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只見兩輛猛獸般的豪車,在城市道路中狂馳,瘋狂的闖過一個又一個紅綠燈!

喪屍剛剛爆發,城市道路上並沒有想像的凌亂,大多數都集中在小區和大學城裡。

就算有喪屍,也是零零散散,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三人就疾馳而過。

半個小時的路程,硬生生被他們縮短了十幾分鐘。

吱!

吱…!

燒胎的聲音傳來,兩輛車急停在山下,三人終於趕到了半山墓園。

熄火!

下車!

三人行為一致的來到大奔後備箱。

龐武先扭頭看了一周,確保沒有喪屍徘徊在附近,這才把後備箱打開。

只是誰也沒看到,在另一邊的停車場上,靜靜的停着好幾輛車。

「先把裝備護具都戴好,還有手電!兵工鏟!」

龐武把需要用的裝備全都拿了下來。

李向陽往保安室看了看,發現漆黑一片,沒有絲毫動靜,心裏沒來由湧出一絲不安。

「龐武,徐遠,你們有沒有感覺山上的氣氛有些不對?」

李向陽有些緊張道:「我看以防萬一,還是把戰壕斧也帶上吧!萬一有喪屍,我們也好應對!」

「不應該吧?」徐遠有些發愣道。

「向陽的擔憂沒錯,楚休說過,野獸也有很大幾率成為喪屍。」

龐武也道:「以防萬一,都把戰壕斧別在腰間,方便戰鬥。」

雖然兵工鏟也能充當武器,但喪屍需要打爆頭顱才能致死!

無疑戰壕斧才是目前對喪屍殺傷力最致命的武器。

「走!」

把護具都穿戴好,龐武打開了手電筒。

三人沿着山路快速往上走去。

路過保安亭,裏面漆黑一片,安靜的有些詭異。

龐武和徐遠也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氣氛,拿起手電往裏面照了照,發現裏面空無一人。

「保安亭裏面一個人都沒有,感覺不太妙啊!」

龐武也有些緊張起來,緊了緊手中的兵工鏟。

李向陽和徐遠也都精神高度緊繃起來。

就這樣走了大概十幾分鐘,三人總算爬到了半山的墓園位置。

龐武長出一口氣道:「還好,無驚無險!」

說完感覺身後異常的安靜,轉頭問道:「你們怎麼不吭聲啊?」

李向陽指了指山上,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道:「喪,喪屍…山上有喪屍!」

「喪屍?哪呢?」

龐武立馬轉過身看去,結果一看之下,頓時猛吸了一口涼氣。

只見越過墓園位置繼續往上,一片階梯連接着一排別墅莊園。

那莊園龐武聽說過,是任家祭祖的時候,臨時入住的地方。

畢竟任家家大業大,有很多旁支都是從外地趕回來的。

但是此刻,藉著上面的燈光,可以看到不少身影跟卡殼一樣在無意識的晃蕩。

隱約之中,還有模糊的嘶吼聲傳來。

經歷過宿舍的生死拼殺,龐武哪裡還看不出來,上面晃蕩的是喪屍啊!

「靠!那八個保安不會全成喪屍了吧?」

龐武忍不住低罵了一聲,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還好山上距離這裡有一段距離,我們動靜搞小一點,應該不會驚動他們!」

徐遠聞言也緊張的推了推眼睛,說道:「那就先掘墳,把楚休挖出來再說!」

在他的潛意識裡,楚休儼然早就成了主心骨。

「行,開始動手吧!」

龐武來到墓前,小心翼翼的伸展開兵工鏟 ,開始挖墳。

徐遠二人也各自站在一角開挖。

他們也不敢太用力,怕搞出動靜,把喪屍引過來。

好在這墳三天之前挖開過,倒也挖的不費力。

眼看着墳土越來越平,三人臉上逐漸露出了喜色。

可就在這時!

「啊!!」

一聲女人的尖叫突然從山上傳來。

喪屍群瞬間被激活,紛紛發出亢奮的嘶吼,往聲源處衝去。

龐武三人也被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跳,李向陽有些蛋疼的說道:

「這大半夜的,山上怎麼會有女人?難道是來山上打野戰的?」

話音未落,就看到山上亮光晃動,兩道身影慌慌張張的往山下跑來。

「卧槽!他們往山下跑,豈不是要把喪屍引過來了?」

李向陽臉色大變,低罵道:「他奶奶個熊!真是倒了血霉了!」

「挖,快挖!加快速度!」

龐武的臉色也變了,立即加大動作,狗刨一樣瘋狂挖了起來。

徐遠也把工兵鏟刨的起飛,短短不到一分鐘,就累的滿身大汗,嘴裏罵罵咧咧起來。

可是還沒刨乾淨,那兩道身影就跌跌撞撞的跑了下來。

「有喪屍,快跑,快跑啊!」

兩道身影直衝着他們過來。

為首的是一個身穿緊身皮衣皮褲的火辣美女,燙着一頭栗色波浪大卷,氣質成熟誘惑。

尤其那一張臉,簡直是禍國殃民,有點迷死人不償命的架勢。

只不過此刻這張臉上布滿了驚慌與不知所措!

