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君一家讀我心後,都瘋了第5章 杖殺大總管在線免費閱讀

暴君一家讀我心後,都瘋了第6章 陰溝裡翻船啊在線免費閱讀

郭才人聽蕭寒逸這樣說,心裏一陣暖,感動地就要哭了,誰說蕭寒逸是暴君的?

他明明很溫柔啊,她是皇上剛登基那年選進宮的夫人,當時才十四歲,到今年也有八年了,只跟蕭寒逸接觸過一次。

就是被寵幸那次,蕭寒逸的動作很粗魯,她全程害怕忍受着,後來有了身孕也不敢跟別人提起,她和蕭寒逸見面,今天是第三次。

「多謝皇上」。

她使勁穩着心跳,好讓說出的話不那麼顫抖,但是她又緊張又害怕又感動。

「你好像很怕朕?」,蕭寒逸見她一副小心的樣子。

怎麼?他雖然有時候也殺人,可他對後宮眾人都很溫柔的,怎麼會怕他呢。

他想不明白。

【您是暴君啊,我娘親當然怕了,有沒有一點自知之明,還好意思問】

【宮裡人都給您留着面子呢,您自己有多麼殘暴您真不知道啊】

蕭寒逸冷臉,這個小娃娃真是什麼都敢說。

郭才人把頭縮進脖子里,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她怕嗎?

蕭寒逸嘴角抽抽兩下努力擺出一個笑臉,他不喜歡這樣唯唯諾諾的女孩,他喜歡恆貴妃那樣爽辣的。

沒辦法,現在他實在太需要郭才人腹中的孩子了。

「坐朕身邊吧」,蕭寒逸指了指他旁邊的座兒。

郭才人走過去坐了,接過宮女遞給她的茶,自己喝起來。

蕭寒逸喊了趙公公上前,「你親自去一趟慎刑司,看看他們審出什麼沒有?告訴他們,不必介懷用什麼方法」

趙公公躬身道,「是」

說完出了未央宮,朝着慎刑司方向去了。

蕭寒逸又喊了暗衛進來,在他耳邊輕輕說了幾句話,暗衛聽完拱手行禮,「是」。

【咦,我這暴君爹爹怎麼不說話了?我娘親怎麼也不說話?哎呦,好餓啊,剛才娘親在宴會上也沒吃什麼東西,餓啊】

蕭寒逸蹙眉,怎麼小胎兒也會餓嗎?

「朕餓了,弄些飯菜來」,他吩咐道。

這還不好說,要吃多少都有。

不大一會兒,一桌子飯菜擺到了郭才人跟前。

郭才人哪裡吃過這麼多的飯菜,只看一眼就覺得餓了,她偷偷拿了靠桌邊的雞絲塞嘴裏,哇,這是什麼雞絲?

這麼好吃!

她抿了抿嘴唇,咽了口水,她確實餓了。

郭才人又偷偷抬頭看皇上一眼,她可以吃嗎?

蕭寒逸主意到郭才人的小動作,不禁好笑,這個郭才人也太可愛了些。

他把飯菜往郭才人身邊移了移,「吃吧,別客氣」。

【別客氣?我的暴君爹爹啊,你可是皇上,也太,太有趣了叭,國家領導人說話都這麼,這麼親民嗎?】

【爹爹,我現在有點喜歡你了】

蕭寒逸轉頭,他不想讓郭才人看到他臉上的笑。

他隨手拿起一本書看起來,心裏卻想着暗衛到趙福來的住處到底能不能搜出證據。

趙福來若是他國姦細,就一定會和母國聯繫,若聯繫就一定有蛛絲馬跡。

蕭寒逸的心越來越沉,眉心擰的跟一塊小石頭似的。

郭才人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菜,一口一口停不下來。

她父親只是一個小小秀才,家境只能勉強是個小康,進宮後,又是最低階的夫人,現在懷着孕,越發餓,眼下吃的六親不認。

暗衛回來,手裡拿着一封信和一個帶有西涼標誌的腰牌,「主子,這是從趙公公屋裡搜出來的」

他把東西呈給蕭寒逸時,蕭寒逸的眸中頓時起了殺意,他接過來,掃了一眼,那是趙福來和北梁國主的通信。

郭才人是餓壞了,也是飯菜太合胃口,她吃的津津有味,全然沒有注意到蕭寒逸通身散發出的怒氣。

趙公公小跑着回來,一進殿,就感覺到一股非常明顯的殺氣,再偷瞄蕭寒逸的臉,心裏顫起來,今日當差要十分小心了。

「皇上,慎刑司那邊暫時還沒有消息」。

他恭敬回話。

【肯定沒消息啊,這些舞姬來之前都吃了毒藥的,估摸着這個時候也快毒發了,她們是抱着必死的信念來的,也是一幫勇士啊】

蕭寒逸的臉更黑了,一股怒火竄起來,他努力壓着這股火,這個趙公公先別處理了,免得打草驚蛇。

「咳咳」,郭才人許是吃的太猛,噎住了,咳了兩聲。

這時正好有一宮女捧着茶過來,趙福來忙接了,恭敬送到郭才人身邊,「才人喝杯茶順順」。

蕭寒逸對郭才人如此用心,也得把她伺候好了,趙福來心想,伴君如伴虎這句話不假啊,說不好因為什麼就不高興了,他還不敢問。

郭才人小心接過趙福來的茶,她位份太低,在宮裡雖有個夫人的名號,卻遠不如正經主子身邊人過得好,以前她哪裡敢承望趙福來伺候啊。

「啊」,郭才人剛喝了一口,就痛苦叫起來,連帶着撒了茶。

「怎麼了,怎麼了?」。

蕭寒逸更煩躁了,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他狠狠剜了趙福來一眼。

趙福來雙腿一軟跪下去,蕭寒逸這個眼神,是要殺了他似的,「奴才該死,奴才該死」。

「不關趙公公的事,是嬪妾不好,沒有防着燙」。

郭才人見如此,忙幫趙公公開脫。

【暴君爹爹,這個咱們可不能忍,他就是北梁安插到您身邊的姦細,借這個機會宰了他】

【他這麼笨,爹爹你是怎麼忍的啊,這樣的人當個報寶貝放在身邊十多年,你這眼光也忒差了】

【就這樣伺候,早該打出去了】

蕭逸寒聽了內心翻滾,他哪裡知道這個人是姦細啊,這可是先皇給他的人。

留着也是禍害,不如趁機解決掉,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他決定後,看着趙福來淡定說一句,「你先起來吧」

趙福來擦一擦額頭的汗,放鬆了些,看來皇上不會收拾他了,正當他慶幸時,聽到蕭寒逸的一句話,直接嚇癱了。

「來人,把他帶下去,杖殺」。

轟!

他潛伏這麼多年,一直被蕭寒逸信任,從未露出過馬腳,栽到一杯熱茶上?

說出去,有人信嗎?北梁的主子信嗎?

這是真的嗎?蕭寒逸不是在跟他開玩笑吧?

在趙福來腦袋暈乎乎的片刻,有侍衛上前把他架起來往外脫。

他這才驚醒,奮力哭喊起來,「皇上饒命啊,皇上饒命,才人給老奴求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