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遊:你個法師怎麼加的全是被動第8章 不當人的血海浮屠在線免費閱讀

網遊:你個法師怎麼加的全是被動第9章 睿智的判斷在線免費閱讀

在搶到經驗以及野怪後,血海浮屠頂着一個曾亮的光頭便朝着遠處飛快疾馳。

而在他身後的那4名玩家也開始朝着他所在的方向不斷狂奔。

看了看身後的幾人後,正在極速奔跑的血海浮屠合起雙掌念動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貧僧只是與眾位施主有過一面之緣,此刻想走卻不曾想諸位竟會不遠萬里前來相送。」

「諸位如此大禮,貧僧日後定會稟明佛祖為諸位施主降下福澤,不過今日天色已晚路途艱辛,諸位聽我一言,還是原路返回吧,讓貧僧自行離去即可。」

聽到這話,那名正在奔跑的火法玩家頓時就怒了。

「我去尼瑪的,你個狗東西,有種給我站住別跑。」

見自家隊友有些上頭,其他三人也在此時開口勸誡道。

「先消消氣,這個禿驢的職業是御靈師,移動速度不快,跑不掉的。

「是啊,咱們3個都是遠程,還有一個移動速度最快的盜賊,追上他是早晚的事。」

「嗯,理是這麼個理,不過我怎麼感覺咱們和他的距離在越拉越遠呢?」

這時那名風暴術士玩家開口說道。

而聽到這話,其他三人也是發現了其中不對勁的地方。

這時隊伍內的幾人之中只有移動速度最快的盜賊玩家在不斷接近着面前的御靈師,而其他人則是被兩人拉的越距越遠。

「什麼鬼,難道御靈師的移動速度比其他人快?」

「怎麼可能,火焰法師和風暴術士也是法系職業,不至於會跑不過同樣是法系職業的御靈師吧?」

「你們說,有沒有可能是剛剛爆出來的那件裝備可以提升移動速度,這才讓他跑的比咱們要快?」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從剛剛開始咱們就一直在盯着他,他之前就一直在跑,壓根就沒有切換過裝備。」

「你們說,有沒有可能是這個御靈師把兩個屬性點加到了敏捷上的緣故。」

一聽這話,其他幾人瞬間恍然大悟。

但明白是一回事,理解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畢竟御靈師屬於法系職業,加智力的話可以提升自身傷害,加力量的話可以提升血量和寵物的攻擊力。

可加敏捷的話也就只是讓自己和召喚出的寵物跑的快一點攻速高一點,比起其他兩種加屬性點的方式可謂是性價比極低。

難不成他是個小白,不懂網遊界的那些基本常識?