另一道身影是一個男的,看穿着,似乎是保鏢,拿着一把匕首身手很厲害,負責斷後。

然而面對悍不畏死,沒有痛感的喪屍,他手中的匕首壓根發揮不了什麼殺傷力。

「草!」

龐武見狀,知道自己不得不站出來,為大家爭取時間了。

「向陽,徐遠,你們兩個別停,繼續快挖!我去擋一擋喪屍!」

說著龐武直起身,直接忽略那女的,拎起手中兵工鏟對保鏢喊道:「哥們,接着!」

那保鏢扭頭一看飛來的兵工鏟,頓時臉色一喜,大聲道:「多謝,我叫黃勇!」

「龐武!」

龐武簡短的回答兩個字,吸了一口氣,從腰間抽出了戰壕斧。

「殺!」

一聲大吼,龐武眼中閃過一抹狠厲,戰壕斧一甩,瞄準了一隻落單的喪屍。

就聽砰的一聲!

戰壕斧的尖端精準無比的釘進了喪屍的頭顱,腦花伴隨着污血流淌下來,腥臭無比。

「好手法!」

黃勇眼睛一亮,神色振奮了起來,把匕首一丟,拎起兵工鏟狠狠輪砸了過去。

砰!

一隻喪屍被掄倒,半張臉被砸爛露出了慘白的牙床。

但它依然張牙舞爪,掛滿污血與碎肉的尖牙狠狠咬向黃勇。

龐武見狀,拔出戰壕斧喊道:「喪屍只有打爆頭顱才能致死,不要浪費力氣在其他地方!」

「好!」黃勇眼中露出一抹詫異,選擇相信。

結果聞言照做之後,果真打爆頭顱,喪屍就不動了。

這更加令黃勇目光驚異了起來。

龐武感受到這種目光,咧嘴一笑,心裏暗爽不已。

那女的見此情況,這才稍微鎮定了一點…

只是當她把目光看向徐遠二人之時,卻是再次綳不住了。

「這是我任家祖墳!你們在幹什麼!」

任盈盈憤怒無比的大叫:「都給我滾開,給我滾!滾啊!」

或許是今天受過的驚嚇太多,任盈盈的情緒極容易失控。

她嘴裏罵著,人直接衝過去拳打腳踢,奪過徐遠手中的兵工鏟一扔,崩潰的蹲在地上嗚嗚大哭起來。

她想不明白,只是提前一天回來祭祖,為什麼一切全都變了。

大半夜族裡的老人突然詭異的變成喪屍,對着族人又啃又咬,瘋狂攻擊。

她的父親母親,哥哥嫂嫂,全都喪命在喪屍口中。

還有許多族人被咬之後,也一個個全都變成了喪屍。

要不是有家裡的保鏢護着,只怕她也死在了喪屍口中。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任盈盈蹲在地上哭得稀里嘩啦,渾然忘記了現實。

徐遠和李向陽有些尷尬的對視了一眼,也不知道該咋辦了。

畢竟他們這種行為,確實是在掘人家祖墳。

而且還被人當面抓了個現行!

龐武回過頭一看,嘴都快氣歪了,「都他么什麼時候了!你倆還擱那兒憐香惜玉!?」

「老子都差點被喪屍咬了,還特莫不趕緊辦正事!」

「哦哦,挖,趕緊挖!」

二人臉色一紅,徐遠趕緊撿回了兵工鏟繼續挖。

吼!吼吼!

就在這時,一聲聲喪屍的嘶吼突然密集了起來。

幾個人本能抬頭,就看到又有一大群喪屍從莊園里湧出,聞着人味和動靜就往下面沖。

它們沒有人引領,直接你推我搡的從上面滾落了下來,疊羅漢似的砰砰亂砸。

有的腿摔斷了,有的胳膊摔斷了,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們,張牙舞爪的全部圍了上來。

尤其它們走着走着,斷掉的胳膊腿又全都詭異的接上了,只是角度有些詭異。

幾個人一見這場面,臉色都變了。

龐武大吼道:「媽的!這裡哪來的那麼多喪屍?黃勇!山上到底什麼情況?」

黃勇臉色難看道:「任家族人明天要祭祖,今天回來了不少族人,現在只怕大部分都變異成喪屍了!」

「加上傭人,廚師,保鏢,保安,至少有四五十人!」

「什麼?!」

龐武臉色大變,忍不住破口大罵道:「媽的,有錢人就會勞民傷財!」

渾然忘記自己也一個富二代了。

「現在怎麼辦?喪屍太多了,我們抵擋不住,趕緊撤吧!」黃勇大喊道。

撤?楚休還在棺材裏呢,往哪撤?

