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1章 鐵骨錚錚在線免費閱讀

俗話說,夏蟬鳴鳴暑意濃。

時值仲夏,隨着天氣漸熱,晚上的蟬鳴也變得愈發急促綿長。

毗鄰臨安的湖州城外,一處小別院內。

呂青愜意的伸展着身體,舒緩操勞一日的疲憊。好不容易把兩個弟弟打發去休息,此刻的他總算得閑來到書房。

蟬鳴為伴,明月相陪,又是一個青燈漫讀的美好夜晚啊。

雖家道中落,但呂青書房內的藏書卻極為驚人。

用他父親生前的話說,百世名族不及他藏書一角。即便是後來全家北上南下行程數千里,幾乎家財散盡,但這些書籍卻沒有受到絲毫損傷。

可惜啊,百世名族及不上呂家藏書一角,但這一屋藏書也同樣換不回呂家昔日輝煌。

聽着窗外知了孜孜不倦的奏樂,想到前段時間風靡江南的那句「知否,知否」,呂青頑皮一笑,一邊搖頭晃腦,一邊抽出今晚準備溫習的《大學》,口中念叨着:「知了,知了,我已知了」。

書架上儘管版本不同,但無一例外皆是歷代名家訓詁集注的《大學》被整齊的擺放在一起,不乏孤本絕本。其中任何一本如果流傳出去,都能讓江南如今的這些新生世家趨之若鶩。

可呂青手指卻不帶一絲猶豫,快速略過這些足以傳世的珍本,最終抽出那本最單薄也是最簡略的初本。

自三百年前韓退之開創道統論,為了佐證自家學說把近千年來地位並不顯著的孟柯活生生抬到亞聖的位置後,之前並未被特殊關注的《大學》《中庸》兩篇也被愈發重視起來。

如今更是被理聖列入四書之列,以後大概就是必讀經典了。

隨之而來的自然就是各家的訓詁集注,今天自己就跟老師在其中某句的解析上發生分歧,一番辯駁下來呂青自然是輸了。

可嘴上是輸了,心裏卻沒輸。

是以今晚準備再認真研讀一番,以便明日再戰。

「⼤學之道,在明明德,在…..」

呂青剛默念幾句,突然聽到隔壁耳房處傳來一絲異響。

聲音極為輕微,若非這段時間正是呂青最為耳清目明的時候,還真不一定能聽到。

弟弟們早已過了貪玩的年紀,正常的訪客也不會從耳房進來。

「不速之客?」

皺了皺眉頭,呂青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把書本撫平合攏放回原處,順手拿起一旁的佩劍,起身向耳房走去。

雖說大梁已近十年沒有大起兵戈,但民間尚武之風反而更盛。是以自己這般普通百姓之家也不得不備些刀劍,以防萬一。

同一時刻,呂青書房一側的耳房內,臉色蒼白的楊定安正緊咬牙根強忍着後背的劇痛,努力調整着自己的呼吸。

三個齊命境聯手追殺,要不是他當初未雨綢繆,提前在這湖州城做過一些布置,這次可真就栽這裡了。

到時,恐怕連朝廷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是活。運氣好點還能被認做是戰死,然後讓指揮使昧掉自己的撫恤金。要是運氣差點,八成就是算作失蹤,甚至定做逃兵,給戶部省下一筆銀子。

嗯…這樣想來,以他們指揮使的手段,還是自己英勇戰死的可能性更大一點。

略微緩回幾口氣,楊定安一邊壓下自己的胡思亂想,一邊眯着眼打量起四周的情況。

逃到這裡時情況緊急,為了不留下痕迹他也沒太多選擇,直接就近躲進這間房內。

如果沒記錯,這個宅院當初是一個儒生帶着幾個孩子,看周圍都是一些雜物,這一間平時應該也不常用。

落地前看過,正房廂房都未亮燈,側邊的書房雖有燈光,但楊定安對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別說是正在看書的書生,就算是準備入定的老僧,也絕對聽不到半點動靜。

論這個,咱可是專業的。

說起來之前那三個齊命境的齊狗也不過是些靠時間熬出來的廢物罷了,也就是三對一,如果是捉對廝殺,自己一個人幹掉他們三個都沒問題。

確定暫時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