過,她現在沒有牙齒。

她看這本小說的時候,就特別討厭王皇后,現在親耳聽到王皇后的聲音,更是氣的不行。

蕭寒逸穩了穩氣息,「不是不信任皇后,而是,自從朕登基,後宮就沒有添過一個孩子,郭氏這一胎要確保萬無一失」。

【這就對了嘛,看來我這暴君親爹也不傻嘛】

她這是在誇他嗎?

蕭寒逸無語,他本來就不傻好吧,算了,跟個嬰兒計較什麼,不對,是胎兒。

今日他遇到的這事太詭異,他要好好消化消化。

等等?

這個小胎兒剛才說,他明晚就會被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