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君一家讀我心後,都瘋了第8章 賢妃私通啊在線免費閱讀

暴君一家讀我心後,都瘋了第9章 她位分低?那就封貴妃吧在線免費閱讀

蕭寒逸冷臉,這個小傢伙真是什麼都敢說,他什麼時候挨過這樣的罵,算了算了,現在也不能怎麼著她。

他掃了眼地上的滿臉是汗的趙嬤嬤,又看了眼三公主,心裏便明白了。

她的箭法還挺准,不愧是他的女兒。

「怎麼了?」,蕭寒逸冷冷問道,然後示意她們起身。

賢妃柔柔弱弱走近蕭寒逸,眼裡的淚就要掛不住了,「皇上,郭才人衝撞臣妾,臣妾不過略罰了她,三公主就拿着箭亂射,臣妾,臣妾差點再也見不到皇上了」。

一副受了驚嚇的模樣,我見猶憐啊!

寵妃果然是有兩把刷子,這顛倒黑白的本事,也真是一絕。

這可把蕭嘉雲氣壞了。

【你放屁】

剛聽了這三個字,蕭寒逸差點笑出來,這個小傢伙脾氣也太火爆了,這麼粗的話都說得出來,恩,有點像他。

【明明是你為難我娘親,故意找事,讓人打她耳光,要不是鎮國公主出手相救,還不知道娘親能不能承受的住,她現在可是一個孕婦,一個不小心我的小命就沒了】

【我娘親是重點保護對象,臭不要臉,還賢妃,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別人私通】

轟!

蕭寒逸剛剛被她說的鎮國公主震驚,這句跟別人私通差點讓他站不住了,他看了眼梨花帶雨的賢妃,想起她侍寢時的嬌羞,又不自主地想起她和別人做那事的場景,這腦袋疼的厲害。

疼歸疼,他還是迅速抓住了重點——

鎮國公主!

難道他這個女兒被封為鎮國公主?

這個封號極為尊貴,一般情況下只有開國之君才會給立下奇功的大臣,且必須是武將。

蕭寒逸看向三公主,這個不太得寵的女兒,日後會是這麼個厲害人物?

地上的趙嬤嬤抓住機會,大喊道,「皇上,皇上要給賢妃做主啊,若不是老奴反應快,為賢妃娘娘擋下這一箭,後果不堪設想啊」

「娘娘千金之體,這箭若射到娘娘身上,那,那……皇上」,她嗚嗚哭起來。

她知道皇上寵愛賢妃,賢妃那些狐媚子的東西,很多都是她教的,那一套拿捏起男人來,簡直不費吹灰之力,這會兒她自信蕭寒逸已經被賢妃拿住了。

能讓一個人感受到別人的痛苦,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這件事跟他扯上極大的關係。

【滾蛋,你這不要臉的老東西,敢這麼誣陷鎮國公主,人家明明就是瞄準的你,你瞎扯賢妃幹什麼,你以為這樣說,暴君爹爹就信你了,我暴君爹爹可是明君】

【黑白顛倒,暴君爹爹別信這貨,她在宮裡專門生事,她賭錢還偷賢妃首飾拿去賣】

【她挑撥賢妃把身邊的小桃嫁給趙忠,就是為了打探您的消息,還有賢妃偷情,少不了她的推波助瀾,每次都是她在門口把風的】

【暴君爹爹,這個人,不是個好人】

蕭嘉雲把她知道所有關於賢妃的事一股腦喊出來,她真希望這段話蕭寒逸能聽到,可惜了,哎,她又一個深深地感受到了無力。

她還只是一個小小的胎兒啊!

