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在線閱讀小說引鳳台 第6章_帝佩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沈妤一笑,又道:「況且我一看夫人相貌,就是個慈眉善目和藹可親的婆母,以後我嫁過去肯定能相處得特別好,咱們還能時常一同出門逛街。」

逛街?

一聽這詞,江夫人腦子中就浮現出她拉着個瘸子出門的畫面,周圍眾人對其指指點點,以後還讓她在夫人堆里怎麼抬得起頭來。

不行不行,這樁婚事一定不能成。

江夫人抬手撫了撫額,皺着眉道:「今日外頭風大,恐怕是吹了風,我這頭怎麼忽然就疼起來了呢。」

身後丫鬟會意,剛準備上前。

「我來,」沈妤將袖子一撩,「夫人您別看我腿瘸,但是我按摩的功夫可好了,奔宵頭疼就是我治的。」

「奔宵是誰?」江夫人隨口一問。

沈昭握拳抵在鼻下咳嗽了兩聲,強忍着笑意接話,「奔宵是舍妹的愛馬。」

江夫人眉毛抽搐了下,差點沒給她氣死,居然拿馬來和她比。

沈仲安瞧了一會兒,唯恐沈妤再鬧下去不好收場,試探着問:「那這門婚事可要定下來?」

「不急不急,」江夫人連忙接話,一隻手臂被沈妤拉着撥也撥不開,被她扯得生疼。

「這件事還沒跟我家老爺提過,今日只是來通個氣,回頭還是要和他先商量一下再說。」

江夫人又找了不少理由,把信口開河的看家本領都使出來了,說得口乾舌燥,好不容易見沈仲安點了頭,連忙帶上丫鬟離開。

「夫人別急着走啊,我還沒表演才藝呢?我拎大缸的功夫可好了。」

江夫人走得急邊說:「不用了,留步。」

邊回頭看了一眼,就見沈妤瘸着腿張牙舞爪地在後面追,真不知道她一跛一跛地怎麼還能跑得那麼快。

江夫人唯恐被她拉住,越走越快,連儀態都不顧了,經過一道門檻時直接絆得撲在地上,旁邊丫鬟一左一右扶起她幾乎是是將江夫人架着逃難似的跑了。

好不容易出了將軍府的大門,江夫人感覺已經沒了半條命。

看着人走遠,沈妤漸漸收了笑容。

上輩子父親和哥哥出征是在九月初十,算起來也沒幾日了,這輩子無論如何要阻止他們,不能讓他們再去邊關。

便是這幾日了,得想個法子才行。

沈妤邊想邊往回走,剛到門口,便看見沈仲安猛地一拍桌子,桌上的茶盞都跟着跳了一下。

「簡直胡鬧!」

若是在上輩子,這種場面沈妤定是嚇破了膽,但是重活一世,連盛怒中的父親她也是十分想念。

沈仲安指着她罵道:「你知不知道她要是將把瘸腿的事傳出去,以後誰還敢上門提親?我看你以後就別嫁人了,當個老姑婆算了。」

「不嫁最好。」沈妤小聲地說:「我就想在爹身邊當個老姑娘。」

練武之人耳力好,這句話沒能逃過沈仲安的耳朵。

這話讓沈仲安罵都無從下手,四下張望了一圈,隨手抄起個東西佯裝要揍她。

沈妤連忙躲到沈昭身後,探出個腦袋說:「大哥,爹要揍我。」

沈昭笑着說:「奉勸你趕緊認錯。」

「爹,我錯啦。」

猛地被人抱住,沈仲安後面的話卡在了喉嚨。

沈妤抱着沈仲安,只覺得還能聽到父親罵她真好,還能看見哥哥真好。

自沈妤十二歲之後,便不太與他親近了,如今她忽然這樣,沈仲安只覺得心口發軟,深深嘆了口氣說:

「以後不能再這樣了。」

沈妤用力點頭,抬起眼皮看見了旁邊哥哥沈昭,鬆開父親又上前抱住哥哥的胳膊。

沈昭低眉斂眸,摸了摸她的腦袋,打趣道:「上哪兒學的這麼一招?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沈妤抬起頭眨了眨眼道:「無師自通。」

正廳與偏廳間隔着黑漆葵紋隔扇,門廊上還裝了珠簾。

沈夫人從頭到尾看完了廳上的一切,鐵着臉離開,行至抄手游廊才道:「看見了吧,咱們母女倆就是外人,他們才是正正經經的一家三口。」

沈仲安原配是河洲商戶陸氏的嫡女,說是商戶,卻也不是普通商戶能比的,陸氏商戶遍及大周。

而她是沈仲安的繼室,沈仲安原配早亡,誠安候為了拉攏他,便將誠安候夫人的一個遠房表妹嫁給了沈仲安,便是現在的沈夫人。

雖然沈仲安待她也算相敬如賓,但半路夫妻哪有一路扶持過來的情意,只能說湊合著過吧。

一年半載也見不到一面,不過擔著將軍夫人這個名頭,難免心生怨念。

沈嫣垂着頭跟在她身後不說話。

沈夫人回頭看了一眼,不咸不淡地說:「你好歹在你爹面前露個臉,否則他沈仲安怕是已經忘了這個家還有一個女兒。」

沈嫣咬了咬下唇說:「父親沒忘,昨日還同我說了好些話。」

沈夫人嗤笑道:「你沒瞧見她沈妤在你爹面前那模樣,你在你爹面前畏畏縮縮,就你這樣靠什麼和沈妤爭?」

沈夫人說得沈嫣心煩,她難得出聲反駁,「我不和姐姐爭,姐姐待我好,但凡有好東西都緊着我。」

「緊着你?」沈夫人擺手讓下人退開,「她不要的當然給你,哪次河洲送東西過來不是她先挑?挑剩了再給你?」

「那是姐姐的外祖母,不是我的,送來的東西原本就沒我的份。」

沈夫人氣不打一處來,若不是端着將軍夫人的架子,就差指着沈嫣的鼻子罵了,看着院子里還有不少下人,只好一甩袖子走了。

「小姐,我們回嗎?」丫鬟問道。

沈嫣在原地站了片刻,望着正廳的方向,眸中有些許黯然,「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