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3章 兄友弟恭在線免費閱讀_帝佩小說
◈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2章 坦誠相待在線免費閱讀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3章 兄友弟恭在線免費閱讀

即使聽到這種消息,呂青的臉上還是沒有絲毫波動,只是提燈的左手稍微一緊,右手的長劍不僅沒有收起,反而又下壓了幾分,長劍與楊定安脖頸接觸的地方,一絲血痕立刻順着劍鋒浮現。

以此劍的鋒銳,若非楊定安當年在下三境時基礎錘鍊的頗極為紮實,恐怕就不是一絲血痕這麼簡單了。

「我的小祖宗啊,皇城司的事,能叫逃兵嗎?」

「我們本來就只是監察行伍,有臨機奏報權而已,前線敗了我總不能以身殉國吧。我這條小命不要緊,耽誤了軍情傳達就萬死莫贖了。」

看着眼前的少年,楊定安一張臉皺的像張廁紙,再也顧不上什麼強大的笑容,聲音里都快有哭腔了,

他在皇城司里當差這麼多年,何曾受過這麼大委屈啊。

他腦中也閃過一瞬要謊稱是奉命傳信,問題是他確實是見機不對直接就跑了。

兵敗如山倒,但凡當時他走得慢點,八成就出不來了。

所以他所謂的緊急軍情,其實也就是他的口信而已,既無文件,也無信令。

以眼前少年的老練,撒這種謊,那就在提前給自己上頭香。

因此這幾句話,他真的是老老實實,一點虛假都沒有啊。

感受到少年的敵意似乎在減弱,楊定安趕忙趁熱打鐵道。

「前方局勢危如累卵,一旦金陵告破,臨安便再無險可守,到時一旦東夷人南下,整個江南都將生靈塗炭。如今我身受重傷,行動不便。楊某懇求小哥,代我向湖州府衙上報軍情。大梁安危,萬民生死,可就全仰賴小哥了。」

一番肺腑之言,楊定安終於感受到脖子上的寒意減弱了幾分,至此楊定安心中才開始安定下來。

幾句話的功夫,他自信已大致捉摸到眼前這少年的心性,接下來且看他如何將這個小狐狸玩弄於股掌之間。

隨着眼睛稍稍恢復,楊定安也大致看清呂青的一些輪廓,心中一動追上一句。

「看小哥衣着樣式,應是還沒有功名在身。實不相瞞楊某在皇城司也頗有些地位,今年秋閨,小哥若時運不濟,到時也可來我這裡尋個差使,定不會辜負今日恩情。」

似乎真的摸准了少年脈門,楊定安話已出口,少年面色明顯緩和幾分,竟是不再為難楊定安,長劍迴轉,持燈微微一揖。

「小可姓呂名靑,事出突然驚慌之下誤會楊大人了,一時魯莽,還望大人見諒。身為大梁子民,軍情之事小子自然責無旁貸,只是當下城門已關,恐怕只能等到明日了。」

見自己的懷柔之術生效,楊定安心底暗喜,正準備恭維呂青幾句,待其放鬆一些後趁機出手。

話還未出口卻突然感到自己風池穴一涼,楊定安雙目圓瞪難以置信的向呂青看去,只是還未等他再多說一句,便眼前一黑,徹底不省人事。

卻是呂青在看到楊定安原本緊繃的身體有了一絲放鬆後就毫不猶豫出手,行完禮後順勢垂下的右手曲指輕彈,悄悄滑入手中的銀針已在燈光掩護下射出。

強光之下,儘是陰影。

眼見楊定安軟倒在地,呂青仍是沒有立刻靠近,原地仔細聽了一陣他的呼吸,確定無礙後,才走過去。

緊接着又在他百匯、章門、尾閭各補一針,這才徹底放下心來,開始搜摸。

屬實是怪不得呂青太過小心,如果這人說的是實話,那麼身為皇城司密探能被外派出臨安的要麼三境歸藏,要麼便是七境齊命,而這人剛才自報甲等身份。加上能從東夷斥候手中脫身,必然是七境齊命無疑了。

這種武道有成的人物,如果不是身受重傷加上被自己偷襲,真要動起手來自己多半不是對手,家裡只有自己和兩個弟弟,萬一被這不速之客看出虛實,後果不堪設想。

呂青從楊定安身上並沒有搜出太多東西,一些隨身物品,幾粒碎銀,還有就是他說的身份令牌,想來當時情況必是十分危急,倉皇出逃沒帶多少行李倒也正常。

這個身份令牌小孩巴掌大小,一面是大梁皇室的標誌和皇城司三個字,一面是一些花紋浮雕。

之前聽老師提過,皇城司的身份令牌上有他們自己的機巧設計,可以用來辨別真假和核查身份。

可惜具體辨別細節老師也不甚清楚,畢竟他那老師劉辟,也只是個掛着虛銜閑賦在家的失意儒生罷了。

搜出這枚令牌的後,呂青對楊定安的身份才隱隱相信了幾分。

不過他倒也沒什麼後悔,不管楊定安是不是皇城司的人,後續呂青都自信有辦法應付,但是冒險相信他的後果卻是他根本不可能承受的。

倒是如果楊定安所說屬實,此次東夷叩邊多半不同以往。

往日雖然邊關也時有戰事,但東夷人敢於無視聖人之威,一路打到金陵城下還是多年來第一次。

呂青想起老師曾經透露過的一些關於大梁理聖的隱情,一時間思緒紛雜。不過才幾年太平歲月,這個天下就又要再起干戈了嗎?

如此看來,即便是為了自己的生活安危,這份軍情也不得不送,只是此刻確實不是時候。

呂青剛才並未撒謊,現在這時辰湖州城的城門早就關閉了,他一個普普通通的讀書郎,也不可能去叫開城門。

更何況那些追殺楊定安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此刻多半還在外面搜尋,現在出門,送死嗎?

行事不計生死不一定叫勇敢,也可能是莽撞。

明天跟隨過往商旅一起入城必然會耽誤時間,但卻能增加成功幾率。若一味求快立即動身,則自己必定不可能活着走到湖州府衙,到時更不用談什麼軍情傳遞了。

不過湖州府尹錢筠蘭辦事過於穩重,把軍情交給他,恐怕還如明日交給老師,以他的渠道,軍情送到臨安城大概還要更快一點。

至於此前朝廷一直大肆宣揚固若金湯的兩淮防線,如今卻一觸即潰,呂青反倒沒有感到多少驚訝,只能說大梁武備,向來名不虛傳。

再次檢查了一遍楊定安的脈搏和呼吸,確定沒有意外後,呂青才仰頭朝正房方向大喊道。

「呂誠、呂明速度到耳房這邊來。」

「我知道你們還沒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