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在線閱讀小說引鳳台 第9章_帝佩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江斂之剛下馬車就看見宮門前的沈妤。

昨日就聽說她病了,送了幾味藥材上門都被退回來,沒想到竟在這裡見到了她。

「沈小姐。」

沈妤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去,江斂之一身孔雀補子官服,正下了馬車朝她這邊走來。

「江大人。」

江斂之打量着她的臉色,看樣子確實是病得不輕,一張小臉蒼白得沒有顏色,一下讓他想起了她從前纏綿病榻的樣子。

「沈小姐來這裡做什麼?」他問。

沈妤沒說話。

江斂之略一思考就清楚了,問道:「沈將軍已經進宮了?」

昨夜來的急報,戶部官員連夜籌算軍費和糧草輜重,他也是熬了一宿,天亮時才回府換了官府上朝。

邊疆戰事,上輩子沈仲安和沈昭戰死邊關,昨日聽說兩人病重,他還懷疑過二人不知從哪得到的消息稱病避戰,如今看來應當不是。

沈妤點了點頭,依舊是沒開口。

見她神色凝重,江斂之思忖片刻道:「不用擔心,沈將軍片刻就回。」

是啊,片刻就回,只是回家就又要馬不停蹄地趕往邊關,再回來時已經是一具屍體。

沈妤彷彿已經看到了舊事重演。

離上朝時間已經不早,江斂之往宮門看了一眼,再看她的表情,一時有些不忍。

「有沒有我能代勞的地方?」

沈妤眼睛亮了一瞬,如今看來天命難違,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只是有些話不便為外人道,出口即有可能被人拿捏住把柄。

江斂之看清了他眼中的疑惑

「勞煩江大人替我傳句話,就說此戰兇險,我方才讓丫頭轉達的話,望他能慎重考慮。」

此戰兇險?

江斂之驀地心頭一震,「你如何得知?」

「我做了個夢。」沈妤呼吸一滯,後面的單是想想已經激得她眼眶發酸。

江斂之目不轉睛地注意着她的表情,探究道:「你還夢到了什麼?」

沈妤搖頭,「沒有了。」

江斂之鬆了口氣,袖口下緊握的拳頭漸漸鬆開,朝她微微笑了一下,「你放心,我定當轉告。」

天徹底亮了起來,日頭往當空又挪了一寸。

厚重的宮門壓着低沉的聲音漸漸敞開,朝官陸陸續續從裏面走出來。

沈仲安身體欠佳,步履稍緩走在後面,身側除了幾位同僚,還跟着江斂之。

沈妤望過去,江斂之正好朝她看來,衝著她微微搖了搖頭。

她已經料到了會是這樣的結果。

回將軍府的路上,父女倆共乘一車,從始至終沈仲安都沒說過一句話,一進府便將沈妤帶進了祠堂。

祠堂里香火繚繞,擺着數十個牌位。

沈仲安視線一一掠過,沉聲問道:「那葯是不是你下的?」

原本他就覺得這事蹊蹺,今晨聽過紅翹轉達的話,大致有些懷疑。

沈妤嘴唇動了動,輕輕地「嗯」了一聲。

「為什麼?」

「不想讓你和哥哥出征。」

「跪下!」沈仲安忽然厲聲喝道。

沈昭來到祠堂,看見的就是沈妤臉色蒼白一下跪倒在地的場景,那膝蓋磕在地面「撲通」一聲,聽着都疼。

「爹。」

沈昭剛一開口,沈仲安便抬手制止,對着沈妤道:「你看着列祖列宗的牌位再說一遍。」

沈妤咬牙,抬起頭正色道:「我不想讓你和哥哥出征,所以在你們的飯菜里下了葯。」

「阿妤,」沈昭震驚地看着她,「不對,爹,這裏面恐怕有誤會,急報昨夜才傳進來,阿妤不可能未卜先知提前下藥。」

沈仲安:「你讓她自己說。」

「我做了個夢,夢到爹和哥哥這一戰……沒能回來,所以提前在飯菜里下藥。」

她臉色蒼白,雙眼卻通紅,瞳仁周圍布滿了血絲。

沈仲安又問:「那你又是為什麼連你自己也沒放過?」

沈妤道:「如果只有你們兩人病倒,我怕有人疑心你們稱病避戰,若是多個人就不一樣了。」

沈仲安冷哼,「你倒是想得周全,還大張旗鼓請了幾名回春堂的大夫,僅僅因為你的一個夢……」

「那不僅僅是夢!」沈妤跪着轉過身,仰頭看着沈仲安,「爹,你們別去行嗎?阿妤沒求過你,這一次我求你們別去,別丟下我一個人。」

「行啊,」沈仲安問:「那你告訴我邊關的百姓該怎麼辦?」

沈妤道:「爹不去,自然會有別的將領頂替上。」

沈仲安笑着搖了搖頭,看着她的眼神里略帶失望,「沈家從沒有出過貪生怕死之輩,別的將領難道就沒有妻兒?再說了,你告訴我誰能頂上?」

他繼續說:「蕭家軍守在赤河以南,沖州邊境常有漠北人滋擾,遠南府沿線上的將領已經三年沒歸過家,你告訴我誰來頂?燕涼關外的厥西人誰去擋?你當真以為哪裡都像盛京一樣歌舞昇平,那是將士們的鐵血換來的!」

不是不怕死,而是放不下一方百姓。

身為將士,骨血早就和大周的土地融在了一起。

便是蹈鋒飲血又如何?

便是馬革裹屍又怎樣?

每一位將領在出征前,就早已做好了一去不返的準備。

沈妤眼眶裡兜着淚,正因為她知道父親是怎樣的想法,所以她說不出口,便是說了,他也會義無反顧地奔赴前線。

父兄戰死沙場,卻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她單是想想,心口便疼得難以自持。

沈仲安低頭看着她。

這是他為之驕傲的女兒,天生練武的料子,根骨比沈昭還強上幾分,只可惜是個女孩兒。

若是男孩兒,沈家定能再出個將軍,比他還要出色的將軍,只可惜大周從沒有過女將的先例。

他嘆了口氣,抬手撫上她的頭頂,「阿妤,就算是所言是真,但爹退不了,你隨我上過戰場,比盛京的好多男兒都強,你見過戰事的慘烈,剛才的那些話,本不該從你嘴裏說出來。」

沈妤頓時淚流滿面。

若是在上輩子,她一定不會說那樣的話,只是她經歷過失去至親的痛苦,不求別的,她只想讓他們好好活着,就算用自己的命來換也行。

沈仲安尚在病中,站了一陣也覺得有些吃力,但他沒有倒,望着那一干牌位。

「你在這裡跪着好好想想,沒我的命令不準起來。」

沈昭留在原地,等沈仲安的背影消失在門口,才在沈妤面前蹲了下來,掏出一方帕子替她擦了擦眼淚。

「還哭鼻子呢?」

沈妤垂着頭,「爹一定對我很失望。」

「丫頭,看着我。」

沈妤抬起頭,聽他鄭重道:「他永遠不會對你失望,你是他的驕傲,也是我的驕傲。」