她知道,賢妃和趙嬤嬤這段說辭挺有可信度的,蕭寒逸肯定會護着賢妃,這樣的場面在電視里看得多了。

蕭寒逸的心受到了一萬點暴擊,真不能跟這小傢伙待時間長了,影響壽命。

三公主跑到蕭寒逸身邊,拉着她的袖口道,「父皇,這個嬤嬤亂說,是她動手打郭才人,兒臣才放箭射她的。兒臣是為了保護郭才人肚子里的弟弟」。

她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這番話說的真切。

郭才人也附和,「皇上,三公主是為了救臣妾,當時賢妃在側面,這箭是怎麼都射不到她的,求皇上明察」。

賢妃見她一個小小的才人敢在她面前放肆,用眼狠狠剜過去,走着瞧,這宮裡誰也不能挑釁她。

蕭寒逸推開賢妃的手,再看向趙嬤嬤的眼神里就多了許多厭惡,冷冷開口,「她們說的可是真的?」

趙嬤嬤傻了,蕭寒逸今天是怎麼了?

她獃獃望向賢妃求救,賢妃一向得皇上喜歡,只要賢妃開口,就定能讓皇上嚴懲郭才人和三公主。

這個賢妃空有美貌,心眼卻不多,她從賢妃還是夫人時就細心調教,現在賢妃幾乎什麼都聽她的,把她當成了恩人。

賢妃接到趙嬤嬤的信號,身子倒向蕭寒逸,把頭埋進他懷裡,「刀箭無眼啊皇上,三公主萬一射偏了,臣妾可就再也見不到皇上了,皇上若是不給臣妾做主,以後就別進福寧殿的門」。

以前只要她撒嬌,蕭寒逸都會依了她,這招屢試不爽。

蕭寒逸也納悶了,以前聽賢妃這樣說,他總是心軟,但是知道她跟別人私通後,就只剩下噁心了。

【呸,你穢亂宮闈還好意思跟我暴君爹爹撒嬌,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要是讓我暴君爹爹知道你做的那些事,你得浸豬籠知不知道】

【哎,也不知道我暴君爹爹知道後還能不能淡定,估計是個男的都受不了吧,現代都不行,何況這個年代】

【哎,也不知道那男的一層層撥開賢妃娘娘的衣服時,得興奮成什麼樣?這可是天子的女人】

【這人把賢妃娘娘壓在身下,做那些事的時候,賢妃是怎麼回應的?跟侍寢時一樣浪嗎?她們都用什麼姿勢啊】

三公主被暴擊,她已經快岌笈了,私通這句話她還是明白的,偷偷看了賢妃,又看了眼蕭寒逸,轉頭又看了眼郭才人,這個說話的娃娃是怎麼回事,她怎麼什麼都知道?

蕭寒逸聽着她的心聲,內心的火越燒越旺,他不能堵住蕭嘉雲的嘴,聽着這些話,那些畫面不由自主地闖到他的腦袋裡,這誰能忍?

他強忍着想殺人的衝動,他能有什麼辦法?只輕輕嘆氣,話太多了,有些話點到就可以了,不用說的這麼直白,真的不用啊!

皇兒啊,爹爹不用你說的這麼詳細,還是先處理眼前的事,一會兒再跟她算賬。

「你敢欺君?來人,拉到暴室杖殺」。

雖然不能立刻處置賢妃,就先拿這個惹人厭的嬤嬤出出氣,賢妃偷情,你放風是吧?膽子真是大到家了。

賢妃不可置信地看着蕭寒逸,他剛剛說杖殺趙嬤嬤?

趙嬤嬤像被雷擊一樣,許久都反應不過來。

【啊?真殺?這樣的在我們那最多拘留兩天,不過也對,這裡可是封建社會,誰讓她生錯了時代】

【暴君果然是暴君,不過,好爽啊,哈哈哈】

幾個侍衛上前把趙嬤嬤拖下去,剛開始她還死命喊饒命,可她的叫喊聲很快就被淹沒了,應該是侍衛們往她嘴裏塞了什麼東西。

她在宮裡可是步步為營,好容易挑了一個好拿捏的之子,就這麼完了?

賢妃不可置信地看着蕭寒逸,嬌弱弱問,「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