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發生刺殺,這個宴會肯定是進行不下去了。

薛將軍跑過來跪下請罪,「皇上都是臣失察,請皇上降罪」

「薛將軍,你雖是禁衛軍統領,可也不能事事親為,這件事與你無關,你查清便是」。

蕭寒逸親自任命薛仁為禁衛軍統領,是因為他對他絕對信任。

【我的傻爹爹啊,這次刺殺就是他策劃的,您真是慧眼識珠啊,把自己的安全交給他,能活到現在也是個奇蹟】

什麼?

蕭寒逸眉峰挑起,把薛仁做過的事仔細想了一遍,好像沒有什麼破綻。

既然小傢伙能知道今晚的刺殺,她的話就得慎重考慮。

「那就先押入死牢吧」,蕭寒逸道。

恩?

薛仁的情緒跟着一上一下,只剩下震驚,他自認為偽裝地天衣無縫,為了得到蕭寒逸的信任,甚至替蕭寒逸擋過一箭。

【啊,我這暴君爹爹還是聰明啊,快點,把他打入死牢】

得到蕭嘉雲的誇獎,蕭寒逸的心竟然輕輕動了一下,她誇他了,誇他了。

他摸摸鬍子,「來人,把薛仁打入死牢,嚴加看管」。

「皇上」

薛仁還想掙扎一下,「請皇上給臣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蕭寒逸理也不理,擺手讓侍衛把他帶下去。

【好棒啊,爹爹真棒,趕緊查他,這個薛仁是先太子的人】

聽到蕭嘉雲誇他,蕭寒逸眉心舒展,他是要做千古帝王的,當然不錯啊!

王皇后看着這些變故,已經平復了情緒,只是蕭寒逸突然對薛統領發難,她隱隱約約感覺不太正常。

王宰相上前跪下,「皇上,薛統領這麼多年保衛皇城,他對陛下的衷心陛下是明白的,這次,不如給他個將功補過的機會,讓薛統領將案子查清?」

其它官員心裏使勁翻騰,不知道這會該不該求情,以他們這麼多年來對蕭寒逸的了解,遇到這種事,宜靜不宜動。

所以,無人再站出來說話,都等着蕭寒逸處置。

【爹爹啊,不行,千萬別聽他的,別聽他的】

「今日先散了吧」,蕭寒逸拉起一旁的郭才人,大步走了。

留下王皇后和恆貴妃驚魂未定。

她們兩個為儲位已經爭鬥的天昏地暗,這個時候若是皇上突然駕崩,一時間,兩人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讓自己的兒子登上皇位。

王皇后出自琅琊王氏,是個百年貴族,雖然立嫡立長,她的大皇子都佔盡優勢,可是他們家族當下並沒有人掌握兵權,蕭寒逸還是皇子的時候,恆洛愫敢提劍闖入她殿里,若皇上有個三長兩短,他們恆家會不會武力助二皇子登基,沒人能說的准。

當今皇上蕭寒逸不就是兵變登基的么。

而恆貴妃的哥哥雖然是手握兵權的大將軍,可是他們畢竟不佔名分,一時也沒有十足的勝算。

所以,她們兩個,現在都不想讓蕭寒逸出事。

見蕭寒逸已經走遠,王皇后起身對恆貴妃說道,「今日的事,妹妹怎麼看?」

恆貴妃沉了沉眼眸,並沒有接王皇后的話,自言自語道,「皇上為什麼突然對薛統領發難?」

王皇后聽了皺眉,是啊,蕭寒逸今日是怎麼了?

他雖然有暴君的名頭,卻不是個喜怒無常的人。

「看今日的情形,皇上對這位郭才人很是上心呢,皇后娘娘還是多關照郭才人的胎吧,皇上不都說了,郭才人的胎不準有事,還不用你推薦的太醫,哎,看來,郭才人腹中的小皇子是個福星啊」,恆貴妃笑了笑道。

這宮裡,只有她知道,王皇后不是個賢惠人,也只有她知道,那些流產的孩子,都是王皇后的手段。

當然,她也不希望宮裡再有皇子出生,若是對方能動手也省了她費事,從這個角度看,她還是十分感謝王皇后的。

王皇后心裏一沉,只是臉上還是平靜,「但願郭才人能平安生產,只是,也不知道宮裡是招了什麼,孩子們都沒有生下來,哎,有時間,咱們要到紫宸殿好好上柱香了」

「是啊」。

恆貴妃說完轉身走了。

王皇后望向她背影的眼神漸漸凌厲起來,這個女人,仗着蕭寒逸喜歡,真真是一點也不把她放在眼裡。

眾目睽睽下,她是皇后沒說散,她個妃子不行禮就這樣走了。

她輕輕嘆一口氣,「都散了吧」。

「是」

眾嬪妃早就習慣了王皇后和恆貴妃的明爭暗鬥,向王皇后行禮後,紛紛散了。

——

蕭寒逸拉着郭才人的手一直走到未央宮。

郭才人一直跟着他,不敢說話。

蕭寒逸脫下厚重的外衣,換了輕鬆的家常衣服,看郭才人還站在那裡未動。

「你們都是死人啊,趕緊伺候郭才人更衣啊」,他冷着臉朝宮裡的宮女們低吼一句。

嚇的宮女們忙上前請罪,「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見蕭寒逸擺擺手,示意她們起身,才匆匆忙忙請了郭才人起來,扶着她進了內殿。

郭才人從未受過這般照顧,以往她是夫人時,雖然身邊有個宮女伺候,可這個宮女是伺候三個夫人的,也不能事事照顧她。

不一會兒,郭才人換了身舒服的衣服出來。

蕭寒逸仔細看了看,恩,不算國色天香,倒也過得去。

「你今日就歇在這吧,夜深露重,不必回了」,蕭寒逸輕聲道。

【哇,沒想到我這暴君爹爹還挺有人情味的嘛,還知道心疼人啊】

【哎呀,我的天哪,剛經歷的刺殺,居然還能這麼淡定,果然不同尋常,怪不得人家能當皇上,就這份心力,誰能比得了】

【薛仁那個笨蛋,已經得到我爹爹的信任了,直接榮華富貴不好嗎,真是瘋子,不就是我那個太子大爺偶然救過他的命嗎,可是現在天下已經是我爹爹的了,他就不能認清現實嗎】

【也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查出薛仁是我大爺的人,哎,我就是個小胎兒,什麼都做不了啊,麻煩事還多着呢,一個月後駐紮南疆的付將軍投敵,還有每個皇子身邊都滲入了敵國的人,哎,這個趙福來就是從小滲入的】

嘟!

蕭寒逸剛剛放鬆下來的心又被揪起來,他這個皇宮裡到底還有多少細作?

他的身邊還有多少隱患?

如果這些勢力不除,他的命都未見得保得住,更別提千秋大業了。

蕭寒逸的腦袋疼起來,難怪先皇除了懦弱點,也算是兢兢業業,可南梁的實力卻越來越弱,直到他登上皇位,國力才漸漸強了些。

他多年籌謀才登上了至尊之位,誰敢阻擋他稱霸四方的大業。

他要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付將軍,不能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