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球異變:我先掘了人家祖墳 第8章_帝佩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祖…祖宗…老祖宗,是你顯靈了嗎?」

任盈盈看着突然從墳墓里立起的身影,精神恍惚的喃喃道。

「嗬~?」

楚休發出一聲非人的疑惑聲,僵硬的腦袋裡有些混沌不清。

地球升維,磁場能量在最後一刻大爆發,衝擊的他精神與身體劇痛無比。

要不是緊急關頭,含在嘴裏祖傳的玉蟬突然護主,隔斷了一切…

只怕他現在真要變成一隻毫無人性的殭屍了。

不過他腦袋之所以混沌不清,也是因為家傳玉蟬在護主之後,突然碎裂,傳遞給了他一股龐雜的能量信息。

這股能量信息太龐雜了!

就算楚休重生過,擁有異於常人的精神意志,都差點迷失在當中。

好在這時龐武三人熟悉的聲音,喚醒了他。

「楚休!楚休你還記得我們嗎?」

三人激動無比的大喊,李向陽分神之下,還差點被喪屍咬中。

「龐武,向陽,徐遠!」

回過神的楚休也有些激動的喊着三人。

能再看到三人,這說明他把自己煉成殭屍成功了。

只不過他下意識忽略自己已經是殭屍的事實,這喊聲從嘴裏喊出來,直接成了三聲瘮人無比的吼叫。

龐武三人激動之下,本來是想要靠攏過來的!

結果一聽楚休鼓風機一般的嘶吼,頓時嚇的一個激靈,立馬停住了腳步。

「完了,完了,楚休不會失敗了,真成一具沒有神志的殭屍了吧?」

徐遠有些害怕的推了推眼鏡,下意識往後躲去。

龐武和李向陽也有些傻眼,一時間忍不住分了神。

但是他們分神,周圍的喪屍可沒有分神。

他們從地上爬起來,歪着腦袋,嘴巴咧到耳根子上,露出滿嘴尖錐一般的鋼牙,瘋狂撲來。

三人一時疏忽,一下子被撲倒在地,喪屍立即一窩蜂的涌了上去。

吼!

看到這種情況,楚休大喊一聲小心,出口就成了一聲狂躁的嘶吼。

他猛地一跺腳,就要過去救人。

結果身體僵硬之下,直挺挺的彈跳而起,並且彈跳力驚人,直接跳高五六米…

「哎~哎~哎!」

楚休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身體,從一群喪屍的頭頂上掠過,砰的一聲落在了黃勇的面前。

這特么就尷尬了!

剛剛成為殭屍,他的思維習慣還停留在人的層面!

忘記自己身為殭屍,身體被煞陰之氣布滿關節,變得無比僵硬,無法控制方向,只能彈跳了。

「草!」

黃勇眼睛一瞪,看着憑空砸落在自己面前的楚休,只感覺一股陰森的寒意撲面捲來,眼睛一瞪,差點沒背過氣去。

「吼!」

楚休也有些焦急,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陰冷的氣息噴的黃勇眼皮直打顫。

情急之下,楚休的腦海里似乎閃過一些能量信息,下意識學習起來,竟然驚喜的發現,他能夠稍微控制身體里的煞氣了。

不過控制的極其有限,只把雙臂當中的一部分煞氣給收攏在了身體里。

即便如此,他的手臂也不再那麼僵硬,而是靈活了許多。

這下楚休的心思立即活泛了起來!

一聲低吼!

楚休再次跳起!

這一次他刻意用了兩分力,跳躍的幅度沒有那麼大,並且通過手臂的擺動,成功跳出了一道拋物線。

雖然落差還是有一點,但是他已經夠得着喪屍,很驚喜了。

「龐武,向陽,徐遠!你們沒事吧?」

楚休忍不住大喊,發出吼吼吼的咆哮。

三個死黨在喪屍的圍攻下,發出驚懼的怒吼。

「媽的,難道我們註定要死在喪屍口中嗎?」

「老子好不甘心吶!啊!!」

龐武發了瘋一般,一邊翻滾一邊狠狠揮舞戰壕斧,污血亂濺。

好在三人都穿戴的有防護服,而且是全包裹的那種,外面更有一層碳纖維,以現在的喪屍等級,很難咬破。

即便如此,楚休也不敢耽擱,立即低吼一聲,控制略微僵硬的手臂對着一隻喪屍腦袋拍擊過去。

砰!

