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龐武,徐遠,向陽!」

楚休心裏着急,不由對着幾個死黨喊道。

但是喊出來的聲音,卻再次變成一聲聲的低吼,其他人根本不明其意。

「老龐,楚休這是什麼意思?」

徐遠吐了一通,感覺好多了,聽到楚休的低吼,不由推了推眼鏡問道。

「你問我?我哪知道,我又不是殭屍!」

龐武吐得連翻白眼的力氣都沒有了,有氣無力道。

「他可能是戰鬥消耗過大,需要喝人血?」

李向陽的腦洞開的比較大,說了一嘴。

黃勇聞言立馬寒毛都豎立了起來,內心砰砰作響。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殭屍鳩佔鵲巢,與三個人脫不了關係。

而且剛才這殭屍明顯是在救他們三個。

如果他真要喝人血,自己和小姐絕對是唯一的對象。

「行了,你閉嘴吧!」

龐武看出黃勇和任盈盈的面色變化,給了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後深吸一口氣,起身來到楚休的面前。

「吼!」楚休對着他發出低吼,眼中閃過一抹焦急之色。

龐武疑惑的看着他道:「楚休,你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

說完立即又用極小的聲音試探道:「不會是真想喝人血吧?」

「我喝你妹,馬上屍潮就要爆發了,再不走一會滿大街都是喪屍,想走都走不了!」

楚休心裏急的直跳腳,奈何他一張嘴就是一陣低吼,壓根說不明白。

「對了,我不是有控制體內屍煞的方法嗎,如果把喉嚨里的煞氣控制住,是不是就可以讓聲帶恢復正常了?」

楚休情急之下,腦子裡突然閃過一道靈光。

殭屍之所以是殭屍,主要還是因為身體各個關節和穴竅,都布滿了屍煞,導致身體僵硬,無法像正常人一樣活動自如。

而一旦沒了屍煞,身體就會恢復器官應有的功能。

就像剛才,楚休把手臂內的屍煞給收攏到身體當中一部分,胳膊上的關節立即就靈活了許多。

所以同理之下,只要楚休能控制喉嚨里的煞氣,就能讓聲帶恢復正常,發出清晰標準的聲音。

想到這裡,楚休立即集中全部精神,去控制喉嚨里充斥的屍煞之氣。

或許是焦急的情緒帶動,讓他的精神意志前所未有的集中。

逐漸的,他似乎感受到嗓子里如一團稻草的屍煞之氣,慢慢的在按照他的意志,往胃部沉降了下去。

而隨着屍煞之氣的沉降,嗓子里的稻草感快速減弱,變得清晰清爽了起來。

楚休心中暗喜,連忙試着喊了一聲:「龐武。」

聲音出口,異常的嘶啞、粗糙、低沉!

彷彿嗓子被刀片划過一樣!

但卻能讓人清晰聽出他的發音,正是龐武二字。

或許這兩個字,一旁的徐遠和李向陽等人沒有聽清楚。

但是就在面前的龐武,卻是聽的清清楚楚。

「楚休,你你你!你剛才叫我什麼?!」

龐武眼睛瞪的老大,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楚休。

如果不是他就站在楚休面前,聽的清清楚楚,他還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呢。

畢竟殭屍能說話,說出去誰能相信啊?

「龐武。」楚休又叫了一聲。

「卧槽!」

龐武這次聽清楚了,立即興奮大叫道:「向陽,徐遠,你們快過來,楚休能說話了!楚休能說話了!」

「靠,真的假的啊?!」

李向陽二人立馬一骨碌圍了過來。

楚休用極度嘶啞粗糙的聲音說道:「向陽,徐遠,現在幾點了?」

「卧槽!卧槽!你你,你真能說話了啊?!」

李向陽驚喜的差點蹦起來。

徐遠也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旁邊的黃勇和任盈盈則是驚呆在原地,一臉見鬼的樣子。

楚休僵硬道:「好了,都先別激動!我問你們,喪屍是從幾點開始爆發的?」

「凌晨!喪屍是在凌晨爆發的!」

李向陽道:「我定的鬧鐘剛好是凌晨,手機還沒響就黑屏了!」

「凌晨?」

楚休聞言心裏咯噔一聲,有些預感不妙道:「所以現在是過去多久了?」

「現在時間是凌晨一點半!剛過去一個半小時,怎麼了?」

龐武看了一下手錶說道。

「果然!」

楚休眼神閃過一抹凝重,嘶啞着聲音道:「喪屍爆發後,第一波屍潮會在兩個小時之內爆發一次!」

「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半小時了,屍潮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我們必須趕緊下山!」

楚休心中有些急迫,他內心已經隱隱有了預感,只怕這次的屍潮是躲不過去了。

因為撇開下山的時間不談,光是從山下開車到高速入口,也得需要半個小時!

所以他現在下山的目的已經變了。

自己是殭屍,可以長時間不吃不喝都沒問題。

但是龐武三人不行!

尤其三人之前經歷過激烈的搏殺,體力早就消耗光了。

若是沒有食物能量和水份補充,屍潮一旦爆發,自己稍微兼顧不住,恐怕三人就得飲恨西北!

「屍潮?」

三人面色一緊,一聽就感覺不明覺厲,「那還等什麼,咱們趕緊下山吧!」

「走!」

楚休率先動身,用力一跳,划出一道六七米的拋物線。

然後快速接連的跳了幾下,兔起鶻落一般就從面前的高度消失,把幾個人直接就看傻眼了!

「這特么電影裏面拍的飛檐走壁,也就這樣了吧?!」

李向陽一副活見鬼的樣子,心中卻羨慕的不要不要的。

「要不咱們跟楚休說一下,把咱們也都變成殭屍?」李向陽有些興奮的說道。

龐武一腳踢在了他的屁股上:「想什麼呢,快下去!」

說著就快速往山下跑去。

李向陽揉了揉屁股嘿嘿一笑,跟徐遠一塊追了上去。

「小姐,我們也跟着他們吧,安全!」

黃勇眼看着他們都往山下跑,不由看向任盈盈說道。

任盈盈終究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人,情緒崩潰過幾次後,現在已經接受了一切。

她臉色有些複雜道:「黃勇,從今天起,我已經不是那個任家的大小姐了,你也沒有義務在保護我了!」

「現在你能繼續幫助我,我很感激!」

「小姐,任老闆當初救過我的命,我承諾過保護他一生,現在他不在了,那我就保護你!」

黃勇堅定無比的說道。

任盈盈張了張嘴,心中湧出一抹感動:「那咱們趕緊也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