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無限物資,十萬枚核導彈驚呆女帝白鳴慕容雲朵 第8章_帝佩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軍營之內,隨着白鳴拿出那白色瓷瓶裝的桂州毛台,那馥郁的芬芳瞬間就傳遍了大半個軍營。

一時間無數雙眼睛都看向了白鳴,亦或者說是他手中的那白色瓷瓶。

雖然他們看不清那白色瓷瓶上面寫的是什麼,但那濃郁的味道卻是瞞不過他們的鼻子。

「是酒!」

「好香的酒。」

「上一次喝酒都快要忘記是什麼時候了。」

「如果我這輩子再讓我喝上一次酒,就算現在讓我去死也值得了。」

「這酒這麼香,一定是萬金難求的絕世美酒。」

「小侯爺突然拿出這樣的美酒來,難道是要請我們喝酒?」

…….

一時之間軍營內的眾人也是猜測紛紛。

然而就在此時,白鳴卻是將目光看向了周邊。

「來人啊,給本帥找來一些木桶還有竹竿,再給我在這裡架上一個灶台!」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白鳴會突然要求這些東西。

但軍令如山,眾人豈敢怠慢。

很快就有人找來了白鳴要的東西。

而後白鳴也是當著眾人的面鼓搗了起來。

花了一刻鐘的功夫,他就做出了一個簡易的蒸餾裝置。

他的目的也很明顯,那就是利用手中的醬香毛台來進行二次蒸餾。

只有將酒精的度數提升到75度以上才能具備殺滅病菌的作用。

在一眾軍士們望眼欲穿的目光中他就拿出了一瓶瓶醬香茅台並且將其一一倒進木桶當中。

整個過程在場的軍士們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直到白鳴給木桶蓋上蓋子,在下方點燃柴火。

在高溫的作用下,滿滿一大桶的53度醬香毛台不斷的變成濃郁的水汽,而後經由竹子製成的管道流到冷凝桶中。

最終匯入到了另外的一個空桶里。

就這麼反覆蒸餾了三次之後,白鳴才得到了小半桶的高濃度白酒。

雖然不確定具體的度數是多少,但從那刺鼻的氣味就能知道其度數絕對不低。

當白鳴提着這小半桶的高濃度白酒走到先前那位受了箭傷的少年面前時,他當即就從裏面用竹筒取出了小半筒。

同時還不忘對着一旁的醫師道:

「此物乃是酒之精華,名為酒精,可以用來給外傷消毒,避免傷口感染。」

「以後遇到這種受到外傷的,記住一定要先用酒精對傷口進行清洗,另外你們使用的道具也是一樣。」

聽完白鳴的講述,那名長得跟羊倌一樣的醫師當即就點了點頭。

雖然他也不太懂白鳴說的都是些什麼意思,但直覺告訴他白鳴說的都是對的。

旋即他也是按照白鳴的吩咐,用棉花蘸取酒精清洗那少年的創口。

在酒精的刺激下,少年痛的那叫一個齜牙咧嘴。

眼見如此,白鳴又從隨身空間里拿出了一瓶醬香毛台,二話不說掰開少年的嘴巴就往裡灌。

才灌了小半瓶,少年就醉的不省人事。

「用醬香毛台當麻藥,你小子也算是賺了。」

說完他就將目光看向了周邊。

一看之下才發現,不知道何時他的身旁竟然已經圍滿了傷兵。

這些傷兵一個個就如同餓了大半年的野狼一般,眼神中滿是渴望。

同時還不忘拚命的展示着自己的傷口。

白鳴哪裡還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當即就大聲道:

「不要着急,所有參與到了昨晚守城之戰的,每人獎勵一瓶醬香毛台。」

「但本帥可說好了,這酒只能讓你們止痛用,若是誰喝到爛醉,貽誤了軍機那可是要掉腦袋的。」

話音剛落,軍營內就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

自從來到黑牢關,他們飯都吃不飽,更別說是喝酒了。

如今白鳴允諾他們一人一瓶絕世美酒,簡直就比賞賜給他們萬兩黃金還要讓他們高興。

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之中,很快白鳴就讓人從軍帳之中拿出了一箱箱的醬香毛台。

下至新兵蛋子,上至各營的將軍,每人都是一瓶。

拿到毛台的瞬間,這些滿身疲憊的軍士們立馬就來了精神。

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打開了瓶蓋,用力的嗅了起來。

他們哪裡喝到過這種等級的美酒,當場就被那醉人的香味給徹底征服。

「香!太香了,這哪裡是酒啊,這簡直就是瓊漿玉液啊。」

「我在京城喝過的美人醉也不及這酒的萬分之一。」

「美人醉那算個屁啊,我在皇宮裏面還喝過陛下御賜的御酒呢,不過那御酒的香味與大帥所賜的酒相比也相差甚遠。」

「這怕不是傳說當中神仙喝的酒吧。」

「大帥竟然將如此珍貴的酒賜予我們,這是真的把我們當家人啊。」

「此生能喝到這樣的酒,值了!」

「要我說,直接擁立大帥當皇帝算了,那狗屁女帝,連個饃饃都不讓我們吃。」

「噓…許兄你醉了。」

…….

這一刻軍營內如同過年了一樣。

可儘管如此,軍營內的軍士們都還是相當克制的。

在聞了又聞之後,他們也不過是倒出了淺淺的一瓶蓋然後小心翼翼的倒進了嘴裏。

當那炙熱的酒精在他們的口腔內炸開的瞬間,他們就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身體的疲勞喝傷痛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細細品味一番之後,絕大多數的人都選擇了將瓶蓋重新蓋上,然後珍而重之的將手中的毛台收了起來。

這樣的美酒他們可不捨得一次性喝完。

哪怕是再饞酒的酒鬼也是一樣。

看見這幅情形,白鳴卻是走上點將檯面向眾人道:

「你們大可不必如此吝惜,若是以後有誰立下大功,本帥可再獎勵一瓶毛台!」

此話一出,剛剛才嘗完了毛台滋味的眾人頓時就雙眼放光。

與此同時在距離點將台的不遠處,督糧校尉賈正等人卻是一臉陰晴不定的看着眾人手中的毛台酒。

「他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這些美酒。」

「先是豬腳飯,現在又是絕世美酒,難不成真的有人在暗中資助白家不成?」

「不行,不能再這麼下去了,如果再這麼下去,這群黑牢關軍士必然會選擇死心塌地的跟着白鳴。」

說完他就對着一旁的一名屬下使了一個眼色。

下一秒二人就走進了軍帳當中。

「你現在立馬去一趟黑風山,然後把這包東西交給他們的二當家,到時候他就知道該怎麼做。」

賈正話音剛落,他的那名屬下就點了點頭。

當即他就從賈正手中接過一個紙包,而後趁着沒有人注意他悄悄溜出了軍營。

離開軍營之後他一路向東南而去,在那裡有着一座大山,名為黑風山,是黑風盜的老巢。

就在他前腳剛離開軍營,後腳一名親兵也快步走進了白鳴的房間內。

「小侯爺,那賈正離開大營了,現在正朝着黑風山的方向而去。」

「跟上去,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必要的時候弄死他!」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