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我在東京和伊蕾娜談戀愛這事第1章 十分草率的穿越在線免費閱讀

關於我在東京和伊蕾娜談戀愛這事第2章 和某人的初次見面在線免費閱讀

在一個平平無奇的下午,午後的日光很溫柔地灑在大地上,某個國家的一處咖啡廳里,一位身穿長袍的灰發魔女正在享用下午茶,同時翻閱着附近國家的觀光手冊。

「星之國米特?」

「因為彗星而建立的國家嗎,有趣。」

看着手冊上介紹的國家,魔女不禁發出感嘆,也動了去一趟那裡的興趣。

這位貌美如花,吸引無數路人目光的可愛魔女究竟是誰呢?

沒錯,就是我!

「看來是以彗星為賣點,主打旅遊業的國家呢。」

手冊上寫着,這個國家每隔五年,就會有兩顆彗星分別叫德爾塔和貝塔的彗星划過,而且德爾塔通常比貝塔早一年。

真是個尷尬的時間差呢。

既然如此,不妨去看看吧。

「嗯..下一次彗星是…」

我端起杯子,喝下一口紅茶,目光在字裡行間尋找日期。

「三天後嗎。看來還能在這個國家逗留一會再出發。」

我放下手冊,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享受這屬於我自己的午後時光。

……

三天後。

「什麼?!這間也住滿了?有沒有搞錯啊!我已經找了五家旅館了!再這麼下去彗星都要飛走了!五年一次機會啊!五年!五年啊!你知道這五年我是怎麼過的嗎!你知道嗎!」一間旅館內,一名男遊客憤怒地拍着旅館的前台,發瘋似的向前台的服務員發泄自己的怒火。

「非常不好意思,造成您的不便我們深感抱歉。」顯然,前台不知如何應對這種客人。

「欸,看來這間也滿了。」剛進來的我低頭喪氣地走出了旅館。

已經是第五十八家了…還是再找找吧,我可不想露宿街頭。

我拎着掃帚走在街上,或許是因為今晚將要划過的彗星,這個國家的居民和旅客都十分興奮呢。街上也燈火通明,行人匆匆車水馬龍,我至今到過最繁華的國家夜生活也不一定有這裡豐富。

這裡的旅遊業比我想像的發達許多,隨處可以見到像我一樣身穿異國服飾的遊客。也正是如此各間旅館才會滿員吧…

不過低矮處的燈火這麼通明,也難怪在地上看不見天上的星星呢。

已經找了四個小時旅館了…晚飯都沒吃..

真應該三天前來的,不該貪玩…

在這個國家繁華夜市的上方,能隱約看見一棟黑色大樓的輪廓。我從入境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那棟建築,聽這個國家的居民說是這裡最奢華的旅館。

只能去那家了…

我來到那間非同一般的旅館前,大概有三十層的樓體如巨人般佇立在周圍矮小的民房中,由黑色瓷板貼成的牆壁融入夜空,在樓下仰視比遠視給人以一種更強的壓迫感。

一看就知道是以金幣為支付單位的…

這棟超脫國家文化,簡直像是外來之物的大樓絕對是全國最高的建築物。

真不知道這建築是怎麼建造出來的…

「歡迎光臨,魔女小姐。」門外兩位身穿西服的女士很有禮貌地向我鞠了躬,然後將我引進了旅館。

天花板上垂下的水晶燈照亮了整個大廳,大廳中的兩根柱子周圍擺滿了說不出名字的綠植,由米黃色裝飾的牆壁上掛着幾幅看上去很名貴的畫。

這裡很安靜,完全沒有街上的吵鬧。

「請問住一晚的費用如何計算。」我用着極度顫抖的聲音向前台發問。

「魔女小姐是想入住嗎?但是很抱歉,這間旅館三個晚上起訂哦,費用總共是十五金幣…」

「十…十五金幣,會會不會太貴了點呢…」實不相瞞,現在的我全身上下總資產不過二十個金幣,一晚上直接花掉十五個實在是…

「可是其它的旅館都已經住滿了哦,不然魔女小姐也不會來這裡吧。」這個邪惡的女前台甚至捂着嘴笑了。

這就是所謂的坐地起價嗎,或許在她眼裡我就是一隻待宰的羔羊。

可惡!已經能聽到她心中邪惡的竊喜了。

看來今晚住定這裡了…再見了,我的金幣們..

