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4章 肉食者鄙在線免費閱讀_帝佩小說
◈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3章 兄友弟恭在線免費閱讀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4章 肉食者鄙在線免費閱讀

不多久,穿戴整齊的呂誠、呂明兄弟二人,就來到了呂青面前。

呂誠還沒進門,就看到哥哥正提着自己得意之作,那盞照燈。

頓時,整個人都精神起來,眉飛色舞道。

「哥,家裡這是進賊了嗎?怎麼樣,我這個八面鎏銀琉璃昊光鏡還不錯吧。要我說,你就該再多給我點錢,我給它整成鎏金的,再折成三十二面。到時保管它比太陽還亮,對着賊人照過去,直接讓他們雙目失明。」

「呀!這次摸進咱家的莫非還是個兵匪,不過大哥你下手也太狠了,這得流多少血才能讓臉白成這樣啊。」

相比呂誠的滔滔不絕,一旁的呂明顯得略有沉默,只是叫了一聲大哥,就站在那裡一言不發,等着呂靑吩咐。

兄弟倆是一胎所出,小時候幾乎一模一樣。

可是隨着年歲漸長,雖然兩人相貌還是非常相似,但卻從不會有人區分不出這兄弟二人。畢竟兄弟兩人這性格,實在是太過於分明了。

呂青把照燈放在一旁,捏了捏眉心,重新捋順自己被呂誠打亂的思緒,安排道。

「這人自稱是皇城司的密探,被人追殺逃到我們這裡來。你們先去把他帶到客房,清理包紮下傷口換身衣服。」

「然後呂誠把你那套君子九容給他戴上,呂明給他三處,不,九處大穴全部放上逆順針。做完後就好好待在房中,不要走動,我出去檢查下這人有沒有什麼痕迹沒有處理乾淨。」

「得嘞,放心吧大哥,包在我身上。來明弟給我搭把手,真沉啊這傢伙。」

一聽說呂青允許自己動用那套君子九容,呂誠直接把剛才經費申請的事拋之腦後,再度神采飛揚的指揮起呂明跟他一起抬着楊定安出去。

呂明仍是一言不發,只是朝着呂青點點了頭,便跟着呂誠一起出去。

兄弟二人快離開後,呂青先是小心檢查了自家耳房。一番搜撿下來,呂青不由得又在心中感嘆一句,這楊定安確實是個能人。

耳房裡,除去這人剛才躺下的地方留有一些淺淺的血跡,其他地方竟是再無一絲痕迹,甚至整個房間里連血腥味都非常淡薄,幾近於無。

看完房間,呂青又搜索了庭院,同樣沒有發現什麼痕迹。不放心之下呂青又在院內四角用呂誠安裝的窺天鏡小心探查了院外,既沒有發現楊定安留下的痕迹,也不見有追蹤者過來搜索的蹤影。

不得不說,確實是術業有專攻。反正呂青是想不出來楊定安到底怎麼逃到這裡來的,總不能是從天上飛下來的吧,齊命境可沒有憑空飛行的能力。

想不通,便不去想。確定沒有危險後,呂青又在院內多掛起幾盞燈籠後,就向客房走去。

剛進屋,看到呂誠給楊定安換的衣服,呂青不由皺了下眉頭,問道。

「家裡不是還有大全備用的衣服嗎?為什麼給他穿這件。」

呂誠無奈的攤攤手,搖着頭道。

「大哥啊,你不看看這人的身材,這身長,這肩寬,大全哥的衣服哪裡穿得下。父親的這套衣服都是勉強給他套上,你看看,名副其實的捉襟見肘。」

說著還拉扯了一下楊定安的衣袖,露出了扣在關節上的金屬箍套。

呂青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父親去世時兩個弟弟還小,經常鬧着要父親,自己就留了一些衣服踩着高蹺假裝父親,兄弟倆長大後雖然不用如此了,這幾件衣服卻是一直留了下來,倒是在這裡用上了。

