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無限物資,十萬枚核導彈驚呆女帝 第2章_帝佩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武國邊境黑牢關大帥府內。

看着眼前陌生的情形白鳴心中一陣迷茫。

還不等他理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名兵丁就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

「報!大帥!陛下送來了第八道金牌,召小侯爺速速入京!」

話音剛落,這名兵丁就呈上了一塊鑲着金邊的長條令牌,

仔細一看白鳴才發現原來旁邊的桌子上竟然還放着七道一模一樣的令牌。

「這什麼東西,金牌?難道是嘉獎我的?」

就在他一臉遲疑的時候,一連串的記憶突然就湧入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鎮北侯,黑牢關,邊關8年,武國,女帝,北戎,邊軍……

等到他將這些記憶全都吸收之後,他的面色瞬間就變了。

尤其是在看見那8道令牌之後。

「慕容雲朵你當真是好狠的心啊,連發8道金牌,就是想騙我回去好殺了我。」

「為了殺我,連這煙雲的各州各縣你都可以不管…」

就在白鳴這邊自言自語的時候,一旁侍候的一名年輕親兵也是一臉嚴肅的走了出來。

「小侯爺,您不能回去啊,回去的話這黑牢關必破。」

「到了那個時候,即便他們沒有找到鎮北侯府的罪證,也能定你一個失守之罪。」

這名親兵剛一說完,另外一位年長的親兵也站了出來。

「但是小侯爺也沒有辦法啊,陛下已經發出8道金牌,而且已經有三個月沒有軍餉和糧草運抵黑牢關了。」

「這明顯也是陛下設下的陽謀,她料想小侯爺您仁慈,必然會為了邊關將士們的生命選擇向她低頭。」

「可惜這黑牢關處於苦寒之地,實在是種不出任何的糧食,糧庫內的餘糧估計連兩日都撐不到。」

一邊說著這兩名親兵的肚子里就發出咕咕叫的聲音。

當這個聲音落入到白鳴的耳中時,他也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他在自己的記憶裏面竟然都找不到自己進食的記憶。

貌似他為了城內的婦孺,將自己的食糧偷偷都分發了下去,距離自己上一次進食都已經過去了至少5天時間。

空空如也的胃袋之中甚至隱隱有灼痛之感。

「靠!這是什麼開局,被女帝暗害也就算了,怎麼連頓飽飯都沒有吃過。」

「好想念我的那碗隆**腳飯啊,25塊錢高價買的,一口都還沒有吃過。」

然而也就在他這邊剛剛把話說完的時候,一道異常刺耳的機械音就在他的耳邊響起。

「叮!無限物資系統成功激活。」

「當前簽到打卡第一日,獲得普通物資——豬腳飯十萬份。」

「現已將該物資發放到了宿主的個人空間之中,請查收。」

不等白鳴弄清楚這個聲音到底是從哪裡蹦出來的時候,他就感覺眼前一花。

繼而一處空曠而又巨大的空間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隨着空間一起出現的還有滿滿當當的豬腳飯。

不是一碗,而是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每一碗都配着滷蛋,青菜海帶,還有大塊大塊油光鋥亮,滷製入味的豬腳。

當那飽滿的肉汁順着米飯的縫隙滲入到米飯內部時,白鳴隱隱就已經聞到了那熟悉的香味。

「這…我出現幻覺了?」

一邊狂流着口水,白鳴一邊揉着自己的眼睛,生怕是因為過度飢餓而導致的幻覺。

在揉了一圈眼睛,那些豬腳飯仍舊還在的時候,他彷彿間就意識到了什麼。

「這難道就是傳說當中的隨身系統,那這豬腳飯…」

想到這裡,他下意識的就用意念觸碰到了其中一碗。

下一秒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右手一沉。

在他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一碗散發著熱氣散發著迷人味道的豬腳飯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那觸感,那香味就跟他穿越之前吃到的那一碗一模一樣,甚至於碗還要稍大一號。

感到吃驚的顯然不是他一人,那站在他身後的兩名親兵在看見白鳴手中的豬腳飯時臉上的驚訝之色不比白鳴少。

「小侯爺這是…」

那名年輕的親兵話剛說完,白鳴就端着那香噴噴的豬腳飯走到了他的面前。

「阿傑,你嘗嘗這是什麼味道。」

「啊?」

顯然是沒有料到白鳴會突然來這一處,這名年輕的親兵多少有些迷茫。

可就在這時白鳴的語氣突然就變得嚴厲了起來。

「本侯爺讓你吃你就吃,這是軍令,你敢違抗軍令不成!」

隨着這句話出後,這名親兵當即就不再猶豫,一把接過那香噴噴的豬腳飯,連筷子都沒拿直接用手就將那沾滿了肉汁的白米飯往嘴裏扒拉。

不一會的功夫小半碗白米飯就被他吃完了。

在白鳴驚訝的目光中他轉手就將手中的海碗遞給了年長的那位親兵。

「富叔,你吃剩下的白米飯,咱們把肉食留給小侯爺。」

聽見他這句話,年長親兵先是咽了一口口水,而後點了點頭。

就在他準備伸手去接的時候,白鳴的卻是伸手阻攔了二人的行動。

「這一碗是讓你一個人吃的。」

「至於富叔的,我這還有。」

說罷他就當著兩人的面又憑空掏出了一碗一模一樣熱氣騰騰的豬腳飯。

面對白鳴這神仙一般的手段,他的兩名親兵人都傻了。

以他們的認知程度實在是想不明白白鳴到底是從哪裡變出來的餐食。

不過或許是太過飢餓的原因,兩人也沒有細想,接過豬腳飯就大口大口的吞咽起來。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兩人就各自吃完了碗中的豬腳飯,連一粒米都沒有剩下。

然而就在他們二人剛剛吃完飯的時候,外面卻是再次傳來了通稟聲。

「不好了大帥,東營和西營的人為了爭搶食物打起來了。」

「若是再這麼下去,恐怕會發生嘩變。」

聽聞這聲通稟,白鳴那蒼白的面龐之上劍眉一挑。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軍營之中鬧事。」

「白傑,白富,你二人去調本帥的親兵營來,我看看今天誰敢鬧事。」

說罷他就抓起一旁架子上的寶劍和頭盔,而後氣勢洶洶的朝着大帥府外走去。

接收了原主全盤記憶的他深刻的明白在這樣的緊要關頭,若是軍營內部發生動亂會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