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在線閱讀小說引鳳台 第4章_帝佩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嘎吱——」

有人輕手輕腳地推開了房門,步履聲平緩,當是個練家子。

榻上躺着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女,眉目如畫,只是此刻,少女眉心緊蹙,呼吸急促,胸口也劇烈起伏着,應該是做了什麼噩夢。

丫鬟朝着床榻上的人探出手,還沒碰到人,榻上的人忽然一個翻身,出手快如閃電,須臾間,丫鬟已經被掐着脖子按在了榻上。

「小,咳咳……小姐……」丫鬟震驚地睜大眼,面色因呼吸受阻而漲紅。

待看清丫鬟的面容,沈妤猛地鬆開手,不太確定地出聲,「綠葯?」

綠葯是她的貼身丫鬟之一,那年她去往前線替父兄收殮屍骨,途中遇到一夥歹人,她武功被廢,綠葯和紅翹為了救她死在了她的面前。

沈妤怔怔地盯着床帳,這是夢嗎?如果是夢的話,未免也太過真實,可若說不是夢,重生這樣的事情更是聞所未聞。

喚做綠葯的丫鬟揉了揉脖子,「小姐,你做噩夢了嗎?」

沈妤仍在猛烈喘息着,涔涔冷汗幾乎將後背浸濕,就在方才,她似乎仍能感受到湖中徹骨的寒意和窒息。

「你怎麼會在這裡?」

綠葯將凈面的帕子擰好替她擦了擦汗,「總算是退燒了,小姐都昏睡了三日了,連宮裡的太醫都請來瞧過了。」

沈妤怔怔環顧一周,久違的熟悉感撲面而來。

這裡是她的閨房,從小到大,雖沒正經住過多少時日,但這裡的一草一木每一件陳設和布局,都是哥哥親自安排。

靠窗的位置擺着一張妝奩,沈妤撫開綠葯伸來的手,撲到鏡子前。

鏡中的少女明眸皓齒,眉眼間帶了幾分尋常女子沒有的英氣,臉上沒有從前在江家時的病氣,眸中也沒有偶爾間露出的頹然。

看着鏡子里的自己,沈妤不禁笑了出來。

老天有眼,她重生了!

如今綠葯還在,那麼父親和哥哥呢?

沈妤一把抓住綠葯,「如今是何年何月了?」

綠葯被她問得摸不着頭腦,愣愣答道:「啊?今日是同緒十七年,九月初六呀。」

同緒十七年,九月初六,沈妤在心中默念了一遍日期。

前世父親和哥哥出征時,正是同緒十七年的九月初十。

她記得非常清楚,當時她原本想跟着去,但是已經到了議親了年齡,外祖母原定於九月上旬出發來上京來與繼母一同替她相看,所以任她如何撒潑打滾,那次父親都沒同意她隨行。

誰知不過月余,接到的除了外祖母,還有父兄戰死在燕涼關的消息。

那如今父兄尚在。

太好了!一切都還來得及。

「那我爹和我哥呢?」沈妤慌忙披上外衣。

綠葯面上勾出一抹打趣的笑,「將軍和公子都在前廳見客呢,江家上門提親了。」

沈妤只聽得前半句便已經往外走,聽到後頭那句忽然停下腳步,詫然回頭,「你說誰?哪個江家?」

「還能是哪個江家,」綠葯笑着說:「就是小姐上次回京,在京郊紅楓山碰見的那位江侍郎。」

沈妤的心口驀地縮了一下,眼前划過江斂之在湖中拉住林清漓離開的畫面,彷彿方才還置身於冬日冰湖,身體也止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綠葯見狀,連忙扶住她,探手去摸她的額頭,「沒發燒啊,小姐是還有哪裡不舒服?」

「沒事,已經大好了。」沈妤緩過神淡定地說。

說罷便往前廳去,一邊想着她與江斂之的第一次見面確實是在京郊紅楓山,只是當時江斂之並沒有看見她。

翩翩少年郎行止間清雅絕塵,與她在邊關時見到的五大三粗的漢子天差地別,那是她年少時的第一次心動。

後來在沈家落魄時,少年向她伸出了手,誰知那雙手卻將她拽入了深淵。

「小姐是不是很開心?」綠葯跟在身後問。

「沒有。」

「可小姐前幾日不是還在提想要見一見江侍郎嗎?」

沈妤肅然道:「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此事往後休要再提。」

綠葯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了,沈妤向來好說話,可方才那一聲聽上去竟帶了幾分威嚴。

靠近前廳,父親熟悉的聲音傳來。

「江大人家歷來出文官,小女自幼隨我在馬背上長大,性格頑劣,成日里就喜歡舞刀弄槍的。」

沈仲安啜了口茶,接着道:「她自稱是草原上的馬兒,深宅大院怕是關不住那個野丫頭,難管吶。」

聽似貶低,實則言語間隱約透出藏不住的驕傲。

透過窗棱,再次見到廳中的父親和哥哥,沈妤眼眶頓時一熱。

這不是夢。

她母親去得早,沈仲安和沈昭都很疼她,捨不得留她一個人留在盛京,還在襁褓時便帶着上邊關,雖說沈仲安後來娶了繼室,但子女受繼室苛待的不在少數,也不放心,所以就一直帶在身邊,戰時便送她去潯陽的外祖母家。

廳上的婦人被柱子擋了大半,倒也看不見是誰,但她一開口,沈妤便聽出是江斂之母親的聲音。

江夫人道:「沈將軍說笑了,犬子自上次與沈小姐在大昭寺偶然一面,便與我說娶妻當娶沈小姐這樣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子,於是今日我便親自上門提親。」

沈妤上輩子的婆母江夫人,只是自她嫁入江家起,便沒見過江夫人的好臉色,更是從沒聽過她用此刻這般溫和的語氣說過話,素日里對她不是冷嘲便是熱諷。

可是,上輩子她和江斂之是由皇上賜婚,江夫人從未上門提過親,況且她根本沒去過什麼大昭寺,簡直就是胡扯。

上輩子江夫人明明對她百般不滿,江斂之對林清漓也情根深種,娶她是皇命難違,這輩子又怎麼會主動讓他母親上門來提親?

難不成重活一世,一切都亂了套了不成?

廳中的對話還在繼續。

沈仲安道:「江夫人如此直白,那我便不繞彎子,小女如今十七,雖然已經到了議親的年齡,她是個停不住的,性子也倔,恐怕……」

江夫人笑道:「我明白將軍的意思,只是訂親是一碼事,可待沈小姐年滿十八後再擇個吉日成婚,我看不妨先將二人親事訂下,兩不耽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