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無限物資,十萬枚核導彈驚呆女帝 第9章_帝佩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北域苦寒自古不變。

不光有着抵禦北戎的黑牢關,還有着讓人聞風喪膽的黑風盜。

這伙盜匪常年盤踞於黑風山之上,以劫掠過往行人和商隊為生,偶爾也會到周邊的村鎮打秋風。

裏面的成員要麼是禍亂武國的江洋大盜,要麼就是各大武林門派的棄徒,再加上一些流放至此的罪犯,硬是在十多年的時間裏拉扯出了一支數千人的隊伍。

而此刻一道人影卻是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黑風山的腳下。

這人一身武國平民裝扮,剛一出現就被幾名黑風盜的暗哨給發現了。

「你是何人竟然敢出現在這裡。」一道身影驀然間就跳到了一塊大石頭上面,手中長刀一指就滿臉兇狠道。

聽見這個聲音,那穿着平民衣服長得卻異常精壯的男子當即就從衣服裏面掏出了一塊木牌。

「這位大哥,我是賈校尉手底下的,這次來是來求見你們二當家。」

聽見此人的話語,再加上他手中的令牌,那名持刀的黑風盜表情頓時就微微一變。

「找二當家?你來找二當家做什麼?」

「嘿嘿,這位大哥,事關重大,我必須要見到你們二當家才能說,還請你通融通融。」一邊說著他就一邊伸手從懷裡掏出了一錠銀子。

看見這錠足有十兩的銀子,那名黑風盜的眼神這才變得緩和下來。

「那好吧,你跟我來,我帶你去見二當家。」

說話間他就轉身從巨石上跳了下來。

一刻鐘之後,兩人就通過重重關卡走進了黑風盜的山寨之中。

最終在一處大院里見到了一名身高八尺,面如黑炭一般的肌肉壯漢。

壯漢一身短打,粗大的胳膊上紋着不明意味的紋身,一把散發著寒光的環首大刀則是橫放於腿上,雙眼緊閉似乎在修習某種武學。

「二當家,這人說要見你。」

進入院中之後,先前領路的那名黑風盜當即就稟明道。

聽見這個聲音,那鐵塔一般的漢子當即就睜開了眼睛。

在掃視一眼之後他就用銅鑼一般的嗓音道:

「是賈正讓你來找我的吧。」

「說吧,這次他又要讓我幫他做什麼?」

聽見大漢這般不帶絲毫情面的話語,那名賈正的小跟班趕忙上前。

在看了一眼四周之後這才拿出了先前賈正給他的那個紙包。

「二當家,這是我家大人讓我交給您的,這裏面的是從北戎那邊得來的狼毒草,只需少許就能讓人身中劇毒力氣全無,而且無色無味。」

「大人的意思是讓您將這些狼毒草投入到黑虎泉里…」

不等這人將話說完,一隻鐵鉗一般的大手就猛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只一瞬,這人的臉色就漲得通紅並且有向紫色轉變的趨勢。

「這等齷齪事他賈正為什麼不自己做,這黑虎泉是方圓五百里唯一的水源地,在裏面投毒那是要遭天譴的。」

「我雖然是朝廷的流放之人,但我也不是畜生。」

顯然剛剛那番話觸怒到了大漢的禁忌,當場就讓他進入到了暴怒狀態。

眼看自己就要被活活掐死了,那名賈正的手下趕忙就掙扎道:

「二當家息怒,二當家息怒啊,我們家大人還讓我告訴您一個消息,我們已經在京城找到了您的妹妹。」

話音剛落,那鐵塔一般的漢子立馬就鬆開了自己的大手,眼神中滿是難以置信。

「你再說一遍,你們真的找到了我家小妹?」

「如果你膽敢騙我,我一刀剁了你。」

說著他就拿起了一旁的大刀。

那名賈正的手下見狀一邊拚命的咳嗽着一邊解釋道:

「二當家,我們沒騙您,您的妹妹現在就在京城教坊司,她很安全。」

「我們家大人說了,只要您繼續幫他辦事,他就會想辦法把您的妹妹從教坊司裏面救出來。」

此話一出,手持環首大刀的大漢臉上瞬間就露出了掙扎之色。

過了好久才長長嘆息一聲。

「好吧,我只做這最後一件。」

「不過我要提醒你們的是,這狼毒草的劇毒只對普通人有用,對習武之人的作用微乎其微。」

「嘿嘿,不瞞二當家,我們這一次對付的就是普通人,到時候我們還要勞煩二當家您一次…」

…….

也就在賈正這邊與黑風盜沆瀣一氣的同時,另一邊的黑牢關內卻是再次迎來了熱鬧的景象。

為了兌現自己在戰時的承諾,白鳴將空間內剩餘的5萬份豬腳飯全部發放了下去。

從守城軍士到他們的家眷每人一碗。

再配合著剛剛下發的醬香毛台,黑牢關內就如同提前過起了大年一般。

到處都是歡聲笑語,原本緊張的氣氛也消散了大半。

就連白鳴本人也難得的小酌了幾杯。

等到酒足飯飽之後,他就將黑牢關的一眾高級將領們聚集到了一起。

這些人要麼就是他們白家的家將,要麼是他生死與共的戰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人都是他的自己人。

所以他也沒有絲毫的隱瞞。

「諸位,北戎雖然已經被我們打退,但危機並未解除,朝廷一日不派發糧餉我們就一日沒有保障。」

「陛下的意圖大家應該都已經知曉了,她與那些朝堂上的奸佞們一樣,想要用黑牢關換取一時的太平,這件事我們能答應嗎?」

白鳴話音剛落,在場的一眾黑老關的守將們就直接憤怒的拍起了桌子。

「不答應,我們寧願戰死也不讓寸土!」

「就是,除非從我們的屍體上跨過去,要不然那些北戎蠻子休想踏進黑牢關一步。」

「特奈奈的,真想殺回京城把那些奸佞們的腦袋都擰下來。」

看着下方義憤填膺的守將們,白鳴心中稍有安慰。

至少在這個時候這些人還是與自己一條心的。

等到眾人的情緒稍微冷靜下來之後他又繼續說道: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最大的難題不是北戎蠻子,也不是朝堂上的那些奸佞,而是糧餉。」

「我們可以挨餓,但將士們和他們的家眷不能,本帥實話告訴你們,今天你們吃的那碗豬腳飯已經是關內最後的餘糧了。」

話音剛落,現場就嘩然一片。

他們原本以為白鳴能弄出豬腳飯來至少說明黑牢關還有餘糧,萬萬沒想到這竟然是最會的一點糧食。

看着滿臉詫異的眾人,白鳴這時卻突然拿出了一張地圖。

「沒有糧食不要緊,我們還可以想辦法去弄糧食。」

「弄糧食?可這方圓五百里哪裡還會有糧食?如果有也早就被我們搜刮完了。」

「是啊大帥,這裡的土地您也不是不知道,啥都種不出來,關內的百姓現在都已經逃往關中了。」

顯然眾人是沒有明白白鳴口中的弄糧食是要到哪裡去弄。

也就在這時白鳴卻是突然用手指了指地圖上的兩處地方。

一處寫着黑風山,一處寫着惡狼谷。

自從知道賈正去了黑風山之後,他的心中就已經有了預感,黑牢關與黑風山之間必有一戰。

與其等着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來搞事情,還不如提前把他們打掉,順便還能解了黑牢關的糧食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