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無限物資,十萬枚核導彈驚呆女帝 第4章_帝佩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先前的那一罐狗肉就已經是將眾人的饞蟲給勾了起來,而今看見這一碗碗香噴噴的豬腳飯,所有的軍士就好像是看見了絕世美女一般。

毫不誇張的說,即便是現在找來一群絕色天香的大美人放在這些豬腳飯的旁邊,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豬腳飯。

他們實在是餓太久了。

每日的黑面饃饃只能保證他們不被餓死,沒有油水葷腥下肚,那種飢餓的滋味就如同慢性毒藥一般。

或許是覺得這些豬腳飯都是臨死前出現的幻覺,在場的軍士竟然一個個都愣住了。

直到白鳴的聲音再次響起。

「都愣着幹什麼,在這排隊領飯。」

「另外你們再安排一些人將其他營的人也一併叫來,還有你們的家眷,今天本帥讓你們吃頓飽飯!」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這才意識到眼前的豬腳飯並不是他們的幻覺,而是真實存在的。

雖然他們也不知道,為何會突然出現這些豬腳飯,但此刻的他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很快現場就排起了長龍。

隨着時間的推移,排隊的人也變得越來越多。

不一會的功夫整個黑牢關大營的軍士就都跑了出來。

當他們看見那一碗碗熱氣騰騰的豬腳飯時,臉上驚訝的表情一點也不比之前那些人要少。

「老天爺,今天終於見到葷腥了。」

「是白花花的大米飯,還有豬蹄!」

「這味道實在是太香了。」

「這些都是大帥弄來的嗎。」

「嗚嗚嗚嗚,我還以為我要餓死在這裡。」

「多謝大帥,我張二麻子今生願意為大帥赴死!」

……

當這些軍士們各自領到豬腳飯之後,整個軍營之中就沒有其他的聲音,只剩下用筷子扒拉飯碗的聲音。

這些餓了不知道多久的漢子們一個個就跟餓牢放出來的一樣,恨不能將骨頭都給嚼碎。

不光是他們,就連他們的家眷們也一起跟着沾了光。

黑牢關守軍一萬五千人,加上他們的家眷一起差不多5萬人左右。

一人一碗豬腳飯,還剩下5萬份。

按照這一碗豬腳飯的份量,吃完這一份至少今天一天都可以不用再吃了。

也就是說十萬份豬腳飯至少能撐兩天。

想到這裡,白鳴一直緊繃的情緒總算是有所舒緩。

唯一有些不太確定的就是明日系統又會刷新出什麼樣的物資來。

也就在白鳴這邊籌謀着自己的未來時,在軍營的一角賈正等人卻是一臉懵逼的看着軍營內正在乾飯的眾人。

「這怎麼可能,整個黑牢關所有的糧食都掌握在我們的手裡,他們哪裡來的這些吃的。」

賈正話剛說完,一名長着三角眼的男子就一臉小心翼翼的開口道:

「大人,會不會是那白鳴從其他渠道調來的糧食,就比如忠國公府。」

「絕無可能,現在這樣的情況,忠國公那個老狐狸怎麼可能會願意和白家沾上關係。」

「而且想要運糧進黑牢關就不可能逃脫我們的眼線,除非他是從北戎把這些糧食運進來的。」

「北戎?他真的私通北戎了?」

三角眼話還沒說完,他自己都覺得有些可笑。

世人皆知鎮北侯府滿門忠烈,北戎皇室曾經以萬金懸賞白家任意一人的項上人頭。

這樣的情況之下,白家不可能會與北戎搭上線。

「先不管那麼多了,先將此事稟告陛下,讓陛下來決斷吧。」

說完賈正就陰惻惻的走回了自己的營帳。

臨走時還用鼻子嗅了一下。

「這東西是真香啊,比剛剛那鍋狗肉還要香。」

「那大人咱們要去領上一碗嗎?」

三角眼一副眼饞的表情道。

但很快他就被賈正瞪了一眼,繼而訕笑着轉過了頭去,私下裡還擦了擦口水。

…….

「大帥,黑牢關大營所有軍士和其家眷都已經領到了豬腳飯。」

軍營帥旗之下,一名傳令兵恭敬的向白鳴彙報着軍營內的情況。

而白鳴本人此刻也吃完了碗中的最後一口米飯,隨手就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油花。

「很好,讓他們吃完飯回去之後該幹嘛幹嘛,好好養精蓄銳,北戎蠻子隨時有可能發起偷襲。」

「另外讓孫德貴和劉黑子兩人帶着他們自己的人每人領50軍棍!」

「是!大帥!」

隨着傳令兵的離開,白鳴也緩緩站起身來,眼光在四周掃視一圈之後就朝着不遠處的點將台走去。

作為整個黑牢關大營中的最高建築,點將台高有十多米,由一根根粗大的圓木搭建而成。

上方視野極為寬闊,站在上面不光可以盡覽黑牢關的情形,甚至還能看見關外的北戎大營。

相比於寒酸無比的黑牢關,北戎大營就顯得闊氣多了。

一頂頂帳篷鋪設在遼闊的草原上如同白雲一般,在營帳的旁邊還能看見大量被當作軍糧的牛羊。

單單是這些牛羊就足夠北戎大營半年時間的口糧,更別說他們還有後方源源不斷的補給。

一番比較之後,黑牢關除了佔據了地形優勢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可以勝過北戎的地方。

「哎,這下可怎麼辦啊,如果選擇回京就會被那女帝以各種理由斬殺。」

「如果不回去,這黑牢關怕是早晚都會被北戎攻破,以白家與北戎的惡劣關係,他們鐵定會把我的腦袋做成酒器。」

「這簡直就是進退維谷,死路一條啊。」

「只希望他們能夠多給我幾天的時間,看能不能通過系統刷出其他的物資來,豬腳飯雖好,卻只能頂餓,改不了命啊。」

長長嘆了一口氣,白鳴就將雙手背到了身後。

而他的這幅樣子自然也是落入到了軍營內的眾人眼中。

「大帥一定是在為北戎的事情煩惱。」

「怕不僅僅是北戎那麼簡單,陛下連發了八道金牌催大帥回京,怕是要對大帥動手了。」

「陛下真是糊塗啊,沒有了大帥黑牢關怎麼守得住。」

「他們那些大人物才管不了那麼多,聽說京城的大人們早就已經和北戎談好了條件,只要送上大帥的人頭和黑牢關境內100里的土地,他們就休戰十年。」

「奈奈的,要我看不如就反了他娘的,直接擁立大帥為王,殺回京城!」

「噓!這話可不能亂說。」

……

白鳴這邊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一碗豬腳飯下去已經讓手底下的人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他現在只祈禱北戎的大軍在近期發起攻城。

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遠在黑牢關外的北戎大營的中軍大帳內,一名穿着夜行衣的男子緩緩掏出了一張白紙。

「烏狼元帥,這張是我家大人讓我送來的黑牢關布防圖,另外我家大人還讓我轉告元帥您,黑牢關的守軍們已經半個月沒有吃過一口飽飯了。」

「今天晚上將會是您最好的進攻時機。」

隨着夜行衣男子緩緩說出這番話,一名穿着黑狼皮,面容兇悍的北戎大漢也緩緩從自己的虎皮大椅上站了起來。

「陛下說的沒錯,殺死你們武國人的只能是你們武國人。」

「今天晚上本帥就要用那白家小兒的頭顱喝酒,以祭奠我死去的父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