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可是我們去哪抄傢伙啊,裝備和武器都在樓下車裡呢!」

徐遠臉色煞白道。

「那就找找宿舍里趁手的東西,能用什麼就用什麼,反正不能空着手!」

龐武說著,目光亂掃,突然看到角落裡一個臂力棒,直接就抄在了手裡。

李向陽看了一眼,把滅火器拿在了手裡。

「我用什麼?」

徐遠看了看宿舍,只剩下一副羽毛球拍,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龐武扭頭看道:「實在不行,那有一把木頭靠椅,拎着!」

「我們先闖出去再說,不然聞着氣味來的喪屍越來越多,一旦圍住我們,誰也別想活命!」

經龐武這麼一說,徐遠立馬抓起了椅子,緊張萬分的盯着宿舍門。

「聽着!我數到三,向陽把門打開,由我來進攻!徐遠就用手中的椅子打配合!」

龐武說完深吸一口氣就開始計數:

「…1。」

「…2。」

「3!」

隨着3字猛一落地,龐武立即大吼一聲:「開門!」

咔嚓!

李向陽本能拉開了宿舍門,腿肚子都在打顫。

徐遠也渾身發抖的舉起了手中的椅子。

龐武卻連看也不看,大吼一聲,掄起手中的臂力棒劈頭蓋臉就往前猛的一砸!

砰!

就聽一聲悶響,臂力棒狠狠砸在一隻正要闖進來的喪屍頭上,粘稠的黑血與腥臭的腐肉立即濺了他一身。

喪屍也被他勢大力沉的一砸,給砸得後退了幾步。

但下一秒,它又嘶吼一聲,宛如野獸一般的撲了上來。

龐武這時才看清了他的樣子,渾身污血爛肉,眼珠子灰白沒有瞳孔,皮膚蒼白布滿龜裂紋。

仔細一看,那龜裂紋,赫然是皮膚之下的毛細血管與膚色 形成的色差。

隨着它再次撲來,一股腐屍特有的腥臭味道,讓人作嘔。

龐武連忙一腳又踹了過去,大吼道:「徐遠,還愣着幹嘛!」

「楚休說過,喪屍只有打爆頭顱才能殺死,你先用椅子把他叉出去!」

「快點!」

「哦哦哦!」

徐遠也從嚇傻的狀態被吼過神來。

求生的本能讓他腦子一熱,舉起椅子叉住喪屍的身體,歇斯底里的吼着推了出去。

砰的一聲!

喪屍被椅子卡着,狠狠撞在走廊的牆壁上。

「向陽,動手!」

龐武大吼一聲,再次掄起臂力棒,砰砰砰連砸了數次,砸的腐肉亂飛。

李向陽也大叫一聲,好似紅了眼,用滅火器哐哐哐不停的砸。

二人快速輪流的擊打喪屍頭顱,徐遠用椅子死死卡住。

終於聽見砰的一聲,喪屍的頭顱被打爆,血漿腦花迸濺在牆面,對比鮮明!

隨着腦袋被打爆,喪屍也終於停止了動靜。

三人緊張的大口呼哧呼哧喘着粗氣,回想剛剛,真是渾身發軟,腦海里一片空白。

龐武連續深呼吸了幾次,扶着牆站起來道:

「喪屍的嗅覺和聽覺很強,我們搞出的動靜,肯定會吸引來別的喪屍,得趕緊走!」

「吼!」話音未落,走廊盡頭又轉出了一隻喪屍,聞着人類的氣味就拖着腐爛的身體瘋狂的撲了過來。

「快快快!」

龐武再次緊張大喊,突然他看到宿舍天井旁邊的消防箱,眼睛猛然一亮。

他連忙跑過去,拎起臂力棒把消防箱砸爛,從裏面掏出了消防斧。

「都到我身邊來!」

龐武手拿消防斧,膽氣大了不少。

李向陽二人連忙相互扶着跑了過來,依然有些驚魂未定。

「龐武,這隻喪屍好像是我們的同學啊。」

徐遠似乎發現了什麼,神色猛然慘白。

龐武也看了出來,臉色難看道: 「他指定是被咬了,楚休說過,喪屍初期只要不被咬,不誤吞血肉病毒,不是那麼容易感染的!」

「相反,他們身上的腐肉毒血噴在我們的肌膚上,隨着戰鬥,會慢慢的增加我們的抗性,提高我們的體質!」

吼!

