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在線閱讀小說引鳳台 第7章_帝佩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江夫人出門時高高興興,歸來時悲悲戚戚。

進門便問:「斂之回來了嗎?」

門房回話:「回夫人,少爺回了有一陣了,還讓小的見夫人回來便差人去通報一聲。」

江夫人面色陰沉,「不用通報了,我親自去找他。」

江斂之喜靜,書房設在江府那一汪靜湖的北邊。

江夫人找到人時,江斂之正立在湖邊望着湖水,目光有些深遠。

已是深秋,他身上只穿了件單薄的青色長衫,迎着風憑添了幾分蕭瑟之意。

江夫人原本準備興師問罪的想法也歇了,招了小廝去替他拿披風。

聽見身後的腳步,江斂之轉過身,「母親,今日……」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江夫人打斷他,「我與你直說了,那沈妤不能進我江家門。」

江斂之眉心一蹙,「為何?」

江夫人想起來就一肚子氣,不由質問道:「你讓我上門之前怎麼沒提過她是個殘廢的事?」

江斂之腦中轟的一聲,「殘廢?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江夫人不忿地說:「她一條腿是瘸的,據說是在戰場上受的傷,我就說好好一個大小姐成日里舞刀弄槍的像什麼話。」

江夫人看向他,「該不會你也不知道吧?那定是給那丫頭騙了。」

「那個沈妤恨不能明日就嫁過來,瘸了一條腿還將我攆到了大門口,害我摔了一跤。」

「盛京不乏才貌雙全的小姐,你也莫急,回頭我好好給你瞧上一瞧。」

江夫人自顧說了半天,這才注意到江斂之已經走神。

「斂之?」

江斂收回目光,「我知道了。」

江夫人看他的反應,略放下心,將披風遞給他,又數落了一番江斂之的小廝才走。

轉過月洞門,回頭還能瞧見江斂之還立在湖邊。

江夫人搖了搖頭,邊走邊嘀咕:「你說他這是怎麼了?這幾日總站在那裡,這湖都看了幾十年了,有什麼好看的。」

……

盛京繁華,這個時節沒有宵禁,月上中天街道上還有不少叫賣的小販和行人。

看着倒是個太平年,誰能想到兩日後厥西大軍會來進犯。

城東全是青磚綠瓦的高門大戶,將軍府身在其中卻算不得豪華。

二更的梆子聲剛剛敲過,一輛馬車停在將軍府後門。

車輛剛停穩,沈妤準備下車,就聽車夫說了聲:「小姐稍等。」

然後衝著那暗處喊了一句:「誰在那裡?」

沈妤撩開帘子望去,後門院牆下停着一輛馬車,也不知在那停了多久,馬兒不耐煩地在原地打着哼哧。

車沿坐着兩人,稍矮些的那個下車,站在車旁朝這邊一拱手說:「車上可是沈將軍家的小姐?」

後門光線昏暗,檐下掛着兩個燈籠被風吹得晃來晃去。

「正是,」沈妤道:「找我何事?」

「沈小姐稍待。」

小廝從說著回身打帘子,一個身型高挑的青年從馬車上下來。

那人的身形,沈妤太熟悉了。

沒想到剛重生回來第三天,她就見到了江斂之。

她內心狂跳,手不自覺探向軟靴中的匕首。

「小姐,你在幹嘛?」綠葯一臉震驚地看着沈妤的動作。

沈妤一驚,連忙縮回手,就這一會兒功夫,江斂之已經走了過來。

她下意識想躲開這個人,因為不能確定自己會不會一個不小心拿刀抹了江斂之的脖子,殺害朝廷命官可是大罪,況且她也不能確定自己的死,他到底有沒有參與其中。

江斂行至到車旁,「沈小姐。」

綠葯衝著沈妤擠眉弄眼,「小姐,是江……」

沈妤一把捂住綠葯的嘴將她塞進車廂里,裝作不認識眼前的人,「你是誰?」

江斂之沒有說話,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她,一雙通紅的眼隱在昏暗的燈光下面。

他終於,又見到她了。

前世他親眼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

小院門口的燈籠再也不亮,他每每經過都是一片黑暗,才知道那幾年她曾每日提着燈籠站在那個地方等他歸家。

想到這裡,江斂之痛苦地閉了閉眼,前世如心臟剝離般的痛苦到了此生依舊沒能減輕。

他明白得太晚了,有的人就是那樣,直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他想再叫她一聲阿妤,可是如今他不能。

不過一切都還早不是嗎?比他們上輩子的遇見更早。

見她還在看着自己,江斂之望着她淺笑,「沈小姐,我姓江名寂,字……」

「喔~」沈妤長長地應了一聲道:「名妓啊,幸會幸會。」

江斂之身後的侍從面色肅然,「我家大人——」

「無妨,」江斂之抬手打斷,「家母兩日前曾上門提親,沈小姐想必知道此事。」

沈妤淡然道:「當然知道,當時江夫人可是逃出的將軍府,可見對上門提親一事非常後悔。」

江斂之抬眸望去,門口燈光昏黃,只看清沈妤半邊側顏,美人在燈下總能憑添上三分顏色,讓原本就姿容出眾的她看上去更加嬌艷。

他從沒見過她這般模樣,連揚在風裡的頭髮絲都透着朝氣,只是她眉眼間似乎有些許敵意。

江斂之蹙眉。

是了,這兩日京中有傳言,說沈將軍府上的大小姐一條腿瘸了,這消息多半是他母親傳出去的,她對自己有敵意也正常,是該好好給她道個歉的。

「京中關於沈小姐的傳言,我在這裡代我母親向你致歉。」

沈妤客套道:「江大人言重了,我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

江斂之眉心一松,「你喚我小字斂之。」

「抱歉,不熟,大人還有別的事嗎?

江斂之頷首,「我今日來是想告訴你,不論我父母怎麼看,我想娶你。」

沈妤心中微動,忽然想起他當初要納妾時也是這般堅決。

「哪怕我是個瘸子你也娶?」她問。

江斂之不動聲色地又往前邁了一步,那張俊臉已經在燈下顯現出來。

他目不轉睛地看着沈妤的臉,肯定地說:「哪怕你是個瘸子,我也娶你。」

沈妤與他對視,臉還是那張臉,風度翩翩品貌非凡,只是如今這個人和這張臉已再難在她心中掀起波瀾。

「那你的那位青梅竹馬的林小姐呢?」

江斂之愣了一下,當即道:「我與她——」

沈妤先一步打斷,「我可是聽說當初林家家眷發配往沖州的時候,江大人曾策馬送出幾十里。」

江斂之的表情有些難看。

沈妤彎腰鑽出馬車,江斂之下意識伸手扶她,她已經避開他的手跳了下來,落地平穩輕盈,哪有半分行動不便的樣子。

江斂之何等聰明,一下就猜到瘸腿多半是她裝出來的。

沈妤揚聲道:「我也有句話要同大人說。」

「我不會嫁給你。」她認真重複了一遍,「哪怕我是個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