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在線閱讀小說引鳳台 第8章_帝佩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眼看她就要跨入將軍府的後門,江斂之喊住她,「為什麼?」

沈妤一隻腳已邁進門,聞言腳步一頓,門口略高几級台階,她居高臨下看着他。

「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這個理由夠不夠?」

「誰?」江斂之逼近,沒有要放棄的意思。

沈妤哪有什麼喜歡的人,她只要猶豫一分就會露餡。

「攬月公子。」說罷「砰」一聲關上了門。

那摔門聲讓小廝抖了一下,「這沈小姐脾氣可真不小,我看她也不瘸嘛,走得還挺快的。」

江斂之望着緊閉的大門,半晌,勾了勾唇。

她哪認識什麼攬月公子,只怕是從旁人口中聽過而已,便敢拿出來胡亂搪塞他,那也得看他信不信。

侍從看着江斂之的神色,也不知道自家大人望着燈籠在笑個什麼勁。

這人怕不是傻了吧,被拒絕還笑得這麼開心。

「大人,沈小姐若是不嫁的話……」侍從聲音越來越小。

「她會嫁的,」江斂之轉身往巷口走去,篤定地說:「她一定會嫁給我,只能嫁給我。」

家裡幾位主子常年都在邊關,將軍府丫鬟和雜役本來就不算多,這個時辰,下人們大都已經歇下了。

沈妤和綠葯挑了條人少的小路,熟門熟路地往院子里摸,一路進來暢通無阻。

綠葯已經小聲在路上念叨了一路。

「小姐你見過攬月公子嗎?是不是比江侍郎還俊?」

「我聽說攬月公子清風霽月,是不是真的?」

「小姐,小姐?」

沈妤沉聲:「閉嘴!」

綠葯:「……」

北臨王世子謝昀,字停舟,攬月公子這個稱呼也不知怎麼傳出來的,據說取自「停舟欲攬月,山晚望晴空」。

她前世沒親眼見過謝昀,只記得那位驚艷世人的謝世子十四歲便橫刀立馬,將北虜人趕出了數百里,成為邊郡敵軍聞風喪膽的殺神。

可惜後來在戰場上受了傷武功盡失,倒和自己的境遇有幾分相似, 後來皇權更迭,新帝忌憚北臨,設計將其誅殺於承天門外。

一代梟雄就此隕落,如何不令人唏噓。

「小姐別悶着,你說句話啊。」綠葯急得不行。

沈妤戳了戳她的腦袋,小聲說:「你用你的腦瓜子想一想,他要是清風霽月,上戰場的時候靠什麼?用男色蠱惑敵方嗎?」

綠葯恍然大悟,「對喔,不過我還真聽過這樣的傳言,說有敵軍在戰場上看見北臨王世子就愣住了,連刀都忘了拔。」

沈妤是上過戰場的,戰場上生死都在瞬息之間,誰能走神到連命都不要了,這樣的傳言誰愛信誰信,反正她肯定不信。

「說是被謝昀給嚇傻的還勉強能有幾分說服力。」

「可傳言也不會全是假的吧,他如今不是不上戰場了么?」綠葯道。

沈妤思忖片刻,「說得也有道理,他早些年是在戰場上受了重傷,據說是箭上淬了毒,之後便再也沒出征過了,北臨富庶,那邊的公子哥都好風雅,他退居後換條路子也說不定。」

院子里的燈都熄得差不多,兩人是偷偷溜出去的,進門後沈妤輕輕喊了一聲。

「紅翹」。

紅翹已經在床上裝小姐裝了一晚上,聽見沈妤的聲音,連忙翻身床,掀開帘子走出來。

「你們可算回來了,之前大少爺來了一次,被我給搪塞過去了。」

「沒露餡吧?」

紅翹說:「沒有。」

沈妤取下簪釵環佩一股腦丟在妝奩上,又從袖袋裡摸出一小包藥粉,坐在妝台前陷入了沉思。

江斂之不知道吃錯了葯還是給雷劈傻了,已經偏離了前世的路線,不知道父親和哥哥上戰場這件事會不會照原路走。

若她記得沒錯的話,厥西大軍進犯的急報將在九月初九呈交兵部,內閣商議好了帶兵的將領,初十一早父親和哥哥進宮,當日離京去往燕涼關,

只要她阻止父親和哥哥進宮,內閣自然會商議另擇將領,戰事來得急,陛下自不會拖延時間,只要硃批一落,父親和哥哥也就安全了。

第二日正是九九重陽節。

原本要登高祭祖賞菊,可將軍府閉門謝客,只在京中最大的醫館請了兩名大夫上門。

也不知這一家子吃了什麼,沈府一下子倒了三個:沈將軍,沈小將軍,還有沈家那位傳言瘸了腿的大小姐。

病來如山倒,三個人都病得起不來床。

沈妤躺在床上,這一日已經吐了五六回,渾身癱軟無力,只覺得命都去了一半,想必父親和哥哥也沒好到哪裡去。

「小姐快醒醒,出事了。」

沈妤迷迷糊糊睜眼,只覺渾身無力,瞧這癥狀竟是比昨日還嚴重了些。

「怎麼了?」

紅翹蹲在榻邊拿帕子替她擦脖頸間的汗,臉色焦急,「將軍進宮了。」

「什麼?!」

沈妤一下從床上爬起來,「父親不是病了不能去上朝嗎?昨日他都走不動路了。」

綠葯皺着眉接話:「宮裡又來人了,這次還派了太醫,也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聽着吵鬧了一陣,然後將軍就走了。」

沈妤趕忙掀開被子下床,剛落地雙腿一軟。

「走了多久了?」

綠葯扶着她的胳膊說:「剛走一盞茶的時間。」

「應該還能追上,」沈妤吩咐:「紅翹你先騎馬去攔住他,就說是我說的此戰兇險千萬不要接旨,再給我備一輛馬車。」

是她大意了,原本以為只要不讓父親進宮,這事就有迴旋的餘地,可她還是小瞧了沈仲安。

沈家世代從軍,卻並無爵位在身,沈仲安是在戰場上拼殺下來的軍功,在屍海中一步步爬到了將軍這個位置,對邊關的感情比盛京要深得多。

戰事一來,別說起不來床,就是爬他也要爬到邊關去。

天剛破曉,馬車一路疾馳,追到宮門前,沒看見沈仲安,只見到之前派來追人的紅翹焦急地等在那裡。

「沒追上?」沈妤掀着車簾問。

紅翹面頰發紅,一路策馬疾奔過來跑出了一身的汗,「追是追上了,該說的也說了,但是根本攔不住。」

沈妤心頭一沉,還沒想出辦法,旁邊忽然響起一陣馬蹄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