這時的幾人都不禁思索起了這種可能。

而與此同時,正在前面追擊的盜賊玩家施展出了盜賊的第一個主動技能,暗影突刺。

原本和御靈師之間的距離在這個技能的作用之下被瞬間拉近,兩者現在僅僅相距不到兩米。

見狀,4名玩家的臉上都在此刻瀰漫出了一抹笑意。

「死光頭,等我們的盜賊玩家追上你看你還往哪裡跑。」

「嘿嘿,雖然盜賊屬於近戰職業,但他只要在用一次暗影突刺就能追上你了,屬性點加敏捷又能怎樣,你還是要死!」

「盜賊兄,給我狠狠戳他丫的!」

聽道自家隊友的話後,那名盜賊玩家的臉上也是浮現了一抹微笑,於是他看着手中的短刃開口說道。

「放心吧,今天我就來個小刀拉屁股,給他開開眼!」

看着面前的血海浮屠,盜賊玩家自信滿滿的說道。

這時的血海浮屠自然也是聽到了身後幾人的議論,但看着那不斷逼近的盜賊玩家,他卻表現得極為平靜。

「阿彌陀佛,沒想到諸位施主竟會對貧僧如此留戀。」

「既然如此,貧僧也只能好人做到底,將身後的這位施主送去與之前的那位盾衛兄一同團聚了。」

話到此處,血海浮屠再次釋放出了自己的主動技能。

當靈衛飛出以後,他也開始邊走邊a不停攻擊起了靠近的盜賊玩家。

見狀,那名盜賊玩家並未慌亂。

因為血海浮屠邊打他邊跑的話,自身的速度也會受到影響,這樣不但自己可以更快速的接近對方,自家的3名隊友也會相繼趕來。

他現在可以先吃一波對方的傷害,然後等待自己的技能冷卻後近身攻擊面前的血海浮屠。

到時候不論是自己先近身到對方,還是對方因為速度減慢被自家隊友追上,結果都會是他們這邊佔盡優勢。

想到此處,盜賊玩家並未去管那隻飛向他的靈衛以及對方的攻擊,依舊快速的朝着血海浮屠不斷奔跑。

見此一幕,血海浮屠笑了。

我御靈師的傷害雖然不算太高,但加上自己的靈衛好歹也是在二打一。

盜賊這職業身板同樣很脆,你剛剛還釋放完了位移技能,現在就是活靶子一個,竟然還敢直接莽過來,找死不成?

「呵呵,既然施主這般急切,那貧僧也只能儘快送施主去與盾衛兄團聚了。」

話落,血海浮屠手中的水晶球驟然亮起,一道道法術攻擊從中激射而出。

反觀此時的盜賊玩家,吃着靈衛的落地傷害,扛着靈衛的平A,現在還多出來了一個召喚師的平A,血量下降的速度可謂是極其迅速。

看着自己不斷下降的血量,那名盜賊玩家把心一橫,繼續堅持着自己先前的思路。

「3秒,2秒,1秒……」

「哈哈,我的技能冷卻結束了,看你這會還怎麼跑?」

看到自己的技能冷卻刷新後,盜賊玩家面帶笑意的再次釋放出了暗影突刺沖向血海浮屠。

但當盜賊玩家終於接近了對方以後,他卻是直接愣了。

「瑪德,我跑過來都已經半血了,打又不可能立刻打死對方,現在又沒有留人的技能,還怎麼拖延到隊友趕過來?」

看着那還在邊跑邊打着自己的血海浮屠,盜賊玩家險些當場失聲痛哭。

反觀此時的血海浮屠卻是沒有任何得道高僧的形象,依舊在邊跑邊打着靠近過來的盜賊玩家。

見狀,那名盜賊玩家把心一橫,抱着必死的信念開始和血海浮屠對a了起來。

不多時,盜賊玩家化作一道紫光消散在了場地之中,而被打成殘血的血海浮屠則是快速逃出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還是因為靈衛追不上兩人的速度,只打了幾下造成的。

若是不閃不避的話,血海浮屠只掉半血就能拿下對方。

看着那不斷消失在自己視線之中的光頭,三名玩家被氣的險些退游。

「我尼瑪,這狗東西怎麼能把遊戲玩的這麼噁心。」

「他只是因為屬性點全加敏捷咱們才追不上他的,等以後咱們等級高了在遇到他肯定分分鐘拿捏。」

「都別說了,我已經看透了這個遊戲的本質,以後老子升級不加智力了,全特么堆敏捷,到時在遇到他看看誰跑的快!」

這時火焰法師惡狠狠的說道。

聽到這話,兩人很想說,你如果那樣加屬性點的話就算能追上他但也肯定打不過人家啊。

不過一看到對方動怒的神情,兩人都識趣的沒有繼續開口。

……

與此同時,在甩開幾人的追擊後,血海浮屠也開始四下打量準備尋找下一個受害者。

終於,在扒開一處草叢後,他見到了一名落單的火焰法師。

「哦?竟然還有人敢單獨跑來這麼偏僻的地方獨自開怪?」

「算了,貧僧本就心善,就用行動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遊戲內的兇險吧。」

話到此處,血海浮屠抬起了手中的水晶球對準了不遠處的火焰法師。

反觀此時的江辰卻並未感受到有危險臨近,依舊在自顧自的刷着面前的哥布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