……

「欸~」辦理完入住手續後,花了十五金幣巨款的我垂頭喪氣走在富麗堂皇的走廊,無力地來到自己的二八六號房間前,無力地拿出鑰匙打開了門。房內的裝修很華麗,但此刻的 我沉浸在金錢的悲痛當中,根本沒有欣賞的心情。不如說,我連看彗星的興緻都差點失去了。

算了,收拾收拾出發吧,希望彗星能把我的不滿帶走。

我將掃帚擱在玄關的支架上,整理起自己的行李。

話說掃帚還沒看過彗星吧,要不要把她也帶上…

「伊蕾娜大人。」

正想着,掃帚突然出現在身後,我被她嚇了一跳。

沒讓她出來吧…算了,反正有事要問她。

「如果可以的話,今晚的彗星能不能帶上我?」她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率先開口,用十分鄭重的語氣如此請求我。

額…突然如此鄭重的她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那個…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一下這麼鄭重…」

「額..沒什麼,只是剛才做了一個夢…」他停頓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夢到伊蕾娜大人拋棄我去了另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沒有東西吃沒有衣服穿餓死在街頭,所以現在有點…」

我頓時有些無語。這還真是個「好夢」呢…

不過她也算是關心我吧,那就暫且不跟她計較。

「沒事哦,也難得你對某件事物來了興趣。」我將自己的包扔給她。「你先去門外等着吧,我換身衣服就出來。」

「嗯!」她抱着我的包,臉上寫滿的是興奮與激動。

……

「久等了。」我推開門。「這身如何?」

掃帚站在門外的紅色地毯上,靠着貼着金色花紋的牆壁等着。

我刻意沒穿魔法師袍,而是穿着旅行時很少穿的白色露肩裝,紅色的長裙也是一直想試試的款式。

「嗯,伊蕾娜大人不管穿什麼都很好看。」

「哼,油嘴滑舌。」

我和她都笑了,剛才十五金幣的悲傷彷彿沒存在過。

「包給我吧。」我伸手去拿包。

「不用了,伊蕾娜大人平日里旅行已經很累了,這點小事還是我來吧。」她推開我的手。 「話說,伊蕾娜大人帶了錢包嗎?我剛剛看了一下,包里並沒有錢哦。」

這麼說來好像確實,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嗯,帶了哦。」

雖然錢包里沒幾個錢就是了…

「觀星台那邊好像人很多,伊蕾娜大人,我們要不就在這棟旅館的樓頂看流星吧。」掃帚這麼提議。

「嗯..好像有道理,那事不宜遲,我們走吧。」

「嗯。」

隨後我們兩個便走樓梯前往樓頂。

由於我訂的房間在在二十八層,離樓頂只不過幾樓的距離,所以我和掃帚沒花多久便到了最頂樓。

樓頂很空曠,邊緣安裝着圍欄。

樓下繁華燈光的干擾被剔除後,現在抬頭,可以看見的是漫天的璀璨群星,悉如沙數。

「哇,真的很高誒。」我靠在圍欄邊,低頭俯視,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國門外的景色。

樓下的燈火和樓房顯得非常渺小,城牆外則是一片寂靜的黑暗。

這景色,如果會畫畫的話,相必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取景點吧。

「伊蕾娜大人,你看,天上!」就在我俯視這這個國家時,掃帚叫了我,並指向天空。

一顆發著白光的彗星帶着長長的拖尾,穿梭在隱隱群星之間,頭部散發的白光很是耀眼奪目。

「哇~好漂亮。」我和掃帚異口同聲的發出讚歎。

但那白光愈發耀眼,看着那星光,就如同是在近距離被用強光照射着一般…

很快,散發出的光芒漸漸散下,將我和掃帚包裹其中…

「好刺眼..」我連忙閉上眼睛,在刺眼星光的照耀下,隨後傳來的是一陣暈厥感。

我還沒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那白光就漸漸消退,我也睜開了眼…

……

高樓特有的冷風襲來將長發吹亂,穿着露肩裝的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這是…」為了看清眼前的景色,我向前走去…

一顆星星也沒有的黑暗夜空下,是一個高樓如林的世界。

目光盡頭的霓虹就像是分界線一樣將城市與夜空分開,高度參差不齊的大樓上亮着燈光,就像星之海的繁星一樣薈萃。

近景,有一個極為顯眼,因燈光照耀而顯現出橘色的竄天高塔,整個世界都彷彿飄散着一種淡黑色的迷霧。

這是我旅行這麼久以來,見過的最美,也是最宏大的夜景。

不過比起欣賞,現在有着更為緊急的事情待我們解決…

這是哪裡?

這是那個國家再發展三百年也不一定能達到的境界…我曾到過的任何國家也都沒有這種規模。

「這是…哪裡?」我身後舌橋不下的掃帚一臉不可思議地打量着這個驚人而陌生的世界。

「欸~我也想問啊…」

所以這到底是哪裡…?

