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球異變:我先掘了人家祖墳 第4章_帝佩小說
◈ 第3章

第4章

不得不說,幾百萬的奔馳大G,後面跟着一輛猛禽,回頭率還是極高的。

尤其楚休的氣質變化,配合稜角分明的臉龐,深邃堅定的目光,整個人比之前都有股說不出的吸引力。

連龐武都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傢伙長這麼帥?」

話音剛落,突然一抬頭臉色一變道:「握操,小心紅燈!」

「坐穩。」

楚休視若無睹,一腳油門轟下去,瞬間沖了過去。

後面的李向陽,徐遠也興奮的跟着闖了過去。

反正是臨牌,而且三天之後喪屍就爆發了,還顧忌個鎚子。

不過他們這番操作,卻是有人不樂意了。

就聽見一陣轟鳴嘯音,一輛布加迪跑車瞬間追了上來。

車窗降下,一個滿臉桀驁的青年對着楚休等人不爽的大罵:

「一群傻逼,開個破奔馳和猛禽,以為自己很吊嗎?」

副駕上穿着暴露的美女也是一臉嫌棄,好似幾百萬的豪車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說完油門一轟,直接揚長而去。

「媽的,老子長這麼大,除了家裡人,就算京圈的幾個傢伙也沒這麼罵過我!」

「楚休,追上去,干他丫的!」

龐武狠狠捶了一下主控台發怒道。

「行了!你跟一個將死之人計較什麼?」

「剛才那人氣色極差,明顯是酒色掏空了身體,這種人在喪屍爆發後,絕對活不過當晚。」

楚休眉頭一皺,壓根沒聽他的。

龐武習武之人氣盛,聞言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

不過看到楚休冷靜如冰的樣子,只得嘟噥了一句。

「媽的,便宜他了!」

半個小時後,一行四人來到郊外一座山下。

此時天色已經黑的差不多了,山上只有依稀的燈光。

上山的路被一座保安亭擋住,已經落下了橫杆,有專門的保安守着。

龐武一下車臉就綠了,看着楚休道:「敢情我們真是來挖人祖墳的啊?」

「不然你以為呢?難道是帶你們過來吃燒烤?」

楚休說著,把後備箱打開,拿下工兵鏟人手扔了一把,淡淡道:「準備幹活了。」

「我靠,這墓園可是江浙有名的任家的祖墓啊,整座山都是人家的,還有專門的保安看守!」

「我們這麼大搖大擺的走進去,是不是太看不起人了?」

龐武可是看得清楚,兩邊的保安亭足足有七八個保安呢,手裡可都有傢伙。

「要不我們等夜裡再偷摸進去吧?」

李向陽也有些打退堂鼓:「好漢不吃眼前虧嘛,他們人多,萬一動靜鬧大了,對方一個電話我們就得去喝茶。」

「晚了,他們已經往這邊來了。」

楚休抬了抬眼皮,把兵工鏟暗暗背在了身後。

媽的,拼了!

三個死黨一看,乾脆也一咬牙,把工兵鏟解開,藏在了身後。

「你們幾個是幹什麼的?這裡是私人的地方,趕緊離開!」

幾個保安手持警棍,仗着人多勢眾,並未把楚休四人放在眼裡。

反而逼近之後,拿起強光手電筒,故意往幾人的臉上來回照了照。

楚休見狀,眼睛微微一眯。

李向陽連忙打着哈哈道:「哥幾個,不好意思啊,酒喝多了憋不住,上來撒泡尿。」

說著一隻手準備掏煙的架勢,另一隻手卻在背後悄然握緊了工兵鏟。

可就在他要有所動作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一閃!

砰的一聲!

還沒看清動作,就見一名保安直接應聲倒地。

李向陽明顯神色一呆,幾名保安也直接愣住。

只有龐武瞳孔猛然一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楚休。

「好快!」

因為他看清是楚休突然襲擊,一鏟子打暈了對方。

而且出手快,狠,准!

一擊就擊中了要害,當場昏死。

簡直就像演練了無數遍,跟喝水吃飯一樣。

「還愣着做什麼?動手啊!」

楚休一擊得手,臉皮不由抽了幾下,後背和手臂上的肌肉群一陣撕裂的疼。

現在這身體,跟在末世生存三年的身體相比,簡直相差太多了。

身體素質完全跟不上他的神經反應速度。

「草!你們敢襲擊!」

幾個保安也反應了過來,那準備接煙的保安大聲怒喝。

「襲擊的就是你們!」

李向陽抽出背後的工兵鏟,砰的一聲,砸在了他的腦門上。

徐遠和龐武也一瞬間沖了上去。

砰砰砰……

一陣混亂的打鬥聲傳了出來。

龐武出身傳武世家,從小習武,力量,反應,速度,都遠超常人,以一對二,輕輕鬆鬆。

李向陽和徐遠個頭都不小,佔據工兵鏟的優勢,也是一陣亂打,短時間內吃不了虧。

不過這些看在楚休眼裡,卻是搖了搖頭。

「你們在小孩子過家家嗎?拿出你們的狠勁來!」

「你們這般打法,要是喪屍,早就撲上來把你們咬碎了!」

楚休說著,緊了緊手裡的兵工鏟,強忍肌肉的酸痛,猛然接近其中一個保安。

那名保安反應也快,舉起手中的警棍打來。

楚休上步,側身,警棍貼着鼻尖而過,眼睛都不眨!

