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煞星駕到,請離她遠億點第6章 朋友姜二妮在線免費閱讀

煞星駕到,請離她遠億點第7章 河中取水在線免費閱讀

已至傍晚。

姜蘭在堂屋裡上了香,順便打掃了一下屋裡。

做好這些事情之後,姜蘭這才後知後覺,她已經一天沒吃飯了。

除了吃過一把刺台,還有大半個紅薯。

現在這麼一想,才覺得自己腹中極為飢餓。

她到廚房裡轉了一圈,除了半罐鹽,她什麼都沒找着,又到廂房和雜物房裡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吃的。

這裡估計連耗子都不會光顧吧。

她看着唯一沒有找的正房,這應該是姜春來夫妻倆的卧房了,隨即,心中泛起一股怨念。

居然上鎖?

王氏自己就在家裡,還要上鎖,這是防誰呢?!

所以,這裏面一定有吃的。

她又四處尋找了一圈,沒有找到鑰匙,如果她沒有估計錯的話,鑰匙應該還在王氏身上。

不過她已經被埋了,所以只能另想辦法。

姜蘭在雜物房裡找來斧頭,三兩下就把門砸開了。

至於鐵鎖,太牢固了,砸不開。

還是竹門好,特別好拆。

正房裡果然有吃的,但不多。

半袋子品相不太好的稻米,還有小半碗玉米粒,其它就沒有了。

姜蘭估量了一下,省着吃,應該能吃個十多天。

她隨意抓了一小把大米,還有幾顆玉米粒,拿到了廚房。

沒有油,乾脆就煮個稀飯吧。

姜蘭很久沒有用柴火做飯了,光是燒火就燒了大半天。

水已燒開,大米和玉米粒放進鍋里,因為經驗不足,稀飯都差一點煮糊了。

她用鍋鏟在鍋里不停地翻動,才把快煮糊地稀飯搶救過來。

又把背簍里的幾根野菜洗了一下,切一切,放進鍋里。

再放一點鹽,把柴火退掉。

異世的第一頓稀飯就做好了。

有點燙,她就慢慢吃着……

兩大碗稀飯吃完,還流了滿頭的汗,不過肚中總算有飽腹的感覺了。

天色已經全黑,沒有油燈。

她很困,想睡覺。

回到原主姜蘭睡得的房間,聞着被子上的異味,一點也睡不着。

「怎麼辦?睡不着?」

身體卻累得不行。

她一個閃身,又進了空間。

空間里哪怕霧蒙蒙的,卻是亮的。

這裡的溫度也是恆溫的,空間地方雖然小,要是拿來睡覺的話,應該很不錯。

最重要的是,待在空間里安全啊!

想做就做。

她把竹床移到空間,被子都沒用,直接一躺,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日。

姜蘭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來到靈堂,她又上了香,但是沒有拜。

像這樣的親人,她一點想拜的想法也沒有,給他們上香、燒點紙錢,也是因為這些都是村長拿過來的。

要是這些東西沒用掉的話,村長過來看見的話,自己也不好交代。

所以,完全是看在村長的面子上。

按道理來說,原主姜蘭也死了,現在他們一家四口也算是團聚了。

姜蘭覺得很欣慰。

她和昨日一樣,煮了點稀飯吃。

今早沒有野菜,沒有昨日好吃,哪怕是這樣,她還是吃得一粒飯不剩,主打一個不浪費。

吃完後,姜蘭還閉上眼睛,回味着前世的美味佳肴。

尤其是媽媽做的紅燒肉,堪稱一絕!

