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無限物資,十萬枚核導彈驚呆女帝白鳴慕容雲朵 第3章_帝佩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黑牢關,雖然以關為名,但實際上卻是一座軍屯,這裡不光有軍士,還有大量的平民。

甚至於有些將士還在這裡成家立業。

所以整個黑牢關更像是一座城市。

只不過由於糧餉被斷的原因,這裡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座死城,大部分的百姓都已經逃向了關內,只剩下守關將士和他們的家人。

出了大帥府沒多久,一片佔地面積巨大的軍營就出現在了白鳴的面前。

尚未靠近就聽見了裏面亂糟糟的聲音。

辱罵,叫嚷,乃至於哀嚎。

聽見這些聲音白鳴就知道事態已經嚴重化了。

果不其然,等到他走進軍營的時候地上已經躺了好些人了。

這些人的身上基本上都是拳腳傷,個別嚴重的滿臉都是血。

除了這些倒地的之外,還有兩名穿着軍裝內襯的大漢正在纏鬥着。

左側一人身高兩米,臂長過膝。

右側一人膀大腰圓滿臉黑毛。

兩人雖是用拳腳相鬥,但所打出的動靜絲毫不亞於用武器對拼。

往往是一拳打出,澎湃的內勁就將四周的物件全都震飛。

一腳踏出,軍營那堅實的地面就變成了蜘蛛網狀。

若是普通人挨上他們一拳怕是當場就要被活活打死。

看見這一幕,白鳴的心中不禁發出一聲感嘆。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武者嗎,僅僅只是兩名八品武者之間的戰鬥就能有這樣的動靜,那京城之中的武道一品強者又該強到什麼程度。」

不過感嘆歸感嘆,該做的事情他還是要做的。

只見他手持寶劍大步向前,在走到軍營門口�孟寧傅廷修��就一把拔出寶劍。

朝着那軍營大門一劍劈出,一道銀色的劍光就嗖的一下把軍營大門劈成了兩半。

轟!

隨着一聲巨響,落地的那半扇大門就摔的四分五裂。

這巨大的響動也是瞬間就吸引了整個軍營內所有人的注意。

當他們看清來人是白鳴之後,原本熱鬧的軍營瞬間就變得安靜了下來。

就連打鬥正酣的那兩名大漢也一臉尷尬的各自站到了一旁。

「大帥…」

那名長臂男子剛剛開口,白鳴就用兇狠的眼神瞪了他一眼。

「打啊,繼續打,怎麼不打了。」

「我看你們是還不餓,有力氣打架怎麼不出去多殺幾個北戎蠻子。」

「按照軍規在軍營內廝鬥該如何處置,劉黑子你來回答。」

白鳴話音剛落,那名膀大腰圓滿臉黑毛的男子就趕忙回答道:

「按軍規當受軍杖50。」

「可是大帥,這一次真的是孫德貴這個孫子太欺負人了,憑什麼他們二營的人就能多分半個黑面饃饃。」

黑毛男劉黑子話還沒說完,那名長臂男就表情激動道:

「就憑我們二營每一次衝鋒都沖在最前面,就憑我們二營死的兄弟最多!」

「多吃半個黑面饃饃怎麼了,老子以前在京城的時候,哪一頓不是大半個燒雞….」

說著他似乎就想到了什麼,趕忙看了一眼白鳴,確認白鳴沒有生氣之後他才鬆了口氣。

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從人群之中卻是又走出了一名體型臃腫的中年男子。

相比於在場個個面如菜色的軍士而言,這人不光面色紅潤,而且還滿嘴油光,一看就是剛剛才用過飯食。

只一眼白鳴就認出了這人的身份,錢糧官賈正。

明面上隸屬於黑牢關守軍,但實際上卻是直接聽命於女帝。

知道這樣,白鳴卻也奈何不了他。

「兩位將軍何必因為一點糧食的事情就鬧到這種程度呢。」

「鄙人在京中還有幾分人情在,剛好這個月就幾個回京述職的機會,兩位將軍如果願意的話,我可以代為推薦二位。」

「不敢保證二位平步青雲,但也至少比餓死在這苦寒之地要強。」

說話間賈正就向兩人走近了一步。

「對了,今天恰好在城內抓到了一隻野狗,燉了一鍋狗肉湯,兩位要不要嘗嘗。」

他這句話剛一說完,就有一名穿着庖廚衣服的男子端來了一個瓦罐。

隨着蓋子的揭開,一股迷人的香氣瞬間席捲了整個軍營。

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看向了那個瓦罐。

劉黑子和孫德貴的眼睛更是冒出了綠光。

平日里連黑面饃饃都吃不了幾個的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樣一大罐子的肉食。

當場就饞的他們直流口水。

不過他們也明白賈正的意思。

如果他們接受了賈正的恩惠,那麼就等同於投效於他,從此以後變成了女帝的人。

意識到這一點,他們再次將目光看向了白鳴,眼神中也逐漸露出掙扎之色。

他們自加入黑牢關以來就一直都是白鳴的從屬,一起出生入死多年。

如果這個時候選擇背叛他們自己心裏那一關就過不去。

可如果不背叛白鳴,那恐怕不光是要繼續挨餓那麼簡單,說不定就要殞命於這一次的權利交鋒當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長臂過膝的孫德貴就露出了一臉決然之色。

「賈校尉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不過我這人自小吃不得狗肉,這罐狗肉你留着自己享用吧。」

他這句話一說完,劉黑子也不甘示弱。

「狗肉有什麼好吃的,還不如那黑面饃饃。」

話音剛落,孫德貴就與劉黑子相視一笑。

而一旁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白鳴同樣也微微點了點頭。

「沒想到前身的人格魅力還可以嘛,這樣的情況下手底下的人都沒有背叛他。」

與之相對應的賈正的臉色就變得難看無比。

氣憤之下他直接就抬手將一旁的那一罐狗肉打翻在地。

「哼!我看你們還能撐多久。」

丟下這句狠話,他轉身就回到了屬於自己的營帳之中。

看着賈正那囂張的身影,白鳴的眼神也逐漸變得陰冷。

「白傑,白福,你們兩個給我盯着這個傢伙,找機會做掉他!」

「不然我擔心這傢伙還會搞出什麼事情來。」

此話一出,跟在他身旁的兩人瞬間臉色微變。

「可是小侯爺,他是陛下派來的,直屬於兵部運糧司,若是他死了。」

不等白傑說完,白鳴就陰沉着聲音道:

「他若是死在軍營裏面,肯定會引起注意,但如果死在軍營外面,那就不關我們事了。」

「小侯爺我們明白了。」

就在三人低聲交談時,剛剛打架滋事的那幫人就主動來到了白鳴跟前。

「大帥,是我們違反軍規在先,我們認罰,但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我老婆剛生完孩子,已經沒有奶水了。」

說話間孫德貴這個兩米多高的漢子就流下了兩行清淚。

一旁的劉黑子見狀趕忙就從懷裡掏出了半個黑面饃饃。

「你看我怎麼把這事兒給忘了,嫂子在家裡應該還沒吃飯吧,你趕緊把這個送過去。」

說著他就要將手中的黑面饃饃硬塞到孫德貴手中。

然而就在這時一隻大手卻是一把搶過了黑面饃饃,緊接着就傳來了白鳴那熟悉的聲音。

「生了孩子怎麼能吃這種東西。」

「你們等本帥一會,本帥去給你們弄點好的。」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白鳴就徑直走向了一旁的糧帳。

不多時糧帳內就傳來了陣陣誘人的香氣。

「來人,進來把這些吃的都分發下去。」

聽見白鳴這句話,很快就有幾名親兵營的親兵跑了進去。

等到他們再次出來的時候,手中的托盤上面已經擺滿了一碗碗熱氣騰騰的豬腳飯。

當這些豬腳飯出現在眾人面前時,整個軍營的人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