捏了捏楊定安的幾處關節,呂青仍不放心問道,

「你的君子九容都裝好了嗎?這人至少齊命境,到時一旦失控,你們倆不夠人家一根手指頭。」

呂誠連忙如小雞點頭道,

「裝上了,都裝上了。大哥你還信不過我嗎?我還親自調試了一遍,完全貼合他的身材,保證這人醒來以後變成一個謙謙君子。發乎於情,而止乎禮。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看着這傢伙一會小雞啄米,一會搖頭晃腦,呂青嘴角勾了一下,又連忙壓下,轉頭向呂明看去。

一旁的呂明見呂青看來,也輕輕點頭道。

「大哥九針都放上去了,不過逆順針本就出自皇城司,雖然誠哥改進了些,但原理終究相似。如果他齊命境根基十分紮實的話,恐怕未必能完全將他限制住。」

聽到這話,呂青還沒開口,呂誠就先嚷嚷起來了。

「明弟啊,你這就是對哥哥我的技術不放心了。有君子九容限制行動,有逆來順受針封閉氣機,別說他一個齊命境,就算是山河境躺這裡,我們兩個小歸藏也能將其拿下。」

呂明卻壓根沒有搭理自家二哥,他只是把自己的顧慮告訴大哥。至於呂誠,他六歲的時候就已經學會對呂誠的聒噪充耳不聞了。

呂青同樣沒有搭理呂誠,衝著呂明點了點頭,讚賞道,

「小心無大錯,等下再給他喂點安神散,控制好劑量先測試一下他的抗藥能力。明日吃早飯時,再參考今晚的劑量讓他睡上一天,等我明晚回來就沒事了。」

呂明自然不會反對,點頭道。

「好的,大哥。」

一邊的呂誠對於自己被大哥和三弟忽視這種事,也是早就習以為常,此時他注意力早就已經轉移到了旁邊正陷入嬰兒般睡眠的楊定安身上。

齊命境雖說已是武道有成,但也並不十分罕見,大梁境內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一州之地總是有那麼幾個的。

但是這麼近距離之下與齊命境武者毫無防備的接觸,對呂誠來說還是第一次,一時間只覺得有無數靈感在腦中躍動。

正當呂誠想的出神時,腦袋上卻突然挨了呂青一道開悟叩。

「想什麼呢?這麼晚了,還不快去睡覺。明天功課,還是要按時完成,不得有一絲含糊。」

雖然並未多疼,呂誠仍是趕緊捂着腦袋,大聲叫嚷起來。

「大哥你又敲我腦殼,我這腦袋可是個寶貝。你是不是心虛下次的辯論,想趁機把我敲傻好不戰而勝。」

「乖乖給我去睡覺吧你。」

呂青臉色一黑,直接提着他後頸衣服,提小雞般拎起,就往客房外走去。

看着仍在奮力掙扎的二哥,呂明忍不住抿嘴一笑,隨後連忙小步跟在大哥身後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重新把呂誠呂明送回房間,呂青正準備離去,一會都很少開口的呂明,卻在關門前朝着一面掩飾不住倦意的大哥,低頭輕聲說了一句。

「大哥也早些休息,不要太勞累了。」

呂青身體一頓,感受到弟弟的關心,一時間按彷彿身上的疲憊都瞬間輕了許多。原本為了保持兄長威嚴而一直刻意板着的臉上不由間露出一抹笑容,伸手在呂明頭上摸了摸,打趣道。

「好,大哥聽小明的,這就去休息。」

又檢查了一遍,確認呂誠沒有偷偷熬夜後,呂青嘴角掛起一絲笑容再度向書房走去。

不經意間抬頭,正看到一輪明月高懸夜空,圓潤如玉,皎潔如鏡,引人念思。

不知不覺,父親離去已近五年,兩個弟弟已經悄然長大,兄弟三人的生活也逐漸真正安定下來。

湖州臨臨安,家定心方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