只可惜,自己沒有遺傳到她的廚藝,她做菜手藝一般,只能說,能吃,就是不太好吃。

洗了碗,又把昨日穿過的臟衣服拿去洗了,被扯斷的袖子,也被她找了回來洗乾淨。

準備等衣服晾乾之後,把它們縫起來再穿。

誰讓她只有兩套衣服換洗,並且現在還沒有錢買。

看來她得抓緊時間掙錢了,不光要買衣服,還要買吃的、用的。

本來還想着躺平不賺錢,現在好了,家中只剩她一人,她沒有躺平的資本。

一旦躺平,過不了多久,她就得餓死了。

種地是不可能的,他們家的田地已經全部被姜春來輸光了,只剩後院的一塊空地。

這些信息都是姜蘭從書里知道的情況。

她特意到後院查看了一番,雜草長得比她還高,這要是清理出來種菜的話,還真的會廢一番功夫。

就算廢功夫,也得種啊。

她不能向以前的王氏一樣,一天除了挖野菜和哭以外,就不種菜了。

再說,她現在還是長身體的年紀,必須得補充營養。

姜蘭在後院轉了一圈,地不算大,也就五十平方米左右,種點菜綽綽有餘了,這比她的空間大多了。

空間只夠她躺下睡覺,連多餘的地方都沒有。

對了,她的空間要澆水!

於是姜蘭又趕緊跑回廚房,廚房裡的水缸還有水,她二話不說,把它們全部澆了地。

至於喝水問題,當然是從山上接下來的。

姜蘭把廚房後窗打開,只見一根根竹槽從山裡延伸過來,裏面流淌着天然的純凈水,一直流向後窗的溝里。

她從水缸上取來一根竹槽,放在流水的竹槽上,水變了一個方向,流進了水缸里。

「還挺方便的嘛!」

古人的智慧,還真是不一般,天然的自來水,實在是太好用了。

就是水量有點少,之前的半水缸也就勉強打濕乾裂的地面。

空間里唯一的藥草沒有焉,也沒有要長的意思,只是堅強的紮根在原地。

水分嚴重不足,或許她要去河裡找水,畢竟河裡的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

想到就去做。

她取來背簍鐮刀和小鋤頭,取河水的同時,還可以順便找點野菜吃。

姜蘭剛走出院子,就聽到一道聲音在喊她。

「姜蘭!」

她往東邊望去,一個臉色蠟黃梳着一條麻花辮的姑娘站在小路上,她大概十四五歲的樣子。身穿補丁衣衫,背上也背了一個背簍。

姜蘭不認識這個人,所以疑惑地看着她,「你是在叫我?」

麻花辮姑娘沒敢走過來,神情中有一絲害怕,更多的是嫌棄。

「不是我叫你,還能是誰?」說完這句話,她頓了一下,又說道:「姜蘭,聽說你剋死了家人,還是特別厲害的煞星,是不是?」

被她這麼直白的問了出來,姜蘭實屬沒想到,再說,煞星之名這麼快就傳開了嗎?

「你聽誰說的?」

「村裡人都傳遍了,他們都說是姜先生說的。」

又是姜先生?她被他害慘了!

「你信嗎?」

此話一問,對面的人嫌棄之色更濃,她想都沒有想,就說道:「這不是明擺着的嗎?你家人都死了,肯定就是你剋死的,所以你就是個煞星!」

姜蘭被她氣笑了,向她走近了幾步。

那人立刻慌了,連忙也後退好幾步,「你別過來,站在那裡不準動!」

「你既然這麼怕我這個煞星,為什麼要來跟我說話,就不怕被我克嗎?」

聽了姜蘭的話之後,她才悚然一驚,是啊,她為什麼要過來找死?!

麻花辮姑娘又後退了,一邊退,還一邊對姜蘭大聲說著話,「姜蘭,以後我再也不會找你玩了,你也別來找我!」

沒過多久,人就消失在了轉角之處。

切!她才不會找一個這樣的人玩呢。

所以,這人應該就是原主姜蘭的玩伴了,原書中記載,原主姜蘭的玩伴只有一個,名字叫做姜二妮。

而且,姜二妮算不上是原主的好朋友,她只不過是想占原主的便宜罷了,畢竟原主性格懦弱,好欺負。

她們每次出去一起挖野菜,姜二妮只要哄一哄,原主就會把自己的一半野菜乖乖奉上,拿回家的野菜量少,導致原主姜蘭經常被爹打被娘罵。

這樣的玩伴,原主還覺得她好,是個什麼都為她着想的好姐妹,只能說,原主姜蘭太好騙了。

而後來穿越而來的楊靈兒,可不會慣着她,這就導致兩人關係直接破裂,姜二妮甚至懷恨在心,後面還給她使了不少絆子。

……

現在,姜蘭成了所謂的「煞星」,姜二妮還會給她使絆子嗎?她不清楚這些,畢竟她穿越以來,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跟書中脫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