好像陷入了非常困難的境地呢…

另一個世界嗎?突然穿越…不太可能吧…也沒發覺什麼跡象…可是仔細想想..

「那顆彗星!!!」思索着,我和掃帚同時喊出了聲。

芙蘭老師曾說過,天上富含魔力的彗星與地面最近時,就會和森林中的魔力發生反應產生奇妙的現象…比如時空穿越…

在深邃森林比拉就有過類似的經歷。

不過不清楚這次是時間穿越還是世界穿越呢…

但結合剛才看到的夜景,應該是世界穿越無誤了。

那個國家沒有意識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嗎?

……

「到頭來我們是被那顆彗星送到這裡來的…不過能看到這樣的夜景也不虧呢…」

「明明是無雲的晚上,站在這麼高的樓頂,卻一點星星都看不到..」

我站到樓頂的邊緣,看着陰沉夜空下燈火通明的繁華光景陷入沉思。

接下來還得思考如何回去的事呢..

按照上次在深邃森林比拉的經歷來看得等到下一次彗星划過…

也就是…一年後?這對身為旅者的我來說可是相當長一段時間了…而且不清楚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是否相同。

我們現在身上基本什麼也沒有,又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可能各種觀念不同,語言也可能不通…要這樣度過八個月實在是有些困難。

涼拌了呢,難辦了呢…

一陣風吹來,身穿露肩裝的我不禁打了個噴嚏。

有點冷,會不會着涼呢…

「現在有很多事情要考慮,還是先下去吧,伊蕾娜大人。」說完,她在我面前變回掃帚。

「嗯。」

我騎上掃帚,雙腳輕輕一蹬離開房頂。

「啊啊啊~」

但隨着襲來的失重感落下,我只能消耗更多魔力來維持飛行。

「怎麼回事..?」

我低頭俯視着只有麻繩般粗細的大街,不敢想像剛剛要是真的掉下去會發生什麼。

「是因為這個世界沒有魔力嗎?」

的確,身為魔女的我感受不到這個世界空氣中的魔力,這意味着我的魔力不僅恢復得慢,在這個世界還會成倍消耗。

「看來以後得盡量避免使用魔法了。」不僅如此,會魔法的我可能還需要隱藏身份…這可真是又一個噩耗。

我取出魔杖,對自己施加了隱身魔法,隨後盤旋在上空尋找能落腳而不被發現的地方。

…..

「就在這吧。」我在一個陰暗的小巷中降落,確定周圍沒有人後解除了隱身。

走出小巷,外面於我而言是一個非常陌生的世界…抬頭能看見的天空被高樓束縛了形狀,路上全是飛速行駛的不知名的東西,人行道邊的店面里也全是我喊不出名字的商品。這個世界的服飾也和我身穿的完全不一樣。

「誒,人行道該靠左走嗎?」

「為什麼這裡的人都是黑色頭髮?灰發的我不會被當作另類吧?」

「那個人的頭髮五顏六色的好奇怪,是這個世界的貴族嗎…?」

「為什麼街上的人都低頭看一個板磚似的東西,馬上要相撞了都不知道…」

「誒?地上的白線是什麼?為什麼行人都站在路邊不過去?」

「那個播放畫面的是什麼原理?和伊斯特的鏡水晶一樣嗎?不過這個世界和魔法沾不上邊才對啊…」

「我無法理解…」被這個新世界以洪流般信息量轟炸的我找到一個類似公園的地方,並在裏面的木製長椅上坐下…處理目前的信息…

「感覺腦袋要爆炸了,這也算是一種文化衝擊吧…」

「阿嚏~」受涼的我又打了一個噴嚏。

「bless you。」一位路過的金髮女性突然對我這麼說…
???

我剛剛的噴嚏是噴到她了嗎?雖然沒聽清她的話,先道歉再說…

「oh,I『m so sorry!」

在我道歉後,她卻給了我一個非常奇怪的目光,隨後快步走開…

在這個世界的公共場合打噴嚏是被視為一種非常不禮貌的行為嗎…還是她沒有聽懂我在說什麼?

等等…我們剛剛說的是英語..

看來語言交流是沒有問題了…不過也加大了我對這個世界的疑惑…

在剛剛那個場合不是應該道歉嗎?總不能說謝謝吧…

「真搞不懂…」

看了適應這個世界需要一定世界呢…不過…

「咕咕咕~~」沒吃晚飯的我的肚子在對我的大腦抗議…

「阿嚏~~」一陣冷風吹過,我又又打了個噴嚏…

好冷…好餓…掃帚那個夢不會成真吧…

我背靠着木椅,抬頭看着黑乎乎的天空。

是真的…一點星星都看不到呢…

「肚子好餓,好冷…好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