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球異變:我先掘了人家祖墳 第5章_帝佩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哐!哐!哐!

隨着『封』字落下,錘打的聲音傳來。

棺材入釘,死死封住!

這九根棺材釘封住的位置,也隱約構成一個陣勢,與棺材蓋上貼的符文呼應。

隨後三人又把土重新埋了上去,墳頭放上一面八卦鏡。

一切工作完畢,三人抹了一把頭上的汗,相互對視一眼。

「快九點了!」

徐遠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楚休說子時風水符陣會啟動。」

「那就等吧!」

龐武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眼瞅着就到子時了。

三人神色開始變幻起來,透出內心中的緊張。

就在這時,一縷月光灑落,墳頭上的八卦鏡突然一閃,宛如補光燈一般緩緩點亮起來。

緊跟着那亮光發散出來,落在了周圍插立的符旗上,隨着串聯的紅線,快速蔓延。

只見這些紅線一根根亮起,宛如通電的線路板,迸發出了一股無形的力量。

噗噗噗……

隨着這股無形力量,那一道道旗符突然詭異的縮進了土裡,宛如地鼠一般。

地面上一切都恢復了原樣,連一絲痕迹都沒有留下。

龐武三人下巴都快驚掉了,滿臉寫着不可思議。

突然李向陽好似想起了什麼,立即看向二人道:

「如果楚休真把自己煉成了殭屍,那他還會認識我們嗎?」

二人聞言面色猛然一滯,有些傻眼。

是啊,如果楚休真成了殭屍,還能認出他們嗎?

貌似一開始,他們誰都沒有往這方面想啊…

「媽的,不管了!既然楚休敢冒這個險,想來肯定有辦法保留神志的。」

三人也想通了,沒啥好擔心的,走一步看一步!

三天的時間,他們也要辦點自己的私事。

還要編個理由,讓家裡人也有所準備才行。

所以三人開車回去,約定第三天再過來。

不過在走之前,他們去保安那裡刪除了所有監控視頻,又給幾個昏迷中的保安解開了繩子。

而在棺材中的楚休,本以為自己會先憋悶無比,體驗一把窒息而死的感覺。

結果沒想到,從躺進棺材那一刻開始!

源源不斷的地氣就通過地穴,傳遞進棺材,與他身上的符咒發生反應…

一絲絲冰涼無比的陰氣,不斷的湧入身體,讓他身體開始變得僵硬,卻不用換氣呼吸。

幾百年的福蔭之地,磁場陰氣極為濃郁!

幸虧任家老爺是壽終正寢,否則但凡有一絲不甘和怨氣,早就成殭屍了。

尤其現在地球升維,磁場能量提升,更是濃厚。

楚休明顯感覺,隨着時間推移,陰氣湧出的速度不斷的在加快加量。

與此同時,他口中祖傳的玉蟬,受到陰氣的刺激,突然發亮起來,發出一聲聲蟬鳴。

正是這蟬鳴,讓楚休每每要混亂的神志,給撥亂反正。

頭頂更加純粹的月陰之氣也通過符陣滲透下來,經過玉蟬的過濾,湧入身體各處,與地陰之氣相融,發生更加玄妙的變化。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楚休突然思感猛地一震,大地當中的陰氣也驟然紊亂起來,瘋狂亂沖。

本來經過改造的身體,竟然劇痛無比,宛如要撕裂一般。

「不好,三天時間到了,地球升維到了一個臨界點,磁場能量要爆發了!」

楚休突然心中一驚,因為一旦磁場能量爆發,就意味着喪屍病毒要席捲全球了。

但他的煉屍過程還沒有徹底完成,身體暫時動不了。

「也不知道三個死黨來了沒有?」

「還有爸媽,不知道準備的物資夠不夠?」

但是很快,身體和精神上的撕裂劇痛,就讓楚休無法他顧,痛苦無比的嚎叫了起來。

「該死的,怎麼會這麼痛,啊!!」

楚休疼的大聲喊叫,但是從喉嚨發出的聲音,卻是「吼吼吼」,宛如野獸的咆哮。

與此同時。

龐武三人的宿舍樓也突然震動了起來。

嘶吼聲,尖叫聲,腳步聲,一下子放大起來。

「什麼情況?」

龐武的警覺性比較強,聽到宿舍走廊里混亂的動靜,立即把徐遠二人叫了起來。

「現在是幾點,我們定的鬧鈴怎麼沒響啊?」

李向陽被叫醒後,第一時間拿手機查看時間。

因為他們昨天晚上約定過,等十二點過後,再偷摸上山,免得再碰到那幾個保安。

可當李向陽拿起手機後,卻發現手機始終黑屏,無論如何都打不開了!

這下李向陽慌了:「龐武,我的手機黑屏打不開了,你快看看你的!」

「我的也打不開了!昨天還好好的!」

沒等龐武去拿手機,徐遠就也慌了起來,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再加上此刻外面傳來慌亂奔跑的腳步聲和尖叫聲,讓三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砰砰狂跳。

「還記不記得楚休說過,喪屍爆發後,九成以上的電子設備都會失靈,無法使用!」

「而且這三天社會輿論,颱風地震,都和楚休說的絲毫不差,現在這種情況,只怕喪屍已經爆發了!」

龐武臉色難看,連忙從書桌上扒拉出一隻手錶,一看時間,面色直接變了。

「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看來喪屍爆發,是從凌晨就開始了,該死的,我們錯過了時間!」

李向陽狠狠捶了一下床頭。

「那現在怎麼辦,我們還要和楚休匯合呢。」徐遠臉色蒼白道。

話音剛落,宿舍門突然被砸的哐哐作響,嚇了三人一跳。

「救命!救命啊,喪屍,有喪屍!快救,啊……」

驚恐聲和慘叫聲瘋狂傳來,緊跟着就是一陣喪屍的嘶吼。

然後就是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進食聲,和尖銳物刮在門上的聲音。

那是喪屍啃食人類的屍體,和指甲刮出的聲音!

楚休說過,喪屍的指甲進化的如野獸利爪,極其的尖銳堅硬!

「怎麼辦,現在怎麽辦?」

李向陽和徐遠臉色煞白,心跳超速,感覺腿肚子都在發抖。

雖然他們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真到面對的時候,該害怕恐懼,還是一樣的害怕恐懼。

這是人的本能,不可抗拒。

只有龐武膽氣壯一些,大着膽子往窗戶外面看了一眼。

藉著燈光,他看到樓下很多血跡斑斑的喪屍在來回晃蕩着,嘶吼着。

不遠處還有不少喪屍圍在一起,在啃食着人類屍體…

甚至在燈光最亮的地方,可以清晰看到地上到處都是掛滿碎肉的人骨。

看到這樣的一幕,龐武只感覺一股涼氣直衝脊椎骨,渾身都有些發抖起來。

宿舍走廊越來越亂…

到處充斥着嘶吼聲,尖叫聲,咀嚼聲,無時無刻不在侵襲着龐武三人的心智。

砰!

突然,一隻血手拍在門上的玻璃窗上,烏黑的鮮血伴隨着噁心的腐肉流淌下來。

徐遠和李向陽嚇得大吼大叫道:「喪屍!是喪屍,龐武,你快想想辦法啊!」

「能有什麼辦法,只能衝出一條血路!」

龐武也是驚懼不已,但求生的本能和多年的習武,讓他在最後關頭激起了血勇之氣。

「媽的,抄傢伙,和他們拼了!」

龐武吼道:「楚休說過,喪屍剛爆發,傳染力和攻擊力並不強,而且行動不快!」

「只要我們不被恐懼所支配,就能逃出生天,與楚休匯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