龐武臉上露出一絲猙獰,猛然大喝道:「向陽,徐遠,別挖了,先集中在一起,幹掉這些喪屍!」

「你瘋啦!」

黃勇猛然轉頭道,「幾十隻喪屍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隨時都有可能被咬中!」

「害怕你可以先走!」

龐武目光露出一絲堅定,說完直接沖了上去。

「媽的,拼了!」

李向陽和徐遠也紛紛丟下鏟子,拿出腰間的戰壕斧,露出兇狠之色。

砰砰砰!

頓時之下,混亂的打鬥聲響了起來。

咔嚓!

一隻喪屍被斬斷了半拉脖子,腦袋一耷拉,跟個蛇一樣,一口咬住了徐遠的胳膊。

徐遠嚇了一大跳,幸好胳膊上有護具,沒有咬穿。

龐武見狀,猛然一斧子砍爆頭顱,噗呲一聲,腦漿和黑血濺了二人一臉。

但是喪屍太多了,徐遠和李向陽又比不了龐武。

尤其這種生死之間高強度的搏殺,精神體力消耗劇烈,二人很快就有些體力不支,呼呼喘起了氣。

龐武也是氣喘吁吁,剛才的戰鬥已經讓他渾身肌肉酸痛,現在也力不從心了起來。

三人很快就被逼退,眼中漸漸露出了一絲絕望。

「啊!」

眼看喪屍已經形成了包圍,三人不甘的發出怒吼,被逼退到了大墓之前。

黃勇有些不忍心,一聲厲喝,從後面攻擊了過去。

任盈盈也恐懼的捂住嘴巴站起來,無聲的聳動着肩膀,淚流滿面。

一時間,嘶吼聲,碰撞聲,絕望的吶喊聲,在墓園裡充斥了起來。

「楚休,老子要扛不住了!下輩子再做兄弟吧!」

「對不住了兄弟!」

「該死的小日子!我日你祖宗!」

三個死黨發出最後的怒吼,感覺手中的戰壕斧都沒有力氣揮動了。

就在這時,似乎感知到了外面的一切,棺材中的楚休突然猛地睜眼,發出一聲大喊。

吼!

一聲非人類的嘶吼好似響在了所有人的心間。

緊接着就聽身後的大地『咚』的傳來一聲巨響,地表只剩下半尺厚的泥土猛的震動起來,鼓出一個大包。

咚!

又是一聲大震!

不少泥土都被震的迸濺起來。

一口紅漆棺材露出了一角。

「楚休!是楚休!」

「哈哈哈…」

三個死黨被突然其來的動靜先是搞的一愣,隨後立即激動無比大吼大叫了起來。

「楚休要出來了,給我干他娘的!」

「干他!」

「干!」

龐武三人這一刻激動無比,好似楚休二字能給他們無限力量一般。

明明已經油盡燈枯的身體,竟然突然之間打破了生理極限。

一股新生的力量,一股信念的力量,瞬間涌遍全身!力氣陡生!

三人立即生龍活虎的戰鬥了起來,比剛才猛了一大截。

外圍的黃勇都懵了,楚休是誰?為什麼一說干他娘就都興奮起來了?

咚!

這個念頭剛剛一閃,他就聽到一聲巨響!

眼前燈光突然一暗,嘩啦一聲,落下大量泥土。

黃勇駭然抬頭,就看到一塊漆紅色的木板翻滾着飛上了半空,又狠狠砸下,砸倒了一片喪屍。

沒了這些喪屍阻擋視線,黃勇看到了三人身後突然冒出的深坑,以及坑裡露出的漆紅棺材。

「難道…」黃勇狠狠咽了一下喉嚨,身體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刷!

一道身影直直從棺材裏立了起來,宛如被線拉扯的皮影人,一股瘮人的寒意頓時瀰漫開來。

「我靠!」黃勇只覺得眼前一黑,差點栽倒在地!

這特莫到底是什麼世道啊!

任盈盈也傻眼了,捂着嘴巴都忘記哭了:「祖…祖宗…老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