一聲低沉的悶響,楚休一巴掌拍中喪屍腦袋!

恐怖的怪力,直接把喪屍的腦袋拍離了肩膀,宛如血滴子一般飛出了老遠。

「我靠!」

楚休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雙手,竟然如此輕易就拍掉了喪屍的腦袋。

「沒想到我剛剛成為殭屍,就有這麼恐怖的力量,簡直是力大無窮啊!」

楚休興奮了,老祖宗留下的東西,果然匪夷所思。

有了這能力,還怕個毛的喪屍?

此刻他再看面前的喪屍,簡直就像老獵人看中了自己最喜歡的獵物一樣。

「死!」

只見他一把抓住另一隻喪屍的後腦袋,狠狠一用力,堅硬如鐵的指甲,就好像夾核桃的夾子。

咔嚓一聲。

就把喪屍的腦袋殼直接抓破,然後一提溜,宛如抓住了保齡球,連帶着脖子,喉管什麼的,全都給抽了出來。

「哈哈哈,痛快!爽!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楚休體會到無敵一般的力量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只是他這笑聲,聽着就像漏風的風箱和野獸的嘶吼混雜,讓人毛骨悚然。

楚休隨手把喪屍腦袋一丟,微微一跳,直接撞進了喪屍群中。

他發出興奮的低吼,兩手左拍右擊,宛如砍瓜切菜,一掌就能拍折喪屍的身體。

兩隻手掌合力一擊, 喪屍腦袋就跟爆開的西瓜一樣,腦漿迸濺,眼球崩飛,場面血腥而狂暴。

「啊!!」

就在他越殺越興奮的時候,突然一聲尖叫傳來。

原來剛剛他扔出的喪屍頭顱,好巧不巧,剛好滾落在任盈盈的腳邊,喉管都黏在了腳脖子上,嚇得任盈盈尖叫不已。

「哪來的女人啊?」

楚休微微一愣,不過身體跟脖子還很僵硬,他沒有選擇回頭去看,而是接着獵殺喪屍。

短短不到一分鐘,包圍着三人的喪屍就被他打的殘的殘,死的死。

龐武胡亂揮舞着戰壕斧,心底本來已經要絕望了。

但突然眼前一開闊,一道身影闖進了眼帘。

只見那身影如天神下凡,一把抓住一隻喪屍,咔嚓一聲摳破喪屍頭顱,猛然一提,血液飆射,內臟,喉管,全都帶了出來,隨手一扔。

隨後又猛的一拍,一隻正在啃咬他身上護具的喪屍,突然砰的一聲,腦袋直接爆開,污血濺了他一臉。

「楚…楚休?」

龐武整個人都驚傻了,抹了一把臉,看着這麼狂猛又熟悉的身影,有些難以相信。

隨後他猛地反應過來,一骨碌爬起,眼中爆發出狂喜之色。

「楚休,你是在救我們嗎?你沒事!你還記得我們對不對?」

龐武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

李向陽和徐遠也爬了起來,氣喘吁吁道:「楚休,你能聽懂我們說話嗎?聽懂了就點點頭。」

「嗬…?」

楚休對着他們發出一聲輕吼,企圖讓他們明白自己能聽得懂。

因為他現在的身體,除了手臂「稍微」靈活了一點,其他地方還是強直的,僵硬的!

點頭和扭脖子的動作,實在有點為難他了。

「完了,他還是聽不懂我們說什麼,看來殭屍和人類的語言是不能互通的。」

徐遠推了推眼睛說道。

「草!」

楚休無語的發出一聲低吼,真想翻出一個白眼。

可惜連這個動作他也做不來,索性直接跳到另一邊殺喪屍去了。

「他一定還記得我們,只是忘記人類的語言罷了,我們一起過去幫忙!」

李向陽激動無比的說道,跟殭屍一起作戰殺喪屍,這組合想想都覺得刺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