說著話,喪屍已經撲了上來。

聞着腥臭的腐肉味,看着曾經熟悉卻變得恐怖的臉龐,龐武心底里莫名升起一股怒火。

狗幣的小日子,都怪你們!

「殺!」

龐武發泄着心中怒火,一斧頭劈過去,噗的一聲,砍進了喪屍的腦袋。

一股噁心的腐肉伴隨着腦漿迸了出來,花了龐武一臉,顯得有些猙獰。

龐武抹了一把臉,猛的一拔斧頭,卻是沒有**。

「媽的,卡住了!」

龐武低罵一聲,使勁踩着喪屍的頭顱,用力了拽了幾下才拔出斧子,污血又飆了一臉。

不過有了斧子就是不一樣,解決喪屍快了很多,儘管只是一把消防斧。

李向陽和徐遠見狀,也逐漸消退了恐懼。

一陣嘶吼聲從樓上傳來,樓梯口腳步凌亂,七八個血跡斑斑的喪屍身影又出現了。

龐武一看,倒吸了一口涼氣,低吼道:「喪屍太多了,走!快走!」

如果是一兩隻喪屍,以他練武的底子倒是不怕。

但是七八個沒有思維,沒有痛感的喪屍,一起撲來,他可不敢保證自己不被咬到。

「抄好傢夥,他們行動沒有我們迅速,盡量避開,不要纏鬥!」

龐武說著立即往走廊的另一邊跑去,走樓梯下樓。

李向陽和徐遠也連忙跟着往樓下跑。

他們宿舍在三樓,下去很快。

只是在二樓的時候,又碰到了兩隻喪屍。

好在經過剛才的一番戰鬥,李向陽和徐遠沒了起初的恐懼,一腳一個就給踹到了樓梯下。

三人直接從喪屍的身體上跳過,往停車場跑去。

嗷…!

吼……!

他們這一跑,可是驚動了樓下的喪屍群。

頓時就有二十來只喪屍放下手中啃食的只剩下血絲的殘肢斷腿,宛如索命的厲鬼一般,往這邊洶湧而來。

他們口中不斷發出各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嚎叫與嘶吼!

而且越來越多的喪屍被驚動,他們聞着氣味,被兇猛的飢餓感支配,如餓了好幾天的野獸,拚命衝來。

龐武看到如此場面,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急吼道:「快快快!」

「加快速度,不能被他們包圍!」

李向陽和徐遠也玩了命的狂奔。

幸好這些喪屍速度不快,很快就甩開一截距離,衝到了停車場。

拿出車鑰匙解鎖,三人動作麻利的上車。

砰砰砰!

車門猛的相繼關上,打着火兩道刺目的光束穿破了黑夜。

與此同時,幾十隻喪屍也撲了上來,擋風玻璃扒上來一隻又一隻腐爛的血手。

可已經坐在了車裡的龐武三人卻是露出了獰笑。

嗡!!

一聲發動機的咆哮,龐武率先狂踩油門,奔馳大G一下沖了出去,喪屍都被撞飛出去。

隨後猛一個重急剎,把側身一甩,砰砰砰…又甩飛好幾隻喪屍,往學校外面衝去。

「奶奶個熊!我撞死你們!」

李向陽也開起了福特猛禽,同樣狂躁的猛踩油門,來了一個七連撞,然後軋着喪屍揚長而去。

三人很有默契,衝出大學城就往郊外的半山墓園趕去。

因為楚休還埋在墳墓里,等着他們去挖出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