緊接着手中兵工鏟以刁鑽兇殘的方式,狠狠拍在對方腦幹的位置。

砰!

保安悶哼一聲,直接倒地。

隨後楚休一步一出手,宛如開掛。

砰砰砰!

幾個保安就跟割麥子一樣,全都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楚休則手持兵工鏟,站在中間一動不動,一股說不出的風範直接看傻了三個死黨。

龐武很震撼。

八個保安,楚休自己解決了六個!

動作乾脆利落,沒有一絲多餘,算是給自幼習武的他生動無比的上了一課。

李向陽和徐遠反應過來後,則是紛紛忍不住大叫。

「握操!太裝逼了!太帥了!」

「媽的!簡直酷斃了!」

楚休:「……」

「我TM是肌肉拉傷了,快過來扶我一把!」

楚休站了一會,發現一動就疼,沒好氣的把二人叫了過來。

隨後對龐武道:「你去把這幾個人綁起來,先關進保安亭,然後上山跟我們匯合!」

「好!」

龐武深吸一口氣,眼底的光芒似乎變得不一樣了起來。

楚休則在徐遠二人的攙扶下,來到了半山墓園。

把看家寶貝拿出來,先確定好風水穴位,然後插上符旗,用紅線串聯,又用自己的血,畫了幾張血符,在用八卦鏡定住…

一套繁瑣的動作下來,龐武也趕上來匯合。

楚秋看了一眼時辰,盯着墓園最大最核心的大墓,對着三個死黨道:「可以動手了,把大墓挖開!」

三人臉色嚴肅,對視一眼,立即動手開挖。

足足一個小時,三人合力,總算把墳墓給挖開了,露出了裏面漆黑的棺材。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大墓挖開的一瞬間,龐武三人立即感覺一股陰涼冰冷之意涌了上來。

楚休眼睛猛然一眯,盯着棺材道:「任老爺,如果你在天有靈,借你福地一用,等末日到來,我會力所能及幫你的後人一把。」

嘩啦!

隨着聲音一落,挖出的墳土突然毫無徵兆的滾落了下去,把棺材砸的咚響,好似在回應一般。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三個死黨頭皮一麻。

楚休立即眼中精光一閃:「開棺!」

「起!」

三人猛然低吼一聲,轟的一下合力掀掉了棺材板。

一股更加陰寒的涼意直衝而出,冷熱氣流對沖之下形成一股旋風,讓人渾身發涼。

楚休忍痛來到棺材邊上,幾百年的時間,任老爺的屍骨都化了,只剩下一堆衣服。

楚休對李向陽道:「向陽,你把任老爺的衣冠收拾出來!」

「徐遠去把棺材用紅漆重刷一遍,然後把我畫的陣符貼上去。」

「龐武,你過來扶我一把,我要進棺材!」

「等我進棺材躺好之後,你們就按我說的去做,用我家傳的九根棺材釘封死棺材,再把土重新埋上,避免陰氣泄露。」

楚休臉色慎重的吩咐道,三個死黨有些擔憂。

龐武道:「楚休,真要這樣搞,靠譜嗎?」

「是啊楚休,萬一要是不行,我們三個可就等於親手把你害了啊!」

李向陽和徐遠擔憂的說道。

「放心吧,經歷過末世之後,我更相信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

楚休露出堅定的神色。

其實,還有很多東西,他並沒有說出來。

比如最近世界各地頻繁出現的洪水,雷暴,地震等惡劣現象,以及各種頻發異象。

都是因為地球受到了宇宙的能量變化。

末世有人稱,這是地球能量復蘇。

也有人說,這是地球在升維。

也正是這種情況之下,核污染與之結合,喪屍病毒才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席捲全球。

但不管是能量復蘇,還是地球升維,對楚休來說,都是一個機會。

因為一個生命形態轉成另一個不同的生命形態,需要的正是能量!

而他祖上之所以沒落,就是因為地球缺乏能量,很多手法和手段難以見效。

現在地球剛開始升維,能量在提升,但是磁場還沒有混亂,正是煉屍的最佳時機!

想到這裡,楚休摒除了一切雜念,往棺材裏一躺。

「準備封棺吧!」

說完把祖傳的玉蟬含在了口中,楚休閉上了眼睛。

三個死黨彼此對視一眼,隨後深吸一口氣道:「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