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王皇后也不跟蕭寒逸繼續糾纏這個問題,她起身,向蕭寒逸行禮,「皇上,郭氏有孕是咱們南梁的功臣,臣妾想為郭妹妹請封」。

事情發展到這個樣子,晉封是遲早的事,還不如讓她來做這個好人。

恆貴妃冷哼一聲,給了王皇后一個白眼,這個王皇后一慣的會做人。

「多謝皇后娘娘,嬪妾能伺候皇上已經是天大的福氣,不敢再有奢求」,郭氏忙跪下表態。

這個時候,還是表現的謙遜些。

【看看,看看,要不怎麼說人家是賢后呢,就知道我爹爹要給我娘親抬位份,人家就順着皇上的心思來】

【也就我爹爹這個笨蛋覺得你賢惠,人家恆貴妃早就看穿你了】

【不過我娘親,嘖嘖,怎麼說呢,這句話說的有點茶,不過,她不這麼說,難道說,謝謝皇后謝謝皇后?那不顯得沒有水平么】

蕭寒逸被氣笑了,這個小胎兒話怎麼這麼多,他狠狠瞥一眼郭氏的肚子,哎,現在能拿她怎麼樣呢,生出來再收拾她。

恆貴妃白眼一番,「臣妾身子不適,先行告退」。

說完,也不等蕭寒逸反應,徑直起身大步走了。

這宮裡,也就她敢當著皇上的面這樣無禮。

好在,蕭寒逸已經習慣了,也不跟她計較。

「就依皇后,晉郭氏為郭才人,賜居福寧殿」,蕭寒逸道。

郭氏才謝了恩,「嬪妾謝皇上」。

王皇后笑道,「郭才人,一會兒,本宮會讓內務府派兩個得力的宮女過去伺候」。

【不,不要啊,娘親,你可千萬不能要王皇后的派過去的人,她們一定會殺了我的,哎,胎穿真是要命,任人宰割啊】

蕭嘉雲感嘆命運不濟,這會兒就算她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

蕭喊逸眸中添了些冷意,難道王皇后真的如這個小胎兒所言?

「郭才人身邊的人,朕親自來安排,皇后就不必費心了」。

王皇后一日被皇上駁了兩次,臉上有些掛不住,「皇上……」

蕭寒逸擺手打斷她的話,「皇后不必多心,朕只是想起之前滑胎的事,心有餘悸罷了,郭才人這個孩子,朕要親自安排才放心」。

【我的暴君親爹呦,我謝謝您了,看來我有機會活着出生了】

蕭寒逸心中惱怒,這個小傢伙總喊他暴君,他不過是嚴肅了些,殺的那些人都是該殺的,哪裡是暴君了,明明是個千古明君好不好?

他現在除了心裏狠狠不滿外,什麼也做不了,不對啊,他可以說她兩句啊。

蕭寒逸慢慢走下來,到郭才人面前,扶了她起來,又用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小傢伙,你在裏面老實點,等着平安降生,別胡思亂想」。

【親爹啊,您剛才差點杖殺我娘親,我就流產了,現在還怪人家胡思亂想,您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您身邊那個福來公公,他是北梁人,他要殺你啊】

嘟!

蕭寒逸渾身冰涼,寒氣襲透全身,眸中蓄滿震驚和怒火,下意識望向他的總管太監趙福來。

趙福來可是從小跟着他的,怎麼?竟然是北梁人?這麼多年真是一點痕迹都沒發現。

倒也不能聽小胎兒一面之詞,總得有證據啊!

趙福來明明感受到一股威壓,也不知蕭寒逸剛才是怎麼了,他的心跟着顫了一下,蕭寒逸的手段他是親眼見過的,殺伐決斷絕不拖泥帶水。

蕭寒逸緩了緩氣息,輕輕拍了拍郭才人的肩膀,「好好養胎,有什麼需要你可以直接到未央宮找朕」。

還是得套出些有說服力的證據才行。

王皇后也緩緩走過來,拉起郭才人的手,「妹妹好生養胎,本宮明日親自去紫宸殿抄寫佛經,為妹妹祈福,願小皇子順利降生」。

郭才人惶恐道,「妾身卑微,豈敢勞動皇后娘娘」。

她好感動,人人都道,皇后娘娘如明月當空,是個賢后,王家嫡女果然有母儀天下的風範,以後她可要好好尊重皇后。

【娘親別信她,她是絕對不會讓嬪妃生孩子的,誰知道她向佛祖求什麼,哎呀呀,困了困了】

還沒等蕭嘉雲反應過來,已經沒有了意識。

原來胎兒睡覺這麼快啊,連句再見都來不及說。

蕭寒逸眸色添了些涼色,看向皇后的神色也與往常不一樣了。

她兒女雙全,為什麼還要殘害龍裔?她這端莊溫婉的表面下,到底是什麼?

小傢伙,你倒是說點有用的啊!

「有皇后如此,真是朕的福氣,是天下臣民的福氣」,蕭寒逸轉變了笑臉,溫柔道。

得繼續試探。

王皇后聽了蕭寒逸的誇獎,剛才被駁的低落情緒才好些,蕭寒逸還是信任她的,她的眼光絕不會有錯,這可是她自己挑選的夫婿。

恩?這個小胎兒怎麼不罵朕了?蕭寒逸心裏納悶,再試探一下。

「皇后,郭才人的胎,你多費心,有你在,朕才能安心啊」。

王皇后含笑點頭,「皇上放心」。

能聽到蕭寒逸說這樣的話,她還是很開心的,只是郭才人的龍胎,得想個法子打掉才是。

咦?沒有聲音?蕭寒逸有點泄氣,難道她睡著了?

也是,她還小呢,才五個月大,不知道有沒有一個手掌大。

罷了,來日方長。

只是明晚,要好好部署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