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我在東京和伊蕾娜談戀愛這事第8章 意外(上)在線免費閱讀

關於我在東京和伊蕾娜談戀愛這事第9章 意外(下)在線免費閱讀

(柊視角)

第二天清晨,我和以往一樣在六點準時醒來。

聽着窗外雨聲滴滴答答,我意識到自己睡眠不足。

昨天睡太晚了啊…不,應該是今天睡得太早了。

儘管這麼想,我還是不情不願地從床上爬起,洗漱過後給自己沖了杯咖啡,並開了散裝麵包做早點,同時手機也放着音樂。

換作平常,我現在應該在那家咖啡店中,邊看書邊吃早點,不過現在外面下着雨,我從睜眼的那一刻就打消了在外面吃早點的念頭。

沒辦法啊,雨天,根本不想出門。

但還好今天周末,不用去學校打卡。

我不是不喜歡雨,前提是當天我沒有必要的理由出門的情況下。如果一定要出門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應該大多數人對雨都抱有與我相似的態度吧…

我看向窗外,還沒有光亮的天空,偶爾閃爍的白光,陰森的烏雲壓得這座城市喘不過氣。

這樣的的天氣,總讓人感覺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可能是我背悲觀了吧,但願不會。

之後趁着人不多,我去書店看了會書,消磨完上午的時間我,與往常一樣去到餐廳打工。不過今天這種天氣,店裡的客人絕對不會多。

看來會是一個很清閑的下午呢…

由於並不趕時間,我也特別討厭鞋子進水,於是放慢了腳步走在街上。

到餐廳時,已經將近中午十二點了,還沒吃午飯,正好吃這裡的工餐解決。

「喲,柊,難得見你來得這麼晚呢。」一進店,吉野便向我打招呼。「交通管制真要命呢..」

「交通管制?哪裡出什麼事了嗎?」我收起傘,慢悠悠地走進店裡。

「啊,你還不知道啊,就是大概一個半小時前,和泉公園附近一家旅館失火了,然後就施行了緊急交通管制,原本就堵車的街道現在是更堵了。」

聽到他的話,我不禁心頭一驚。

「誒,我是開車來的,所以才深有體會。」吉野如此補充道。

「請問,那家旅館的招牌是…」

我這麼詢問。而當吉野一字無誤回答出那間旅店的名字時,我預感到大事不妙…

完了,真出事了。

「吉野,你幫我向老闆娘請個假,我今天的工作就拜託尼做一下了,回頭我請你吃飯。」

說罷,我轉身便要走…

「誒?!你等等,好歹說清楚要幹什麼啊喂!」

吉野在身後叫我,但我沒有回應他的空閑。

衝出店,我打起傘,頂着大風大雨向她那邊跑去。

一路上的風將我手上的傘吹得東倒西歪,還帶來不小的阻力。我只好收下傘,淋着大雨奔跑在街上。鞋子,褲子都濕透了,防水的外衣倒還好。

現在沒什麼路人,若換作平常,這樣有傘不遮,在大雨中跑步肯定會被當作神經病吧。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比起那些有的沒的,我更在意的是伊蕾娜她現在的情況。

「一定要沒事啊。」

大約四五分鐘後,我氣喘吁吁地到了旅店前。

門前聽着叫不停的警車和消防車,樓上的火勢即使是在雨天也沒有要減弱的趨勢。

看位置,確實是我給伊蕾娜訂的那間,還連同附近的幾間也有失火的痕迹。

酒店內的人應正在有序撤離,而我在人群中焦急地尋找那個身影。

「不好意思,借過借過…」

但搜尋未果,我離開人群,呆楞在路邊..

沒找到..她是成功撤離了嗎…

我沉浸在低落的情緒中,但突然,我想到她還有一個地方可去。

我撐起傘,來到了我和她這幾天見面的公園。空蕩蕩的公園內只有嘈雜的雨聲不斷徘徊。在那熟悉的長椅上,坐着一位十分熟悉的灰發少女,她只穿着稍稍過膝的裙子和輕薄的上衣,身旁隔着一柄掃帚。渾身上下都被打濕的她就獃獃地坐在那裡,如同雕刻一般。

找到了…

「誒,終於算是找到你了,你果然在這。」我慢步走到她身前,默默將她納入傘下。

她抬起頭,似乎是聽到我的聲音才注意到我。她在和我對視的一瞬間,神情似乎平靜了下來,眼中也恢復了一些神色。

「是你呀….」她緩緩說道,空氣中透露的滿是疲憊。

「除了我,還能是誰呢…你在這裡應該沒有其他認識的人了吧。」

聽到我的話,她別開眼,同時右腿像是有意隱瞞,向長椅下縮了一下,而我也從她的動作中看出了異常。

「抱歉失禮了,讓我看看。」我蹲下身,一隻手輕輕抓住她那纖細,彷彿稍稍一用力就會折斷的小腿。

「哎呀,你幹嘛!」她對我的行為表現地有些抗拒,但現在的她並沒有反抗的能力。

小腿外側,白嫩的肌膚上有一道長長的裂口,正不斷向外滲着血…

看到她受了這樣的傷,我的心也像被留下了一道裂口一樣,隱隱作痛,但還是強裝鎮定了下來。

「真虧你受了這樣的傷還敢坐在這裡淋雨。」

其實她是沒處可去吧…

「我…」

「能撐的動傘嗎?」我打斷她的話,同時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

「應…應該能撐的動。」但她移開視線,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不敢與我對視。

「那就好…」

接着我把傘遞給她,伊蕾娜她則是一臉疑惑與忐忑地接過。

我又脫下外套,給她披上。

「誒?!!」

「我的外套防水,你先這樣披着。」我說,「總不能放任你在這裡淋雨,我帶你去我家。」

「誒?!」她表現地有些驚訝,又有些不好意思。「這…這…」

也難怪,在她眼裡,我們才認識不到幾天,還不是親密到能隨意進出對方家門的關係。而且今天我提出這個提議還是在她受傷時,很難令人不想到一方另有所圖。

可我對她完全不抱那樣的想法,只是今天情況特殊,要是她真的不願意的話,我也只能採取強制手段。

「那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讓我和你在這裡一起淋雨,還是選擇讓我把你背回我家。」

「額…這個…」或許是她知道自己受助於人,說話時都低着頭。

「我..去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