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6章 如此執宰在線免費閱讀_帝佩小說
◈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5章 一心為公在線免費閱讀

科舉路斷,書生拔劍第6章 如此執宰在線免費閱讀

范相的聲音中正洪亮,語意激昂,情真意切,一番話也是說的滿堂賓客心潮起伏,感同身受。

然而范宗尹說完良久,眾人卻沒有一個站出來接話。

范相的意思他們都懂,無非就是陛下也開始對南黨不滿,他們北人的機會來了,現在大家商量下怎麼搞倒幾個南人,好讓北人上位。

可是這事如果真的好辦,也不會在今夜堂下十數人,大半閑賦在家,有實職在身的也不過大貓小貓三兩隻,三省尚不能掌其一,六部更是幾無立錐之地。

屬實是,南黨真的勢大啊。

有道是,上官有難,下官分憂。

見始終無人出頭,中書舍人,李嚴只得起身,對四方行了個禮,不急不慢開口道。

「蔡老,范相,諸位。湊巧,李某這是倒是有一個主意。前幾日在下同一個從兩淮道回臨安述職的好友在茶館敘舊,無意中的聽得一個消息。」

「南党參知政事賈似道的門生,兩淮道都指揮使陳弼,自上任以來因對南方士卒多有偏頗,致使如今兩淮防線內北方士兵積怨深重,營中南北士卒之間早已是勢同水火,隨時可能發生嘩變。」

「竊以為,我等只需稍稍推波助瀾,則兩淮防線必生波折,陳弼統領兩淮道兵事,到時無論如何都難辭其咎。」

此言一出,眾人大喜,紛紛出聲詢問消息是否屬實。

李嚴自是神色認真的保證道,消息千真萬確,他不僅在這位好友這裡聽到,也通過一些途徑在其他人那裡證實了這個消息。

頓時,大堂上原本沉悶的氣氛一掃而空,俱是歡呼雀躍。

有幾個平日里自詡擅長兵家學問的,已經開始設想陳弼倒台後,自己有沒有機會運作到這個位置,即便做不了這都統之位,大樹下面還有枝幹數枝,總該是有自己一個位置。

至於所謂的士卒矛盾,軍士嘩變會不會影響戰事,可能有幾人想過一瞬,但隨即便拋之腦後。

大梁有理聖在,萬無一失。

君不見當年東夷兇狠如斯,到如今也已有十年沒有大舉南犯,兩淮小打小鬧也都是以偽齊為主。

范宗尹看着堂下眾人模樣,稍稍搖頭,藉著低頭喝茶的功夫掩飾自己笑意。

一邊喝茶一邊自省着,還是修行不夠,上位者需喜怒不形於色。

李嚴的消息自然是假的,他一個快被架空的中書舍人,能有什麼至交好友,更別提什麼驗證消息,不過是范宗尹借他的口罷了。

不過消息是假的,事情是真的。大梁為防備偽齊,在兩淮道屯集重兵,這些士兵最初多是收攏的北地潰兵,後來慢慢補充新徵召的南人。

當年大梁立國是由北到南,因此北人大多看不起南人,更有編排道,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人是男兒。

可如今形勢逆轉,丙午一役,北地一瀉千里,北人寄人籬下,南人自然反撲。

如此情形下,南北士卒之間必然多有衝突,加上南北兩地生活習性本就相差甚大,平日里就多有矛盾。

可偏偏統兵的陳弼是南人,手下各軍指揮使也幾乎全是南人,即便陳弼願意一碗水端平,他的決定在北方士卒看來也必然是在偏袒南人。

更何況這陳弼也壓根沒打算一視同仁,在他看來,軍中南北問題很容易解決。

只要此後每年招兵只收南人不收北人,不需幾年這種問題就解決了。只需如此再過十數年,當年的北人老去,大梁便只剩下南人了。

在陳弼的無視下,軍中南北士卒關係變得愈發尖銳,陳大都統,只謀萬世不謀當時。

范宗尹可不管陳弼是不是有什麼萬世謀略,他只是得到了這個消息,看到了這個機會,於是立刻展開行動。

不出意外,幾日之後,兩淮道必有騷亂。到時陳弼的都統之位自是難保,而范宗尹召集眾人的目的,就是為了商議,由誰上位。

說來可笑,他范宗尹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拉下一個實權都統,卻沒能力決定補這個位置的人選。

至於原因,范宗尹看了眼旁邊似乎要打起瞌睡來的蔡藹挽,自然是因為我們這位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蔡老大人。

「諸位,諸位,兩淮道之事,范某也有所耳聞。不出意外,陳弼的都統之位只剩下幾日了。」

范宗尹適時制止了堂內眾人的喜悅,開始引入正題。

「今日,范某請諸位前來,就是為了商議一下,這個位置,我們推舉誰來繼任。」

本來還頗為熱鬧的大堂,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毛遂自薦,需要的不僅是勇氣,還有資歷。北人領兵,這十年來近乎是被人當做一個笑話來講的。

這種時候,至交好友的舉薦就顯得尤為重要了。毛遂自薦是一回事,他人舉薦就是另一回事了。幾位自覺有資格上位的人。立刻開始向平日里私交甚厚的好友擠眉弄眼起來。

范宗尹則只是定定的看向了蔡藹挽。蔡老大人,這時候你要還是裝聾作啞,可就別怪范某不知禮義了。

剛剛看起來還是昏昏欲睡的蔡藹挽,此時已完全變了副模樣,原本雙目昏黃的老態悄然消失不見。頗有深意的看了范宗尹一眼,緩緩開口,對着堂下眾人說道。

「依老夫看,陳弼的位子,最好還是不要出自我們這些人之中。」

「前線剛生禍亂,我們就急沖沖把自己人推出去,不免落人口舌。而且我們統兵的名聲還是差了點,都統下面的幾位指揮使可以爭取,以此來慢慢改善我北人將領的名聲。至於這都指揮使之位,此次謀劃既是范相一人操持,還賴范相決斷。」

蔡老大人啊,你以為這是給我出個難題?可惜,你這些手段全在我想像之中。

看着言笑晏晏的蔡藹挽,范宗尹一邊微笑回禮,一邊內心腹誹道。

對於蔡老本來還稱他宗尹以示親近,如今都改口為范相,他也是毫不在意,這才剛開始呢。

范宗尹清楚自己之前的一些舉措已經引起了蔡藹挽的注意,那麼後面這位蔡老大人會如何跟自己添堵他也自然能猜出一二。

蔡藹挽一口將自己這邊的人全部否決,無非是覺得他那裡還有幾位南人出身的門生,畢竟老大人在朝堂耕耘數十年,即便如今落魄了夾帶里還是有一些存貨。

可惜,我范宗尹,也有。

「不瞞蔡老,宗尹確實有一個人選。」

范宗尹此時甚至已經不再掩飾自己的笑意,笑着說道,語調中更是不自覺帶上了自己的晉地口音。

「不知諸位,可還記得那位兗州麒麟,劉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